傘運九人提堂「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古怪不尋常 佔中三子:控罪違憲

【2017年09月21日 12:39 上午】傘運九人提堂「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古怪不尋常 佔中三子:控罪違憲

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與另外6人因佔領運動被起訴,被控「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案件昨提堂,9名被告原需就控罪答辯,表示會否認控罪,但辯方質疑控罪中的「雙重煽惑」屬違憲,在法律上而言不合理,批評控罪不尋常和古怪,而且重複,控方更未能就控罪內容提供充足資料,令被告無法得到公平審訊。案件押後至明年,屆時討論控罪是否適合。記者:黃幗慧 伍嘉豪

多名公眾人士到區域法院旁聽,逼爆法庭,在開庭前或散庭後,逾百支持者高呼「戴耀廷加油」、「雨傘運動,無畏無懼」等口號。在旁的珍惜群組成員,則大叫「殺無赦三子」、「殺無赦陳健民」。
案件9名被告順序為戴耀廷、陳健民、朱耀明、陳淑莊、邵家臻、張秀賢、鍾耀華、黃浩銘、李永達(22至73歲),三子被控一項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另全部被告被控5項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

辯方:控方未提供「其他人」身份

代表三子的資深大律師麥高義指澳洲的最高法院5位法官不久前裁定,「雙重煽惑」的控罪違憲,在法律上不合理。麥高義同時指佔領運動是一整件事,不能分割,但針對三子的指控卻分三項控罪,控罪內容重複、複雜,而且控罪既不尋常亦古怪。他指若控罪是未經批准集結罪,三子或將會承認責任認罪,但現時控罪或違憲。
另第二項控罪提到被告「非法煽惑其他人」,麥高義稱早前曾去信律政司,查問控罪提到的「其他人」是誰,但控方未能提供有關資料,對被告不公平,被告是有權知道「其他人」的身份。麥高義又提到,佔領運動中共900人被捕,當中200人被檢控,但律政司至今沒交代會否控告餘下的700人,妨礙辯方考慮是否傳召他們做證人。
涉及三子的控罪橫跨2013至2014年,但其餘被告的控罪只針對2014年9月27和28日,麥高義認為應將案件分成兩案或三案審訊,令審期較短和集中,避免審訊過長。
案件在6月首次在區院提訊時,法官要求各被告需在昨天表明會否認罪,但由於控罪是否合適仍未有定案,故各人未能答辯。法官郭偉健將案件押後至明年1月9日,預留4天作審前覆核,以處理控罪是否違憲等問題。

陳健民:倘以言入罪抗辯到底

戴耀廷在庭外補充,由於澳洲都是實行普通法,故戴相信澳洲法庭案例的論據可能適用於香港,令現在的控罪不能成立。戴又質疑律政司花3年時間準備檢控,但控罪卻「亂晒龍」,「似乎控方諗嚟諗去係要搵一啲完全好難成立到嘅控罪出嚟,但又唔能夠提供好充份嘅資料,所以程序上一拖再拖,所以我覺得對被告係好唔公平嘅事」,但戴相信法庭仍然是公正。
陳健民則稱,他們參與公民抗命,願意承擔責任,從沒有隱藏身份,坦然面對審訊,但若果控罪不合理,以言入罪,他們會抗辯到底。

蘋果日報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8945

廣告

陳文敏:大學與政治

近日就學生在校園張貼港獨標語一事, 十間大學校長罕有地發表聯合聲明,內容如下:「我們珍惜言論自由,但我們譴責最近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言論自由並非絕對,有自由就有責任。所有下列的大學,特此聲明,不支持『港獨』,並認為這是違反基本法。」這聲明有兩點內容,第一點涉及言論自由,第二點是一種政治表態,不支持港獨。大學是否應該有政治取態?

大學是創新和發展知識的重鎮,創新和發展知識建基於對固有認知或傳統觀念的懷疑和批判之上,大學的使命在於忠誠於真理的探尋,不隨便信納權威或傳統,這種對求真的執著,成為科研學問能不斷創新和突破的動力,但對真理的探索往往要獨排眾議,不隨便接納權威 ,這亦令學術研究往往不容於掌權者──伽利略因認為地球環繞太陽運轉而不容於教會,布魯諾宣揚地球並非處於宇宙的中央而被燒死,由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到近日在德國展出的禁書神殿,均不斷在提醒我們,真理的探索和政治正確往往不能共存。懷疑、辯論和批判是學術的常態,在大學是沒有什麼事情不能討論或不能批判的,這是大學的特點,也是學術自由的基石。每當學者的意見和當權者的政見不同時,大學保持政治中立便可以成為保障學術自由的屏障。若大學要追求政治正確的話,那大學已經失去它的尊嚴和理念了。

十間大學的聲明,明顯是因為政治壓力而發出,這是令人感到失望的。但即使要作出政治表態,當聲明的第二點和第一點一併考慮的時候,它所傳遞的信息便是,港獨已成為大學的禁忌,甚至已超出言論自由的範圍。言論自由當然是有底線的,但何謂言論自由?如何設定底線?歐洲人權法庭多次指出,言論自由並非單單保障那些無關痛癢或廣為人們接受的言論,更重要的是它同時保障那些令人震驚、不安,甚至感到冒犯的言論。對言論自由的限制,必須符合多元丶共融和手段均衡的要求。我不支持港獨,更不支持宣揚以暴力或行動去達至港獨,但我卻會致力保障討論這些問題的自由,反對以言入罪,這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也是大學的使命。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0日)

http://www.pentoy.hk/%e9%99%b3%e6%96%87%e6%95%8f%ef%bc%9a%e5%a4%a7%e5%ad%b8%e8%88%87%e6%94%bf%e6%b2%bb/

高!肥彭一則比喻道出港獨困局|852郵報

2017-9-19 21:15

末任港督彭定康今日在香港宣傳新書《First Confession》並發表演講,期間不點名批評近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殺無赦」的言論,指自由亦有其限制。彭定康談及香港社會近日的討論時,表示自己相信言論自由,不過作為牛津大學校監,深信如果要保障這種自由,首先要對自由作出限制(liberty must be limited in order to be preserved)。即使在英國,亦不是所有話都可以說,例如仇恨言論(hate speech)及表示「站在某些政治立場的人應該被殺」(somebody should be killed, because of their political views)。彭定康說到此句時,更敲打桌面以作強調。

彭定康認為,市民其實應該在社會上辯論同性婚姻等議題。雖然同性婚姻違反法律,但不代表大學生不可以探討這些議題。他認為大學生要克制地討論及邀請政府對話,如遭政府拒絕,大學生擁有的道德高地則會比現時更高。

