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 跛足的香港法治

香港上訴庭應特區政府的覆核要求,把十三名“非法集結罪”罪成者的刑罰由社會服務令改為入獄,除一人外,其餘均判囚十三個月,充分顯示香港司法雖然獨立,但在不民主的體制下,只有跛足的法治,根本無法彰顯公義。

三年前,該十三人因為衝擊立法會,試圖闖入其中,以阻止那個摧毁六千人家園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結果被法院判處社會服務令。

政府認為刑罰太輕,遂上訴要求改判“非法集結罪”的最高刑罰入獄三年。上訴庭法官亦同意加強懲罰,以收阻嚇作用。最後除認罪者判監八個月,其餘均判十五個月監禁,又考慮到各人已完成社會服務令,便減刑兩個月。

上訴庭的判詞仍未公布,法理問題暫且不論。但法庭判刑異常嚴厲,與犯案行為並不相稱。與近期法院的判刑比較,接近十五個月刑期的罪行可說十分嚴重,如兩度非禮家中女傭(判監十八個月)、以裸照要脅前度女友復合(十八個月),都是意圖極其惡劣而且造
成嚴重損害。

反觀十三人,他們雖然抵觸法律,但目的是為弱勢者發聲,不為私利只為香港規劃籌謀。部份人在衝突當晚更參與調停,避免了更暴力的後果,因此裁判法院起初只判社會服務令,小懲大戒,可說合法合理。

更何況過去類似的非法集結罪,一般判刑不重,由罰款、緩刑到入獄一至三周,個別被控毆打警員罪成,亦只是入獄27日。法庭對於一些單一事件和初犯者予以輕判,給犯案者一個機會避免再犯,實在合乎人情和道理。

上訴庭今次重判十三人的目的,據說是要用阻嚇性刑罰,去維護公共利益和秩序。但若現有公共秩序不能維護反而出賣公共利益,這個秩序就是不公義的秩序。法庭以重刑維護如此的秩序,便淪為不公義的一部份,讓人感到法院只是消費司法獨立,來鞏固不公義的體制。

今次事件中,政府發展新界東北,面對龐大的反對聲音,只能強行闖關。從一開始,政府不發展近100公頃的粉嶺哥爾夫球場,卻去破壞他人家園,更不避官商勾結之嫌,由官方統一發展,改為官商合營,容許地產商把收購土地重新發展物業。一個原先為香港市民讓出更多居住空間的計劃,結果成為地產商又一個囤地謀財的商機。如此傾重地產利益的發展計劃,當然倚靠小圈子產生的政府推動,以及功能團體代表主導的立法機關維護現狀和撥款支持。

無疑,法庭判刑時不會考慮到上述的體制不公,因為在法官看來,這是政治,不是法律。也無疑,法官心無旁鶩,只按他們心中的法律去判案和量刑,但假若判決只求維護不公義體制的公共秩序,不惜以阻嚇性刑罰,去杜絕異議者以直接行動挑戰欠缺代表性的公共決策,就是以司法公義為建制護航,保障社會的不公義。當司法公義與社會公義分道揚鑣,司法尊嚴也難免受到質疑。

今次事件亦同時突出香港法治的限制。首先,法庭嚴刑峻法即使不是問題,但能否將所有犯法者繩之於法,還有賴執法機構能否秉公辦理。例如前任發展局局長、現任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便有利益衝突之嫌,因為他名下公司便曾經擁有新界東北發展區內的一塊土地。傳媒揭發後,該土地轉售給他的舅仔,但此舉是否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確實引人疑竇。但只要政府不予起訴,法庭司法有多公正也無法彰顯。

其次,法官只能執法。立法機關制訂的法律即使含糊不清,例如“非法集結罪”最高刑罰入獄三年,具體如何量刑,理應有更清晰指示,以至在一次判案後,立法會可以檢討有關法律規定,作出修訂。不過現有不民主的體制只會維護少數人利益,這體制下的法律也注定向既得利益者傾斜,與公義背道而馳。因此,執行法律的判官越要嚴刑峻法,以維護現有的公共秩序,所謂法治就只會越來越偏離公義。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tym/com0817-08172017084600.html?encoding=traditional