前日(17日)何君堯於添馬公園舉行「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革走戴耀廷呐喊大會」,期間表示搞港獨「殺無赦」,並引起各界爭議。何君堯今日表示,「殺」字並非鼓吹他人犯法,可以理解為「抵死啜核的港式用詞」,並指批評者中文水平和理解能力差劣。

http://www.post852.com/229770/%e9%ab%98%ef%bc%81%e8%82%a5%e5%bd%ad%e4%b8%80%e5%89%87%e6%af%94%e5%96%bb%e9%81%93%e5%87%ba%e6%b8%af%e7%8d%a8%e5%9b%b0%e5%b1%80/

彭定康:港獨削弱民主支持 香港需坦承討論出「可接受底線」|852郵報

2017-9-19 22:14

前港督彭定康今日在香港出席午餐會時談及公民抗命。他認為,香港需要作一次坦承的討論,以確定「可接受」(allowable)的底線。他又指出,香港人並不需要在路障兩旁互相叫喊,港獨是不會發生的(isn’t going to happen),因為這種取態有挑釁性,並會削弱對民主的支持。

彭定康表示,他曾與港大學生探討這個議題,而他們亦提出了許多難以解答的問題。他質疑,「到底政府當中有多少人有和學生探討這個問題,並解釋為何他們不太明智(how many members of the government have been up to talk to students and try to explain why are they not being very sensible)」。彭定康呼籲港人重新開始對話,並認為在沒有討論的情況下,港人不可期待他人突然接受自己的取向。

(圖片來源:香港外國記者會)

http://www.post852.com/229778/%e5%bd%ad%e5%ae%9a%e5%ba%b7%ef%bc%9a%e6%b8%af%e7%8d%a8%e5%89%8a%e5%bc%b1%e6%b0%91%e4%b8%bb%e6%94%af%e6%8c%81%e3%80%80%e9%a6%99%e6%b8%af%e9%9c%80%e5%9d%a6%e6%89%bf%e8%a8%8e%e8%ab%96%e5%87%ba%e3%80%8c/

回應「失敗者倡港獨」論 彭定康嘆氣否定:李國章就是李國章|852郵報

2017-9-19 22:31

香港的大學校園近日出現冒犯與提及「港獨」主張的標語,前港督彭定康今日在香港出席午餐會時表示,早前曾致函新上任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並祝她好運,他理解這份工作的困難之處,亦認同林鄭希望團結香港社會的做法。彭定康認為,香港人只是想確認,香港確實會有「一國兩制」,而非「一國四分一制」,香港人不應互相爭鬥,例如表示要「殺人」或張貼有關他人自殺的標語。

至於大學應否主動拆除這些「港獨」標語,彭定康表示院校自主非常重要,因此必須交予大學校監決定。他不會教校監如何做他們的工作,亦沒有人可以叫校監用其他方法做他們的工作。

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日前表示,提倡港獨人士是「失敗者」。彭定康被問及有關事件時顯得愕然,並詢問「誰說的?(Who said that?)」。他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並指「李國章就是李國章(Arthur Li is Arthur Li)」。他嘆一口氣後表示,自己不認為港人是失敗者,並舉例指,在他擔任校監的牛津大學,香港與中國留學生的表現均非常優異及聰明。

彭定康又提到,那些學生有時會送他黃色雨傘,不過他不知道送傘的學生到底來自香港還是中國;他希望他們可以為兩地建立穩健的未來。彭定康稱,香港於2047年會如何發展,當中一部分將會由這些被形容為「失敗者」的年輕人決定。最後,他祝願香港的年輕人「好運」。

(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http://www.post852.com/229779/%e5%9b%9e%e6%87%89%e3%80%8c%e5%a4%b1%e6%95%97%e8%80%85%e5%80%a1%e6%b8%af%e7%8d%a8%e3%80%8d%e8%ab%96%e3%80%80%e5%bd%ad%e5%ae%9a%e5%ba%b7%e5%98%86%e6%b0%a3%e5%90%a6%e5%ae%9a%ef%bc%9a%e6%9d%8e%e5%9c%8b/

評香港各種爭議 彭定康:大學獨立自主非政府機構 不可因政治立場聲言殺人

by 立場報道 / Yesterday, 14:33



末代港督彭定康近日訪港,今日出席香港外國記者會午宴,期間談及對言論自由的看法。他不點名回應議員何君堯「殺無赦」爭議,強調不能因政治立場而聲言殺人。他又強調大學應該保持獨立自主,而不是政府機構。 他表示了解到近日有關言論自由的爭議。他相信言論自由,但作為牛津大學校監亦非常反對某些言論,認同言論自由亦有其限制。他以英國為例,指並不是所有言論都可以隨意發表:「你不可以發表仇恨言論;你不能說某些人因其政治立場而應被殺。」他又舉例指,人們不能發表針對性傾向的仇恨言論,但應該有權辯論同性婚姻。 他認為學生現時的做法並不對自己有利,呼籲學生發表意見時保持克制,並且邀請與政府對話。如果政府拒絕,那樣學生仍能站立於道德高地之上。 「大學雖受政府資助,但不應成為政府機構」 他稱數周前曾去信特首林鄭月娥,表示理解對方的難處,並歡迎她團結香港社會:「人們應該準備好互相對話,而非互相攻擊。不應說要互相殺害,亦不應貼海報慶祝別人自殺。」 彭定康表示,希望香港各方能夠互相溝通,因為如果沒有對話,就不可能要求對方接受自己的政治立場,「你不能將理念踐踏成灰燼,而是要與人對話。我相信不少大學校長都有相同想法,我希望他們被容許繼續盡其職責營運大學,大學應該是獨立自主的機構。大學雖然收受政府資助,但不應成為政府的機構。」 彭定康:袁國強刑期覆核黃之鋒 屬政治決定 談到香港的法治情況,他表示一般不會評論法官的決定。但對於黃之鋒等人的案件,他認為這是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是因「政治決定」而提出刑期覆核。他認為袁國強應知道自己決定所帶來的後果,應知道這決定會向國際社會傳達甚麼訊息,否則就是太過天真。 他提及,早前牛津大學有邀請袁國強發表演說,當時袁國強形容香港是法治的國際樞紐。彭定康非常認同這個主張,但反問如今發生的事情,是否就是袁國強要示範的方法。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8%A9%95%E9%A6%99%E6%B8%AF%E5%90%84%E7%A8%AE%E7%88%AD%E8%AD%B0-%E5%BD%AD%E5%AE%9A%E5%BA%B7-%E5%A4%A7%E5%AD%B8%E7%8D%A8%E7%AB%8B%E8%87%AA%E4%B8%BB%E9%9D%9E%E6%94%BF%E5%BA%9C%E6%A9%9F%E6%A7%8B-%E4%B8%8D%E5%8F%AF%E5%9B%A0%E6%94%BF%E6%B2%BB%E7%AB%8B%E5%A0%B4%E8%81%B2%E8%A8%80%E6%AE%BA%E4%BA%BA/

彭定康:袁國強政治決定覆核刑期 如不知向國際發出何種訊息 太天真

by 立場報道 / Yesterday, 15:05



末代港督彭定康近日訪港,今日出席香港外國記者會午宴。他再次回應「雙學三子」被判囚一案,炮轟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是基於「政治決定」提刑期覆核。他又指若袁國強不知道此舉會對國際社會發出甚麼訊息,將是太過天真。 彭定康今日在午宴上致辭,談到香港的法治情況。他表示一般不會評論法官的決定,但對於黃之鋒等人的案件,他認為袁國強是因「政治決定」而提出刑期覆核。他認為袁國強應知道自己決定所帶來的後果,應知道這決定會向國際社會傳達甚麼訊息,否則就是太過天真。 他提及,早前牛津大學有邀請袁國強到校發表演說,當時袁國強形容香港是法治的「國際樞紐」。彭定康稱,自己非常認同這個主張,但反問如今發生的事情,是否就是袁國強要示範的方法。 彭定康以往已多次就「雙學三子」被判囚已發聲。上月他在愛丁堡出席活動,就形容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三人的名字將會被人們記住,「我想他們會被記住,他們的名字會被記住,久遠至到時已沒有人記得我是誰,或甚是沒有人記得(國家主席)習近平是誰。」,又指大家應該為這些孩子感到驕傲。 他之後又在《金融時報》撰文,形容三子被囚實為香港政府的嚴重錯誤,難以說服國際社會,本港的自由、多元生活方式未有進一步惡化。他強調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決定刑期覆核上的角色顯著,「這個令人遺憾的決定,責任明顯落在香港政府的肩膀上」。文章又質疑刑期覆核的決定,實質上是要阻止三人參選立法會。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BD%AD%E5%AE%9A%E5%BA%B7-%E8%A2%81%E5%9C%8B%E5%BC%B7%E6%94%BF%E6%B2%BB%E6%B1%BA%E5%AE%9A%E8%A6%86%E6%A0%B8%E5%88%91%E6%9C%9F-%E5%A6%82%E4%B8%8D%E7%9F%A5%E5%90%91%E5%9C%8B%E9%9A%9B%E7%99%BC%E5%87%BA%E4%BD%95%E7%A8%AE%E8%A8%8A%E6%81%AF-%E5%A4%AA%E5%A4%A9%E7%9C%9F/

法政匯思陳述書:一地兩檢方案 明顯違反《基本法》多項條款

有關高速鐵路香港段一地兩檢安排的陳述書

法政匯思

A. 引言及總括立場

1. 政府最近宣佈其就内地-香港高速鐵路香港段的邊境管制安排及管轄權事宜的方案。簡單而言,政府建議於西九龍站設置邊境及海關管制設施的一地兩檢安排,及内地在西九龍站若干範圍內及所有運作列車上擁有刑事管轄權。

2. 法政匯思認為該建議明顯及直接違反《基本法》的多項條款,特別是第17、18、19及22條。我們的立場如下。

B. 《基本法》的精神

3. 《基本法》的序言列明,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以及頒佈《基本法》是為落實「已由中國政府在《中英聯合聲明》中予以闡明」的「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

4. 《中英聯合聲明》的第3(2) 及(3)條及附件一進一步列明,香港享有「除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外」的「高度的自治權」,以及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中英聯合聲明》第1條亦將「香港」不可分割及沒有限制地定義為「包括香港島、九龍和新界」。

5. 「一國兩制」的概念不僅保留香港原有實行的社會政治制度,亦明確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的法律制度乃植根於差異偌大的規範價值上。香港的制度強調通過法律實行管治,其中包括:(1)行政、立法及司法機關之間的權力分立;和(2)受憲制保護的基本權利。

6. 因此,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全國人大​」)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1條授權下於1990年採納《基本法》作為一項全國性法律,並成立香港特別行政區,以落實上述「港人治港」的基本政策。

7. 《基本法》的各條文已闡明賦予香港的高度自治。 1中央政府只有在外交2及防衛香港抵抗武裝攻擊等範疇上才於香港直接行使管轄權。3

C. 第17、18、19及22條的意義和效力

8. 《基本法》第二章中的第17、18、19及22條等條款,規範中央政府和香港的關係。

C.1 第17條

9. 《基本法》第17條(以及《中英聯合聲明》第3(3)條及附件一第二部份)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特區​」)享有立法權。 4雖然香港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須報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備案,但備案不影響該等法律的生效。如人大常委會在徵詢基本法委員會後,認爲該等法律不符合《基本法》關於(1)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2)中央政府和特區的關係之條款,人大常委會只可將​該等法律發回,但不作修改。

10. 因此,即使是人大常委會也不可為香港立法。人大常委會只可​發回不符合《基本法》並且是關於(1) 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2) 中央政府和特區的關係的法律。

11. 由此可見,第17條以賦予香港(即使是人大常委會也不能代替)的立法權,強化香港的高度自治和「一國兩制」的原則。

C.2 第18條

12. 《基本法》第18條明確地規定了適用於特區的法律:

(1) 《基本法》第18(1)條(及《基本法》第8條、《中英聯合聲明》的第3(3)條及附件一第二部份)規定香港原有的法律(包括普通法及條例) 繼續有效。

(2) 第18(2)條規定全國性法律皆​在香港實施,只有列於附件三的例外,而這些全國性法律亦必須由特區於本地公布或立法實施。

(3) 第18(3)條限制了人大常委會把全國性法律列入附件三的權力。首先,此權力只限於​實施有關(i)國防、(ii)外交、及(iii)「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全國性法律。其次,全國性法律必須在徵詢特區政府後才予以實施。

13. 因此,除非該法律有關(i)國防、(ii)外交、及(iii)「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並已列入附件三及經本地立法實施,全國性法律顯然不可​在特區實施。