福田站規劃興建均有預設海關口岸 cablenews

政府一直表明,在西九高鐵站實施一地兩檢是唯一方案,並指若要在福田站設口岸,等於要對方拆卸重建、強人所難,本台翻查資料,發現福田站由規劃到興建時,一直有預留地方作海關口岸,該樓層目前並不多人使用。 

啟用了一年半的福田站,有一百六十萬平方呎,地底設有三層,香港開出的高鐵,進入內地第一站就是來這裡,一直有建議如果做一地兩檢,不如在這個必經之站做,但政府表明不可。 

事實是否如此?福田站最早出現在公開資料,是這段二零零六年的央視報道,指中國鐵道部與深圳市簽了《設站備忘錄》,提到會在福田站「增設口岸設施方便乘客出入香港」。 

兩年後、深圳市規劃局的消息都指福田站會有出入境口岸,又指深港雙方正商討「新通關模式」,將兩地出境同入境檢查,放在同一方完成。 

同年八月,福田站動工。之後仍然有官方文件提及福田口岸,包括這份二零一零年深圳市交通規劃研究中心報告,提到廣深港專線跟香港對接「需設置口岸」,還完成了佈局方案。 

二零一四年五月,國家口岸辦視察興建中的福田站,官方公布指是調研「福田車站海關設置」,「造福深港民眾」。 

但到了二零一五年六月,即啟用車站前半年,中鐵第四勘察設計院再視察福田站,地下二層即是 B2 層已經建好,中四院指這層預作設置口岸,但由於會在香港實施一地兩檢, B2 層口岸取消,重新構思用途。換言之,由二零一四年五月,到1二零一五年六月之間,福田口岸、由有變無。 

兩年後的今天, B2 層做了「候車區」,有驗票櫃檯,跟一排排供乘客等車的長椅子,還有育嬰室,以及放置了一些 X 光機。 

福田站大部分的高鐵列車都是前往廣州南站,繁忙時間一小時有四班車,所有票都售罄,不過候車區這裡相當寬敞,不少位置都空空如也。 

仍然有這麼多空間的福田站,有沒有可能重新研究設口岸作為後備方案,運房局重申如果要改造車站,容納清關設施,現實上不可行,另一個困難是,在福田一地兩檢,所有乘客都要在這裡下車再上車,明顯不便。

http://cablenews.i-cable.com/ci/videopage/news/510912/%E5%8D%B3%E6%99%82%E6%96%B0%E8%81%9E/%E7%A6%8F%E7%94%B0%E7%AB%99%E8%A6%8F%E5%8A%83%E8%88%88%E5%BB%BA%E5%9D%87%E6%9C%89%E9%A0%90%E8%A8%AD%E6%B5%B7%E9%97%9C%E5%8F%A3%E5%B2%B8

彼以律令為後盾 我為公理作前驅 支持所有蒙受囚禁的政治犯聯署聲明

香港獨媒》

聯署網址

由計劃公民抗命的第一天,戰友們已有被囚的覺悟。無奈這一日終於到來,我們一群曾積極參與學生運動的同行者,對因反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示威、重奪公民廣場而入獄的學生和市民,致以最大的敬意。

北京、香港政府與財閥三者之勾結,掌握了七百多萬人的命運。不論是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的官商勾結,變賣我們的土地、破壞香港的永續生態;還是北京以「釋法」操弄《基本法》,侵犯我們的人權、法治與民主,在不平等的權力關係之下,港人要掙脫權力的操控,重奪原屬我們的民主權利,就只能憑藉自己的意志與身軀,對抗不公不義。

新界東北發展規劃、普及而平等的選舉,都是眾人之事,不應單由他們承擔抗爭的代價。

這批遭受打壓的青年,是專權體制下的抗命者。一直以來,他們貢獻於社會改革,當中有人成為記者、議員助理、音樂人、綠色耕作者。一班充滿活力、原有美好將來的年輕人,以自由來換取同伴、父母以及廣大的市民的福祉。他們控訴現況的荒謬,阻止當權者對社會的傷害,彰顯對民主公義的追求。他們的願景,是令香港成為達致民主、尊重個體權利的社會。一個真正的法治社會,亦是建基於同樣的價值。