C.3 第19條

14. 《基本法》第19條(及《中英聯合聲明》第3(3)條及附件一第三部份)規定特區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除(1)原有法律制度和原則所限制,或(2)國防、外交等國家行為外,香港法院對特區內所有的案件​均有管轄權。

15. 此獨立的司法權及司法機關的組成已在第80至96條中詳細地列出,當中並容許從其他普通法地區聘用外籍法官,法院亦可參考其他普通法地區的司法判例。香港法院只在案件牽涉(1)中央政府管理的事務或(2)中央政府機關和特區的關係時,才需要根據第158條提請人大常委會解釋有關的《基本法》條款。

16. 顯然而見,第19條亦落實「一國兩制」的原則,授予香港法院司法管轄權以處理所有特區境內,不論刑事或民事的案件​。將司法管轄權從香港法院移除並交予另一地區的法院,直接違反​第19條的明文規定。

C.4 第22條

17. 第22條規定:(1)中央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直轄市均不得干預特區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及(2)中央政府在特區設立的一切機構及其人員必須遵守特區的法律。

18. 中國憲法規定全國人大是最高國家權力機關。即使是國家的行政機關亦由全國人大設立,並需向全國人大負責及受其監督。《基本法》由全國人大通過,不只是香港的憲法,亦是中央政府的行政機關需遵守的全國性法律,因此即使中央政府的行政機關亦「不得干預香
港特別行政區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19. 因此,第22條作為全國性法律的一部份,明確禁止任何內地官員(不論來自中央政府的任何部門或地方政府)在特區境內執行內地法律或職務。

C.5 《基本法》的其他條文

20. 除了第17、18、19及22條外,以下的《基本法》條文亦有關並應一併參閱:

(1) 第2及12條規定香港實行高度自治並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和獨立的司法權;

(2) 第8條指出「香港原有法律,即普通法、衡平法、條例、附屬立法和習慣法,除同本法相抵觸或經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立法機關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

(3) 第27至35條及第41條保障香港居民與在特區境內人士之基本權利和自由,包括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之權利,或不受酷刑(第28條)和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和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法律權益的權利(第35條);

(4) 第39條保障《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香港適用,包括公平審訊的權利;

(5) 第106及108條規定特區應實行獨立的徵稅制度,而中央政府不在特區徵稅;

(6) 第106條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為單獨的關稅地區」;

(7) 第154條指出「 對世界各國或各地區的人入境、逗留和離境,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實行出入境管制」;和

(8) 第159(4) 條規定「本[基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相抵觸」,亦即《基本法》之序言及《中英聯合聲明》之附件一內所列的基本方針政策。

21. 一併參閱和理解上述所有《基本法》條文後,唯一可能的解讀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在英國先前管治的區域上設立,並於「一國兩制」的原則下獲授予高度自治,包括立法權及獨立司法權​。《基本法》亦保障所有身處特區的人士的基本人權,包括其不受任意逮捕、拘留、酷刑與獲得公平審訊之權利。

D. 對政府方案之分析

D.1 方案違反《基本法》多項條文

22. 政府建議將西九龍站地底三層的部份區域租賃予內地並連同運作中的列車車廂組成「內地口岸區」。此安排聲稱是為了容許內地官員於西九龍站地底兩層實施邊境及海關管制。內地法律(除了六項有關民事法律管轄之事項如港鐵與乘客之間的合約及保險之外)將適用於這些區域及所有特區境內運作中之列車車廂。於執行職務期間,內地邊防人員將享有全國性法律賦予的所有權力,包括有權逮捕、拘留和把任何被逮捕人士移交內地作進一步拘留、調查及檢控。內地法院對所有牽涉到全國性法律的事項都享有司法管轄權,例如:刑事司法管轄權。

23. 上述闡釋,第17條與第18條規定香港被賦予立法權力,而且全國性法律不適用於香港,除非是有關國防、外交或「其他按[《基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24. 政府的方案牽涉到於西九龍站部份指定樓層及所有列車上執行和實施大部份全國性法律。這些全國性法律大多不涉及國防、外交或其他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事項。反之,如上所述,第8條、第106條、第108條、第116條及第154條清楚列明這些事項,如香港原有法律(其中包括但不限於刑事法律)、徵稅(包括實施進口稅和消費稅)、海關及入境管制均屬於香港自治範圍。

25. 因此:

(1) 政府就內地口岸區提出有關全國性法律適用於香港的程度;遠遠超過現時根據《基本法》附件3所實施的範圍。 任何企圖於香港全境或任何部份(在《中英聯合聲明》 下;香港的地域範圍是不可分割且沒有限制的) 加入未納入《基本法》附件3的全國性法律都是違反 《基本法》第18條並因此是違憲的。

(2) 即使將更多的全國性法律納入《基本法》附件3;亦不能糾正上述有關內地口岸區的違憲情況。 如上所述;現時所建議將於內地口岸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範圍並不是香港自治範圍以外的事項。《基本法》第18(3)條明文規定;只有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的全國性法律才可以列入附件3。

26. 此外; 《基本法》第19條規定香港享有獨立的司法權而且香港法院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所有的案件均有審判權。如剔除香港法院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境內特定範圍的司法管轄權並將之授予內地機關;是明顯地違反了《基本法》第十九條。

27. 而且;《基本法》第22條列明中央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和直轄市均不得干預特區自行管理的事務; 而且其人員於特區境內均須遵守特區的法律。因此容許內地人員在香港行使全國性法律是明顯違反了《基本法》第22條。

28. 無論如何;在內地實行的刑事法律和香港的刑事法律有基本上的差異。內地機關在作出拘捕、拘留及使用武力等方面都比香港當局擁有更大的權力;尤其是香港並沒有內地「行政拘留」這個概念。於香港實施此等權力明顯違反《基本法》所保障的眾多基本人權;例如不受任意逮捕、拘留的權利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及公平審訊的權利。

29. 在香港實行內地刑事法律不僅違反 《基本法》第 17條、第18條及第19條;就內地口岸區的情況而言;也違反《基本法》中賦予香港境內人士基本人權保障的條文;包括但不限於《基本法》第 28條、第35條及第39條。

D.2 《基本法》第20條無法挽救政府建議的合法性

30. 特區政府宣稱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依照 《基本法》第20條授予香港特區額外權力;設立內地口岸區並賦予內地機關權力在內地口岸區範圍內執行全國性法律;嘗試挽救其建議中的合法性問題。

31. 法政匯思認為任何由人大常委會依照《基本法》第20條賦予香港的額外權力必須受制於《基本法》;並因此不可違反《基本法》的其他條文;否則《基本法》的完整性及統一性便會受到侵蝕;甚至名存實亡。政府違憲的建議並不會因為這些花招而變成合憲;而只會違反中國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和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針。

32. 無論如何;將司法管轄權從香港的部份範圍剔除並容許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在實質上並非賦予香港額外的權力。剛剛相反;這是從香港方面移除權力及司法管轄權。《基本法》第20條不應是掩飾損害香港高度自治以及公然違反《基本法》條文的工具。

33. 政府在其建議中引用深圳灣口岸的安排;作為劃分「口岸區」供對岸行使司法管轄權及依照 《基本法》第20條賦予香港額外權力的先例。5

34. 可是;基於下述原因;引用深圳灣口岸作為先例不但不恰當;而且具誤導性:

(1) 深圳灣地區向來都屬於內地的一部份;而《基本法》並不適用。反之;西九龍站及高鐵隧道位處的土地向來都屬於香港境內;並從1997年7月1日起適用 《基本法》。

(2) 政府於2007年在立法會商議《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條例草案》期間接受議員的提問時曾清楚承諾;任何根據《基本法》第20條賦予的額外權力;必須符合《基本法》;而且不能剝奪香港特區受《基本法》保護的權利。6 如上分析; 政府現時建議根據《基本法》第20條所獲得的「額外權力」 違反了《基本法》內的眾多條文;更剝奪了特區在《基本法》下受保障的權利。政府現時的建議正正是其所承諾不可​在《基本法》第20條下作出的。

35. 政府就內地口岸區的相關建議似乎並不是以確保符合《基本法》為最終目的;我們對此尤其關注。相反;透過將人大常委會作為實施內地口岸區計劃中的法律機制核心步驟;政府只是設法繞過香港法院對建議是否符合《基本法》一事的裁決權。當中;由於任何聲稱由人大常委會根據《基本法》第20條批准設立及實施內地口岸區的決定 (以及根據該等決定所訂立的本地法例) 將構成或源於「國家行為」;香港法院對此事將失去司法管轄權。

36. 令人擔憂的是;這樣引用《基本法》第20條將賦予人大常委會另一方式去決定《基本法》及香港法例的內容及範疇;實際上等於法令統治一樣不受制約的權力。此前人大常委會已於2016年12月行使了《基本法》第158條的釋法權力;除解釋了《基本法》第104條中依法宣誓的含義外;更訂明香港本地法例內有關宣誓程序的詳細要求。凡此種種;皆令人憂慮香港未來法律和憲制的確定性。法治的關鍵正正在於法律規則清晰肯定;這對於香港能維持其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極爲重要。

37. 總括而言;政府就內地口岸區的建議將違反《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所保證的「一國兩制」的精神和香港的高度自治;以及兩者清楚而明確的條文。

E. 比較外國與內地及香港的安排

38. 政府亦於建議中援引外國之間的安排;例如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安排、英國和法國之間就歐洲之星的安排;及內地與香港於深圳灣口岸就海關和出入境的安排。在提及這些例子時;政府嘗試辯解其內地口岸區的建議在其他地方亦有採用;故不應引起爭議。然而;法政匯思認為其他地方的安排在法律和憲制上跟內地口岸區的安排不能相比:

(1) 美國與加拿大之間以及英國與法國之間的安排均涉及有權任意為其國家立法的獨立主權國家。相比之下;內地和香港政府雙方都必須遵守《基本法》。任何類似的安排;都會違反上述保證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及高度自治的《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的精神和條文。

(2) 至於在深圳灣口岸實施香港法律的情況;則不能與目前提出的內地口岸區相提並論。內地沒有憲法或其他法律禁止於其境內實施香港法律;但《基本法》卻明確規定內地法律不在香港境內實施。

39. 就上述提到的北美和歐洲例子而言;我們也注意到作出這些安排的主權國家均認同相約的人權標準;亦對人權作出相約的保障 (儘管這一點和上述的基本憲制性問題無關)。因此;即使另一國家的官員在限制區域內行使邊境管制和海關拘留的權利;這些國家仍可以相信其公民的人權不會受到實質的損害。可以這麼說;內地與香港對基本權利的保障根本上是不可相比的。

40. 為求立論完整;我們以下將提到其他就出入境和海關作出較嚴謹安排的國家;這些國家之間的安排是可供香港參考的例子:

(1) 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之間;乘坐馬來西亞鐵路的北行乘客可以在新加坡的兀蘭火車站接受新加坡的出境檢查及馬來西亞的入境檢查;但南行的乘客必須在馬來西亞的新山中央車站接受出境檢查;然後在兀蘭火車站完成新加坡的入境檢查。要注意的是;這種安排是自新加坡獨立以來新加坡和馬來西亞之間獨有的歷史和法律環境下產生的。而且無論如何;這些國家的憲法中亦沒有可以與上述《基本法》條文相比的內容。

(2) 另一個例子是芬蘭和俄羅斯之間、連接芬蘭首都赫爾辛基和俄羅斯聖彼得堡的高速鐵 Allegro Express。在兩地火車總站之間有四個中間站在芬蘭及一個中間站在俄羅斯。雖然兩國保留出入境和海關管制;但是實質檢查站只設在芬蘭其中一個中間站(距離邊境最近的那一個)及俄羅斯的中間站;為在該兩個站上落火車的乘客進行出入境檢查。至於在總站及其他中間站上落火車的乘客;兩國邊防人員會在火車上進行出入境及清關手續(即“車上檢”)。這樣的安排大大減少乘客排隊進行邊境管制所需的時間(在最後一個站上車或在第一個站下車的乘客除外) ;亦不涉及任何司法管轄權問題。

F. 和涉及領事館的情況作比較

41. 有些人認為政府的建議就像向外國領事館出租土地;而這些土地亦不受特區當局的干預。

42. 但是;我們認為外國領事館的例子跟現在的情況很不一樣;並因為以下原因不能相提並論:

(1) 有關領事館享有的豁免權和特權源自外交政策;亦即中央政府根據《基本法》擁有專屬控制和決定權的範圍。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特權與豁免條例》(「該條例」) 根據《基本法》附件3在特區實施。香港的領事關係條例(「本地條例」) 便是使該條例生效的本地法例。兩者都是因為要促使《維也納領事關係公約》(「維也納公約」) 在香港具有法律效力而頒佈的法例。中國是維也納公約的簽定國。