主權移交之際,無民意授權的臨時立法會修改《公安條例》,擴大警權。《公安條例》將當權者的權力無限放大,令示威者冒上更大的法律風險。因此,多年來學聯一直拒絕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實踐公民抗命,以彰顯制度的暴力。

在過去二十多年來,不時有學生被政治檢控。政府對學生運動的打擊,是整個民主運動的壓力計。雨傘運動過後,政府如非失信於民,難平眾怒,深感威脅,何以對學生運動和社會運動的重重圍堵,變本加厲?政府用《公安條例》來囚禁抗爭者,就是要製造恐怖,要令人們不敢再爭取本屬自己的權利,不敢再以行動反抗專權政府。

因《公安條例》及其他控罪而被監禁,是公民抗命的代價。律政司也許認為,刑期覆核之後令他們失去自由,是一種「勝利」--不過事實恰恰相反,他們貫徹始終,是成全公民抗命的價值。我們相信,在香港人的眼中,他們絕非罪人。他們被判違法,卻成全了公義。法庭可以判定政治犯的「罪」,卻對不義制度的「惡」視而不見。如同許許多多在專制政權下的先賢們,他們犧牲自己的自由和青春,期望喚醒活在不義制度下的港人。他們是為民主、自由而身陷囹圄的義人。

當下,我們必須掙脫政權打壓的陰霾,把沉重的心情轉化成堅定的力量。我們必須記住每一位入獄者,也要提醒自己為何而抗爭。因為,他們所爭取的民主,也是我們的民主;他們爭取的權利,也是眾人的權利。建設民主與公義,從來是我們的共同使命和承擔,在他們暫時失去自由之際,我們必須抗爭下去,用更壯大的公民社會,迎接他們歸來。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

發起人
范長豐 53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 39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黃佳鑫 54 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55屆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生 16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17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 現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自治八樓)成員
鄧建華 54 屆學聯代表會副主席 43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陳倩瑩 54 屆學聯秘書長 55屆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 40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林兆彬 55 屆學聯副秘書長 41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常務幹事
蕭健滔 55 屆學聯常務秘書
曾樂謙 55、56 屆學聯常務秘書
羅冠杰 56 屆學聯代表會副主席 45屆既嶺南大學學生會社運幹事
陳樹暉 56 屆學聯秘書長 45屆既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
楊政賢 56 屆學聯副秘書長 42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廖思銘 56 屆學聯常務秘書 18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會長
薛嘉明 56 屆學聯常務秘書 2屆恒生管理學院學生會會長
黃致韶 56 屆學聯常務秘書
羅卓堯 57 屆學聯代表會副主席 20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黎彩燕 57 屆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 20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鄭司律 43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
陳嘉琳 43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外務秘書
劉貳龍 前學民思潮發言人
黃子悅 前學民思潮發言人
鍾禮謙 前學民思潮秘書處主席

聯署人(按聯署時序排列)
陶君行 33 屆學聯秘書長
孔令瑜 35 屆學聯秘書處常務秘書
譚惠鵬 37、38 屆學聯常委 24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麥德正 38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 35-37屆學聯常委 1993/94及1994/95年香港樹仁學院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胡嘉麗 38 屆學聯副秘書長 22屆香港理工學院學生會會長
曾國豐 38 屆學聯副秘書長 26屆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
莫佩嫺 38 屆學聯常委,1995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馮健輝 39 屆學聯常委,40屆學聯中央代表 3屆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陳小萍 39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兼署理代表會主席 38屆學聯常委 1995-96年度樹仁學院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陳詩蒂 40 屆學聯常委 42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黃瑞紅 40 屆學聯常委 1997 香港大學學生會副會長
翁曉娟 40 屆學聯常委 27屆中大學生會會長
曾健超 40 屆學聯常委
唐文畧 42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
鄭駿唯 42 屆學聯常委 1999-2000年度香港樹仁學院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陳敬慈 42 屆學聯常委
馮繼遠 44 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30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馮家強 44 屆學聯秘書長 45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30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副會長
盧偉明 44 屆學聯副秘書長 33屆嶺大學生會會長
陳昭偉 44 屆學聯中央代表 44屆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管委會主席
胡穗珊 44 屆學聯常委 8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會長
許少英 45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及代表會副主席 31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梁錦威 50 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余耀東 51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 14屆理大學生會會長 13屆理大學生會外務秘書
李安然 52 屆學聯常委 24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會長
李宇森 54 屆學聯外務秘書
黎銘澤 55 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41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鄧永威 55 屆學聯代表會副主席
陳珏軒 57 屆學聯常委 31屆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32屆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會長 59屆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
尤思聰 56 屆學聯中央代表 42 屆中大學生會常務幹事
黃嘉輝 58 屆學聯副秘書長 44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副會長
羅緯綸 58 屆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
石姵妍 58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 44屆中大學生會內務秘書
黃健朗 59 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45屆中文大學學生會常務幹事
陳瑞玲 59 屆學聯常委會主席 32屆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陳旻羲 59 屆學聯秘書長 45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蔡子強 17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譚駿賢 24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嚴潔心 24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蔡雪華 29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宣傳幹事
曾嶸 31 屆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
李峻嶸 31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會財政
李敏剛 38、39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幹事
黎恩灝 40 屆香港中文大學生會會長
張秀賢 44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前學民思潮發言人
方志信 44 屆中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57屆學聯常委
王澄烽 45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郭翠瑩 45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鄧境彤 45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常務幹事
蔡家民 36 屆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學生會會長
張晴凡 37 屆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學生會副會長
馮詠儀 37 屆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學生會福利幹事
黃頌平 37 屆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學生會外交幹事
列明慧 4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
鄭佩詩 8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場資秘書
馬偉誠 21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黃澤鏗 23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
鄭國明 22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校政秘書
方翠而 22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Tse Tze Yung HKPUSU 23rd session Publicity Secretary
Law Wai Hei HKPUSU 23rd Exco
張家倫 1980 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秘書
袁耀清 1986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張銳輝 1991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林文宗 1991 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
高雲龍 1993 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秘書
簡敏儀 1995 香港大學學生會時事秘書
潘淑瑛 1997 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
張韻琪 2000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成曉宜 2009 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
王振星 1997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郭志傑 1 屆教院學生會代表會幹事
黃俊邦 19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會長
李泳林 19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內務副會長
梁浩正 22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會長
朱鑒漢 22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23屆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會長
羅麗洙 22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幹事會秘書
WONG Ka Ka 22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幹事會財務幹事
許峰銘 22,23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內務副會長
黃芷欣 22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外務幹事 23屆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周鳳彦 22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屬會事務幹事 23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教務幹事
黃雪勤 23 屆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外務幹事
李穎瑤 23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屬會事務幹事
陳欣媛 49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社運幹事
李慧芬 26 屆香港浸會學院學生會外務秘書
方德豪 1992 港大學生會會長
陳尚朋 1990 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鄭穎莉 21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幹事會秘書
傅景華 1992 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黎敬輝 51 屆學聯代表會中央代表 14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外務秘書
盧漢煥 21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饒戈 1991 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常務秘書
鄭柏齡 26 屆樹仁大學學生會會長
施城威 36 屆中文大學第三十六屆學生會會長(罷免)
黃永志 52 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何鑑峰 21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吳嘉茜 46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楊樹雄 8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44 屆學聯代表會成員 45 屆社運資源中心管理委會成員
張曉晴 48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校務幹事
柯凱齡 48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李德雄 48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外務秘書
李子成 31 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時事秘書 7屆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系系會外務秘書
黃嘉輝 48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內務秘書
葉漢樑 48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學術幹事
陳峻軒 60 屆學聯常委 50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張賢登 1998 學聯常委會主席
吳詠嵐 50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副會長
陳聖儀 46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出版幹事
潘嘉傑 50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外務秘書
李翰林 50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
林小薇 48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時事及國是幹事
林梓賢 21 屆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幹事會財務幹事
林兆榮 40 屆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評議會主席
蒙兆霖 89年理工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鄭卓謙 46 屆學聯常委 18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副會長
曾雪雯 46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副會長
林朗兒 46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學術幹事
李宇森 54 屆學聯外務秘書
方約恆 1990 港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林樂培 45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財務幹事
謝鈞豪 49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常務秘書
黃仲棋 1988 – 1990 樹仁學生會會長
李碧琛 22 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
陸嘉名 1989 學聯外務秘書
蔡耀昌 1989 – 1990 學聯秘書長 1987 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林嘉嘉 38 屆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
李偉斌 1994 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務副會長
林耀強 1989 學聯代表會主席 1988 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陳佩琪 1995 香港大學學生會常務秘書
邱家穎 2012-2013 中大學生會幹事會常務幹事
王俊承 2005 香港大學學生會行政秘書
賴偉健 57 屆學聯常委 58屆學聯代表會主席 21屆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
嚴癸灃 54 屆學聯外務秘書
關偉雄 43 屆中大學生會副會長
周澄 52 屆學聯秘書長
李軒朗 60 屆學聯秘書長 45屆中大學生會代表會主席
梁啟賢 21 屆香港理工學院學生會會長
劉幗慧 香港理工大學 (1995)
鄧徐中 香港大學 (1999)
李少芬 香港大學 (2001)
梁淑美 香港中文大學(2005)
盧國輝 香港大學(1994)
丘家寶 香港教育大學
郭永健 香港大學(2010)
霍偉邦 2000 – 2001 中大校園電台台長
文己翎 40 屆中大學生會外務秘書
徐傑生 2007 香港大學學生會行政秘書,2009 香港大學學生評議會主席(署理)
莊俊榮 37 屆中大聯合書院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吳智國 37 屆中大聯合書院學生會宣傳幹事
鍾佩樺 22 屆香港理工大學校政秘書
麥東榮 31 屆(1988)學聯代表會主席 1987年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
李韋欣 2013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主席
奚小英 第33屆學聯副秘書長
羅穎嫻 35 屆學聯財務秘書 1990樹仁內務副會長
林道榮 96年香港大學學生會體育聯會會長
蕭芷澄 44 屆嶺南大學學生會代表會選舉委員會主席
姚聖瑋 第二十八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
黃妙賢 43 屆中大學生會常務幹事
Cheng Wai man 28th cityusu publication secretary
李芷茵 香港城市大學(2016)
謝安林 37 屆中大聯合書院學生會學術幹事
李澤民 30 屆香港社會工作學生聯會外務副會長
劉昕雋 60 屆學聯代表會副主席
石子鍵 58 屆學聯常委
鄭沛倫 第49屆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第59屆學聯代表
李懿恩 45屆中大學生會福利幹事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439