(2) 除了保障領事館官員的豁免權;維也納公約、該條例和本地條例亦訂明領事館範圍不得侵犯。因此;本地的官員或執法機構不能自由進出領事館執行其職務。但是;此原則並不代表香港法例在領事館不適用。相反;香港法例仍然適用。而且;在總領事館的同意下;香港官員可進入領事館範圍執行香港法律。任何人在領事館內干犯任何罪行;均可被香港警察拘捕和在香港法院被起訴。

(3) 根據維也納公約、該條例及本地條例;領事館官員可在領事館範圍執行領事工作;例如發出簽證/護照及根據國際協定和規定;代派遣國法院收集證據。但是;領事館工作並不包括海關控制;遑論刑事管轄權。

43. 所以;政府目前的建議安排不可與領事館的情況相提並論;尤其政府的建議還包括允許在西九龍總站和行駛列車上施行內地海關法和刑法。

G. 替代方案

44. 政府有明顯的替代方案可以在不違反《基本法》和犧牲法治的情況下實施邊境控制;例如之前政府表明已預留空間在廣州或深圳設置口岸。8

45. 但現在政府卻宣稱考慮過其他方案而所有這些方案都行不通;或經濟上不可行。

46. 例如;政府以列車上沒有足夠空間及香港到福田的車程太短為理由;拒絕車上檢。 政府亦9認為傳統的兩地兩檢方案不合適 。10

47. 不過;政府似乎並無考慮同時使用在列車上通關和兩地兩檢的混合模式;例如類似俄羅斯和芬蘭的安排運用到從廣東省以外開出或在廣東省以外作終站的長途列車上。由於長途車程較長而車上的空間較多;乘客便可以在車上辦理過關手續;這樣的安排亦能縮短乘客在內地邊境輪候時間。至於其他於廣東省內往返深圳和廣州的列車;則可使用傳統兩地兩檢方案。

48. 儘管可能對內地機關構成一定的額外成本;這混合方案初步來看是可行的。而且;這個操作模式不會像現在政府的建議一樣影響香港的司法管轄權或違反《基本法》。

49. 因此;我們的確有其他不違反《基本法》並切實可行的通關方法;儘管可能涉及一定的成本或經濟上的些微不便。法政匯思作為一個律師、法律系畢業生及學生的團體;雖然並不適宜從操作層面上贊同任何建議;但我們懇請政府探討所有可能的其他辦法;以確保最終方案符合《基本法》的精神和條款。

法政匯思
2017年9月18日

1 基本法列明如下:第2條授權香港實行 「高度自治…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第3條列明行政及立法機關「由香港永久性居民…組成」;第12條列明香港作爲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應享有高度自治權;第16條確認行政機關自行處理地區性行政事務;第17條授予立法機關為香港制定法律的權力;第19條賦予香港獨立的司法機關和終審權;第22條防止中央政府干預香港根據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第23條授予香港就國家安全法頒佈法律的權力;第26條賦予居民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27至34條保障基本權利;第39條確保及保障《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在香港的適用;第159條規定,「本法的任何修改,均不得同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既定的基本方針政策 [意指聯合聲明] 相抵觸。」 此外,香港有自己的區旗和區徽、獨立的財政及稅收制度。

2 基本法第七章列明香港在某些對外事務的範疇有自治權,如世界貿易組織的貿易關係、訂立關於經濟事務的雙邊條約之權力。
3 基本法第13及14條。
4 該立法權於基本法第63至79條更詳細規定。
見特區政府提交供立法會討論的文件第47段
見法案委員會報告第20段 以及刊載時任保安局局長李少光於 2007年4月25日演講辭的政府新聞稿
7 香港特別行政區 v 馬維騉 [1997] HKLRD 761; 吳嘉玲及其他人訴入境事務處處長 (No 2) [1999] 1 HKLRD
577.
根據2008年4月22日立法會簡報第19段
根據提交立法會文書附件第17至18段
10 根據提交立法會文書附件第19至23段

(標題由編輯所擬)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B3%95%E6%94%BF%E5%8C%AF%E6%80%9D%E9%99%B3%E8%BF%B0%E6%9B%B8-%E4%B8%80%E5%9C%B0%E5%85%A9%E6%AA%A2%E6%96%B9%E6%A1%88-%E6%98%8E%E9%A1%AF%E9%81%95%E5%8F%8D-%E5%9F%BA%E6%9C%AC%E6%B3%95-%E5%A4%9A%E9%A0%85%E6%A2%9D%E6%AC%BE/

高鐵一地兩檢 FAQ:為何政府方案是「法令統治」 ? | 法政匯思

法政匯思對政府建議廣深港高速鐵路香港段 (『高鐵香港段』)

實施一地兩檢的常見問題解答

撮要

Q1:我不想由頭讀到尾,請你一句話總結政府的方案。

法令統治。

Q2:那即是甚麼?

如果當權者的行事手法就像是對所有人說『我就是法律』,就可以叫做法令統治。這
與『法治』完全相反。

Q3: 為甚麼這樣說?

我們還以為你不想看太多解釋?如果你想知為甚麼,請閱讀下面的常見問題解答!

一地兩檢安排 – 概況

Q4:甚麼是一地兩檢?

當一個人由 A 地到 B 地,而兩個地方都分別有獨立的出入境和海關清關系統,通常在她離開 A 地時,必須辦理一套出境和海關清關手續,而當她抵達 B 地時,也要通過另一套入境和海關清關手續。

一地兩檢是一種例外的安排。例如:當有一個人由 A 地到 B 地,她只需在 A 地同時辦理 A 地及 B 地的出入境和海關清關手續,而毋須在抵達 B 地時再通過當地的出入境和海關清關手續。這樣的安排涉及 A 地允許 B 地的官員在 A 地境內以某程度上執行 B 地的法律。

Q5:現實世界中有否這樣的安排?

有的, 常被引用的例子包括:

– 倫敦/巴黎歐洲之星列車路線:英、法兩國的出入境和海關官員會於沿途的每個車站,在乘客登上列車之前,進行兩國的清關手續。 這個安排是由英國和法國之間以國際條約方式訂立的。

– 加拿大/美國預先清關:加拿大和美國簽署了一項協議,美國官員可以在某些加拿大機場進行出入境和海關檢查等預先清關手續。通過該項檢查的乘客一般不需要在抵達美國時再作進一步檢查。

– 深圳灣一地兩檢:經深圳灣過境的汽車,乘客會在同地通過香港和內地的出入境和海關檢查站。香港檢查站位於中國內地。根據協議,該地方被香港租用而大部份的香港法律都適用於該內地的地方。

Q6:在香港境內實行類似的安排是否合法?

不合法。讓我們以解答下列問題來說明。

一地兩檢安排 – 香港政府方案

Q7:香港何時首次討論在境內進行一地兩檢的安排?

早在 2008 至 2010 年度,當香港立法會審議撥款興建高鐵香港段時,已提出過這安排。當時有不少立法會議員質疑在香港境內實施一地兩檢是否合法,以及對高鐵運作的影響。政府明確表示一地兩檢是考慮的其中一個問題,但即使在香港無法實施一地兩檢,高鐵仍能以高速行駛所以仍會產生莫大效益。

Q8:那麼政府現在的建議是甚麼呢?

政府建議在西九龍高鐵站實施一地兩檢。當列車從香港前往內地時,乘客須在登上列車之前在車站進行香港和內地的出入境及海關清關手續。當列車從內地抵達香港時,內地和香港的出入境及海關清關都會在西九龍進行,而乘客在西九龍進行內地的出境及海關清關手續之前,不會被視為「離開」內地。

Q9:政府打算如何達致這安排?

首先,香港政府會與內地就此簽署相關協議。接著,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人大常委會」)會決定「給予」香港政府權力落實這安排。 最後,內地和香港均會各自立法去執行人大常委會的決定。

如果實行後, 整體效果將會是由香港政府把西九龍站的部份「出租」給內地。 在這區域內,及在操作中的列車上(但不包括香港境內的路軌),除了少數對乘客不會造成實際日常影響的例外情況外,內地的法律將會全面適用。

政府建議方案的基本法律問題

Q10:內地法律可否在香港適用?

答案基本上是「不可以」。《基本法》第 18 條明確規定,除《基本法》附件三所規定被納入成為香港法律的某些全國性法律外,任何內地法律將不適用於香港。第 19 條規定,香港法院對香港有司法管轄權。第 22 條規定,身處香港的所有內地人員均須遵守香港法律。即使是人民解放軍如非為防務行事也要遵守香港法律;而在 2013 年有市民非法進入解放軍軍營,都是由香港法律和香港法院處理的。

Q11: 但我以為《基本法》第 18 條容許中央政府增加列於《基本法》附件三內適用於香港的全國性法律?

是的。但中央政府只能在外交、國防等不屬於香港自治範圍內的事項上這樣做。但是,刑法(屬於香港原有的法律)、稅務(例如稅項和關稅)、海關和出入境等一切事項都是《基本法》中明確地包括在香港的自治範圍內的,詳見《基本法》第 8、106、108、116 和 154 條。

事實上,政府亦沒有建議按此途徑在西九龍站實施內地法律。

Q12: 但政府不是說,由於他們的建議是基於《基本法》第 20 條,所以是合法的嗎?

第 20 條確是給予人大常委會權力授予香港額外的權力,但根據《基本法》或其機制而授予的任何權利及權力本身必須合符《基本法》,否則整套《基本法》會變得毫無意義。當政府於 2007 年提倡深圳灣口岸安排時,已經明確表示行使該等額外權力必須符合《基本法》。若香港政府可被授予權力,指定香港境內某地方為不屬香港的一部份而《基本法》不適用,這是繞過了《基本法》第 18、19 及 22 條,更不用說其他在香港內獲保障的基本權利。

Q13: 反正《基本法》沒有就「香港」下任何定義,政府為什麼不可以重新界定香港,把某些區域劃出去不讓香港管轄呢?

其實全國人大及國務院早已通過決定及命令清楚界定「香港」是由甚麼地方組成,而那些決定及命令並沒有指出任何部分可被分割而在香港創造一個「小內地」。更重要的是,儘管有人不同意,但基於中國須遵守的國際法,《中英聯合聲明》第 1 條清楚定義「香港」包括「香港島、九龍及新界」,沒有例外。

所以,這論點雖然表面看似合理,但其實站不住腳。

Q14: 如果你所說的都正確,那為何政府看來很有信心其建議不怕司法挑戰,而不需人大常委會釋法以掃除法律問題的障礙?

政府在這方面費盡心思。但他們不是尋求一個符合《基本法》的方案。他們所做的,是策劃一個希望不能在香港法院被挑戰的計劃,但不理會計劃是否符合《基本法》。他們知道方案絕不會及不能被內地法制挑戰,他們亦從以往香港的案例知道香港法院不能挑戰中央政府的國家行為。政府訂出一個完全依賴人大常委會授權、在某些地方放棄使用香港法律的方案,就是知道這方案有很大機會不能被挑戰。

就算香港的下級法院真的判政府敗訴,當案件上訴至香港終審法院時,案件亦非常可能會被提請到人大常委會就《基本法》第 20 條的適用範圍釋法,結果可想而知。況且,政府還可以說,是法院而不是政府尋求釋法。

Q15: 嘩! 所以政府這個一地兩檢方案就是誰有權誰說了就算數?

是,而且這做法為走後門繞過《基本法》條文的渠道開了一個先例。這就是為何我們劈頭就說這是法令統治!

Q16: 如果你說政府的方案不可行,那麼高鐵香港段的出入境及清關手續要怎樣才合法?

任何不涉及內地法律在香港境內應用的計劃皆可。其中的例子包括在內地的某些車站設置關口;當列車進入內地境內於車上進行入境及海關檢查;或兩者合併,即在接近香港的內地車站設立關口、同時在車上為長途乘客進行檢查(此最後例子其實是類似芬蘭-俄羅斯跨境高鐵採用的模式)。別忘記,特區政府於 2008 年至 2010 年間已明確表示,即使沒有一地兩檢,也不會對高鐵為香港帶來的效益有任何重大影響。

其他衍生的法律及有關問題

Q17:透過「租貸」或「售賣」香港任何部份予內地以實施一地兩檢,有分別嗎?

沒有。不管是租出或以任何方式授予香港的部份地方給內地,真正的問題是能否在香港任何地區引入內地法律。《基本法》已經給予我們清晰的答案,就是「不能」。香港及內地有關部門得花了七至九年才想出現時的方案,可見答案的清晰程度。但正如先前所說,此方案的最終目的並非為了要符合《基本法》,而只是為了使它不能被司法挑戰。這已足以請君三思了。

Q18: 一地兩檢為市民提供方便,又能促進中港兩地商貿融合。《基本法》第 118 及119 條規定,香港政府要為香港提供良好的營商環境,那一地兩檢安排不因此而合法嗎?