【重奪公民廣場】學民思潮旗幟重新豎立 成員盼以昔日戰友身份支持

(獨媒特約報導)高等法院上訴庭下午宣判926重奪公民廣場案律政司覆核刑期,大批支持者到場聲援,在人群中可看見「學民思潮」旗幟重新豎立,部分前學民成員再次穿起學民衣服。

前學民思潮秘書處主席鍾禮謙表示,他重新穿起學民衣服、豎起旗幟,望以昔日戰友的身份支持黃之鋒。他稱,當日黃之鋒以學民思潮召集人身份參與重奪公民廣場的行動,成為第一宗因公民抗命而面對判處監禁的案件。

他表示雖然學民思潮已經停止運作,但成員都有積極為公民社會出力,有的加入香港眾志、有的加入其他組織,而自己則經營「馬鞍山人馬鞍山事」的Facebook專頁。他強調即使政治路向不同,但大家的心依然是一致,決心為香港付出。

收到三子被判入獄的消息,鍾禮謙表示「好唔開心」、「話唔傷心都假嘅」。他表示,日前經過東北案判決,都預計今次會判監6個月以上,而以往示威遊行都未有如此重的刑罰,反映北京和香港政府有心打壓抗爭者。他強調團結市民是必需的,自雨傘運動後,非建制派出現碎片化的情況,使政權容易逐一擊破,今天擊破自決派的力量,下一步更有機會擊破溫和民主派的力量。

鍾禮謙指政府將來或會一一清算金鐘清場、銅鑼灣清場的舊帳,但強調在獄外的人也不能放棄,即使大家未必完全認同他們的抗爭方法,但不能否定抗爭者的用意和決心。

記者:盧芷晴
攝影:麥馬高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444a

從韓國的近代社運史看吏治敗壞的香港 by 伍麒匡

香港獨媒》

近年的香港,只見吏治腐敗、制度崩壞,一道高牆正把香港人逼至邊緣。社運份子被香港政府的三權合作淪為政治階下囚,在文明的地區仍出現這些,只能說非常不堪。作為一個韓國研究者,我想借助20世紀至今的韓國社運的近代歷史,去看今日變了樣的香港。

若對韓國近代發展有一點認識的人都知道,韓國的民主化進程,真的能總結為透過流血抗爭爭取回來的民主。自韓戰結束後,李承晚在獨立運動後就開始了其軍事獨裁統治,並被揭發曾處決多名左翼政治犯。其後經歷朴槿惠之父朴正熙的18年獨裁統治,韓國一直未見民主。直至80年代,韓國的民主意識才開始萌芽,並展開長達多年的民主運動。

正當香港的80年代是輝煌時代,在韓國正如今日的香港,高牆持續欺壓抗爭的雞蛋,把韓國人迫至水深火熱之中。民主意識抬頭的契機,就是1979年朴正熙遭到暗殺,令不少左翼份子開始策劃爭取民主化的社運。豈料,軍人出身的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戒嚴令使不少示威者被剝奪發動社運的機會。其後全斗煥更成為總統,把獨裁統治發揮到極致。

民主化運動沒有因全斗煥的政變而熄滅,反倒遍地開花,於1980年發生了光州民主化運動,一場抗爭演變成流血衝突,全斗煥下令軍隊盡一切武力鎮壓,並控制所有傳媒及政府部門,令輿論演變為譴責示威者的暴力犯罪。其後光州事件過後,獨裁統治繼續接踵而來,除了審判被拘捕的示威者外,全斗煥還以新憲法令他連任7年。那時的韓國,正經歷荒謬的時代、荒謬的統治。

7年過後,民主化運動進程重燃。1987年6月,有過百萬韓國人發動六月民主運動,要求全斗煥下台之餘,民主化的訴求此起彼落,要求投票權、參選權等不在話下。其後被全斗煥欽點為接班人的盧泰愚,不敵民主社運,於6月29日發表「民主化宣言」,修改了憲法,賦予了韓國國民基本的民主權利,而且重點是釋放所有政治犯。其後,於12月,韓國終於產生第一位民選總統,雖仍是盧泰愚,但這次社運的意義,正是成功為韓國爭取了民主改革。

看到這裡,是否有點似曾相識?若把時間點較至2014年,地點移至香港,那些在韓國發生過的社會運動,其實在香港亦發生過。雨傘運動爭取的,是真正的全民普選。可惜,亦以失敗告終,而且像光州民主化運動般,遭到警力暴力鎮壓。而來到今天,在新界東北社運事件中,不少人淪為階下囚,而且是政府要求覆核刑期,導致他們被加監。現今香港的不義政權,正如1980年代或更早的韓國獨裁政權,完美漠視法治制度,昔日韓國軍力鎮壓所有反政府活動,香港政府就用盡一切政治手段打壓所有反對活動,連最基本的法治制度都視如無物。

而韓國經歷了長時間的社運,來到千禧年代以及現在,才見一點希望,政治頹勢開始收復,並重新從民主、政治、社會方面保障國民。社運的成功,亦有賴不少人主動支持,並以一貫的信念為國家爭取。正如朴槿惠干政門引發的政治風波,每星期的倒朴集會只見人頭湧湧而沒有分裂,改革國家的心持續多年,仍始終如一。而且,社會上的撕裂仍能被新任政府逐步修補。但在金錢掛帥的香港,只見不少人為反對社運而反對,社運影響到他們的利益,就反對到底,支持不義政權的打壓。來到現在,永無止境的撕裂之餘,不少人甚至由支持變為默默承受,社運力量只見衰弱及分裂。我們作為仍對香港有愛的一代,我只見永無止境的沉淪,而且韓國的例子只是人家風光,我們只能畫梅止渴。