最近社會各界已為於西九進行一地兩檢是否帶來便利進行不少討論,這並非適合我們評論的範疇。但即使能為市民帶來方便,難道《基本法》第 118 及 119 條就不受《基本法》的其他條款,例如之前談及的第 18、19 及 22 條的約束嗎?我們希望如此愚昧的提議並非來自受過法律教育的人。

Q19: 為甚麼你們要製造這麼多麻煩和阻撓?高鐵網絡連接著未來、甚至是現今已是世界最大的市場,難道你不想成為這網絡的一份子嗎? 這有助香港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有什麼問題?

我們沒有反對香港成為中國高鐵網絡的一部份,但高鐵與出入境及清關等事宜根本是兩回事。我們重申,政府亦曾表示如何進行出入境及清關手續並不影響高鐵本身能為香港帶來的效益。

再者,要為香港營造的良好營商環境,最重要的肯定是一套穩固、確定的憲法制度。政府使用等同是法令統治的手段強行實施一地兩檢,對香港本來穩固、確定的的憲法制度有何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一地兩檢帶來的那些所謂便利真的比一套穩固、確定的憲法制度更重要嗎?

Q20: 但政府已表明高鐵西九龍站一地兩檢方案是一次性的,亦沒有計劃實施更多此類方案。那對此方案的擔憂不是毫無根據的嗎?

這並不是重點。重點甚至不一定是關於一地兩檢本身的安排。重點是,如果我們容許政府用一個機制繞過《基本法》,要求中央政府機構作一個不能被挑戰的「決定」,此例一開,這機制亦可用於一地兩檢以外任何本來違反《基本法》的問題。簡而言之,這是一個法治問題,因為它帶來了「法令統治」。

Q21: 你們不斷提及《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但這些文件是在很久以前訂立的,沒有預計到新近的情況。法律不是應該隨著時代的改變而向前邁進嗎?

時代當然是不斷變化的。但是,《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是為保持香港本身的制度至起碼 2047 年而訂立的。作為小憲法和國際條約,儘管時代變遷,從性質來說它們是永久及屹立不倒的。

無論如何,誰可以說通過「法令統治」繞過憲法規定是向前邁進?任何人都會認為這是倒退!

Q22: 如果在西九龍站和在香港的列車上實行只限於海關、出入境和檢疫相關的內地法律,你會接受嗎?

不會。我們重申《基本法》第 18、19 及 22 條中毫不含糊的明確規定。

Q23: 但你亦認同在外國其他地方和深圳灣也存在一地兩檢安排。為甚麼在這些地方不是問題,而在香港會構成問題呢?

這些地方並沒有與《基本法》第 18、19及 22條相似的法律。而在歐洲之星(Eurostar)和在加拿大機場的美國官員執法安排(雖然這並非涉及香港《基本法》框架下的合憲性問題),由於相關國家的人權標準差異不大,這些協議相對較易達成。對於人權標準差異較大的國家(例如芬蘭與俄羅斯),它們之間的跨境高鐵也不容許一地兩檢。

Q24: 但解放軍在香港的軍營呢?外國領事館和其官員的特殊待遇呢?那些不是在香港範圍使用外地法律的先例嗎?

首先,國防及外交事務在《基本法》下不屬於香港自治的範圍。其次,就解放軍而言,如前所述,香港市民在軍營內違法是香港法律問題,由香港法院判決。而駐港解放軍除了要遵守國家軍事法,也必須遵守香港法律。第三,關於外國領事館和其官員,因外交事務不在香港自治範圍內,《基本法》附件三內附有特定的國家法律處理這些事宜。無論如何,儘管香港公務人員未經相關領事的同意不能進入領事館的範圍,但在所有領事館的地方,香港的法律仍然適用及香港仍然擁有司法管轄權。

因此,雖然解放軍軍營和外國領事館和其官員的例子好像與一地兩檢安排相似,但實際上卻是截然不同。

Q25: 如我在香港境內實行內地法律的西九龍站特定範圍或列車上,我應該要對內地與香港的法律差異感到害怕嗎?

於未來幾個月內,各方無疑會在政府提出一地兩檢方案的背景下不斷討論內地與香港法律的差異。我們只在此提出兩點。第一,根據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方案,我們一般是不會於實行內地法律的特定範圍內,享有香港地區內應有的、受到《基本法》和其他香港法律保障的權利。第二,不管內地法律是否「可怕」(即使內地法律比香港法律沒那麼「可怕」也不是重點),事實是政府提出的一地兩檢方案明顯違反《基本法》,而提出的落實方法實質上是以法令統治繞過《基本法》。

法政匯思

2017 年 9 月 18 日

(標題由編輯所擬)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9%AB%98%E9%90%B5%E4%B8%80%E5%9C%B0%E5%85%A9%E6%AA%A2-faq-%E7%82%BA%E4%BD%95%E6%94%BF%E5%BA%9C%E6%96%B9%E6%A1%88%E6%98%AF-%E6%B3%95%E4%BB%A4%E7%B5%B1%E6%B2%BB/

佔中妨擾案提堂 戴耀廷陳健民質疑控罪無理

(獨媒特約報導)佔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案件今日(9月19日)提堂,陳健民在散庭後指,律政司控告佔中三子串謀煽動公眾妨擾罪,在法律上並不合理,若果依照這一罪名提出控告,將會牽涉雨傘運動期間的大部分市民,「難道要告晒全部人?」他指,被控九人準備了正式文件於庭上提出,要求控方回應質疑,案件押後至2018年1月9日至12日,先討論控罪合適與否。陳表示一直使用非暴力手法爭取民主,同時亦勇於接受法律的懲罰,前提是控罪必須公正合理。

戴耀廷亦對質疑控罪不合理,若控方決定以「未經批准集結」罪名提出起訴,戴表示會勇敢面對。戴又表示面對長時間檢控,會「堅持下去」。

53

民主黨李永達則表示,鼓勵已在獄中的社民連黃浩銘要「撐住」,又呼籲市民在9月28日參加集會,10月1日上街遊行。

公民黨陳淑莊稱,控方使用的控罪「過時」,用三年去提出一個過時的控訴更是不恰當。陳表示希望今次被控的九人是最後一批受到政治檢控的人士,亦希望律政司做事要合乎程序。

邵家臻向支持者致謝,審訊時間漫長,希望大家持續關注。張秀賢稱,不少朋友已在牢獄之中,近日亦有其他案件,如馮敬恩案及旺角騷亂案,希望港人不要只將目光放在今次被控的九人身上,要多關心獄中朋友。張又指現時社會瀰漫「雙重標準」,有身份的權貴人士提到「殺無赦」此類言論都可以安然無事。

01

記者:黃健航
攝影:麥馬高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