地獄朝鮮,是年輕人於這年代發明的詞,形容韓國因就業、學業、經濟、政治等難題,令他們看不見自己居住地方的希望。我想在香港,也許我們已可以稱呼為「地獄香港」。香港政府只懂為上面服務而欺壓香港人,甚至令真正為香港好的年輕一代遭受不應受的牢獄之苦,還說要阻嚇日後的行動。這不是在扼殺香港年輕人對於社會的希望嗎?地獄香港,還能有變回的一天嗎?

最後,我想說,天佑我城。我還保存一小片的希望,因為我很希望韓國現今的風貌,不只是「隔離飯香」,而香港也能有挽回的地步。嗯。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446

法庭要成為政府的打壓工具嗎? by 葉一知

香港獨媒》

關於法庭就黃之鋒等人的判詞,我嘗試很理性去疏理一下,看看得出什麼結論。
其中一段判詞:「本席要強調,如本庭作出的判刑不足以阻嚇同類罪行時,法庭可能要採取更具阻嚇力的判刑,以維護法治的尊嚴。」

因為政治運動而出現與之相關的罪行(如在佔領現場發生非禮案便與之不相關),能否與其他暴力罪行等同?這一點,很值得相榷。

政治運動是要解決當前的政治問題,在權力分立下,法庭是無權解決這些政治問題,因為法庭的唯一權力就是聆訊和判案,只能判定當事人是否違法,如果有,判處什麼刑罰。在法治社會,針對政府的案件一般為司法覆核,法庭可就法律是否賦予政府權力去做事(如推行某項政策)作出裁決,即裁決政府施政是否合法,而無法修訂、撤回這些施政,只要法庭裁決政府有此合法權力,即使施政多壞、輿論如何反對,法庭都無權干預。

雨傘運動針對的,是政治問題,為什麼會有雨傘運動的出現,為什麼雨傘運動能吸引這麼多人支持和參與,為什麼要用非法手段,事隔近三年,相信已不用多花筆墨細說。簡單來說,政府的不得民心、政策傾斜以及不顧市民利益為所欲為,在最近五年顯而易見。

如果法庭要阻嚇同類罪行——這裏的「同類罪行」是指為迫令政府改進、對政府欺壓作出反抗而出現政治運動時採取了非法手段——而重判抗爭者,那麼只是幫政府解決了一些煩惱,而沒有解決整個社會的政治問題,換言之,就是沒有解決根本問題。這會造成兩個可能結果:(1) 法庭不斷重判,收到阻嚇作用,社會再沒有人對壞政府反抗,政治問題沒有解決,但再沒有人阻撓壞政府腐敗下去,變得更為所欲為;(2) 政治問題沒有解決,欺壓越重,重判也阻擋不了抗爭者,或抗爭者用更為極端的方法去解決問題。

無論哪個結果,都對社會和人民的福祉百害而無一利。

既然法庭不可以代為解決政治問題,不可以代為推行政策,不可以代為改革政制,不可以辭退有嚴重利益衝突、失責失德甚至犯法的高官議員,不可以主動調查一個收受利益的特首,不可以主動調查種票掌心雷等賄選行為……,只能負責判案,卻希望以重判來阻嚇其他人別要作出反抗,對政府的失誤腐敗卻視若無睹,那麼,法庭只能成為配合行政機構的附庸。

既然只有行政機關有拘捕和檢控的權力,即凡被行政機關檢控的抗爭者都予以重判,法庭不淪為權力機關的打壓工具,又是什麼?

這為之三權合作,這為之法治之死,這為之香港之死。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447

公民黨:法律淪為武器 嚴刑打壓社運 青年身陷囹圄 港人更須自強

黃之鋒、周永康及羅冠聰早前因2014年9月重奪公民廣場事件而被控非法集結等罪成,被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但律政司認為刑期過輕,表明希望三人可獲判即時監禁,故要求覆核刑期,即使被原審裁判官拒絕,仍窮追猛打,終獲上訴庭批准覆核刑期。上訴庭今午作出裁決,3名被告全部改判入獄6至8個月。

公民黨認為,是次的判決,儘管比日前的「反東北案」刑罰較輕,但性質同出一轍,均是政府針對示威者控訴制度不公的社運案件,透過上訴程序和覆核刑期窮追猛打,企圖利用司法制度作打壓武器。上訴加刑成為施加制度暴力和政治迫害的手段,「製造」回歸後最年青的一批政治犯。

公民黨素來尊重法治,更相信法治最重要和最終極的目標是以法達義。「反東北案」和本案的被告全被判刑六個月或以上,明顯比以往同屬被告非法集結案且案情近似的案件,判刑更重。本案原審裁判官判刑時指,法庭相信被告均是真心因為自己的政治理念或對社會現狀的關心而透過行動去表達自己的意見及訴求,而並非為了一己利益,法庭必須考慮被告犯案的動機及目的。可惜上訴庭似乎沒那麼重視原審法官的合理考慮因素。

公民黨認為政府向社運人士窮追猛打只會繼續擴大社會撕裂,嚴刑重典不能使我們噤聲,殺一亦不能儆百。公民黨會與香港人一同自強不息,互相扶持、互相守望,背負著已付出沉重代價的人之名,繼續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及推動社會公義而奮鬥。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464

抗議政府利用司法制度打壓反對者 不義的判刑囚禁不了抗爭意志 – 工黨

本周公民社會及經歷一波又一波的挑戰,13位對社會充滿熱誠的示威者因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撥款案而遭到律政司鍥而不捨申請上訴加刑,日前被高等法院上訴庭判處入獄八至13個月。今天,3位青年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因2014年「重奪公民廣場」案件,分別被判處6至8個月刑期,工黨對此表示失望和憤怒。

早於2016年,原審裁判官在考慮了感化官建議後,判處3人社會服務令及緩刑,而相關的服務令早已經完成,但其後律政司司長卻提出的刑期覆核,情況並不尋常。律政司一方以制度、財政方面壓倒性的優勢,務求要法院將3人重判入獄,以阻攔年青一代追求社會公義、民主的決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一方面強調聆聽不同政見者的聲音,另一方面卻默許下屬透過司法程序威嚇對社會有熱誠、有承擔的年輕人,企圖令異見者噤聲,也為阻止反對聲音進入議會,可見她「講一套、做一套」的猙獰面目。

政府窮追不捨地打壓抗爭者,陸續尚有反釋法遊行案等,這是個艱難的時候,我們更不可讓政府恐嚇抗爭者的圖謀得逞。囹圄的高牆雖限制了抗爭者的自由,卻無法阻止民眾的意志和憤怒。工黨將持守一直以來與跟民眾同行的抗爭意志,繼續爭取社會公義。

工黨
2017年8月17日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466

譴責律政司覆核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刑期 民主黨要求林鄭立即停止政治檢控 – 民主黨

法庭今天處理闖入公民廣場刑期覆核案,香港眾志羅冠聰、黃之鋒和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被判即時入獄6至8個月。民主黨對律政司覆核三人的刑期表示強烈譴責,對判決感到失望、難過、憤怒。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上任以來,多次表明希望修補社會撕裂,一邊說將重開公民廣場,政府一邊卻對曾闖入公民廣場的羅冠聰、黃之鋒、周永康窮追猛打,即使羅及黃二人已完成社會服務令,律政司卻仍要上訴至他們入獄為止。政府未有任何實際行動修補撕裂,卻見到如此的政治檢控,對著一群為爭取真普選、為爭取公義的年輕人,在政府的狙擊下入獄,民主黨認為政府非常可恥。

民主黨要求林鄭政府立即停止一切政治檢控。

毋忘初衷,無畏無懼。政權打壓愈大,市民更要團結一致、沉著應對,堅毅不屈,抗爭到底。

民主黨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467

吳志森:台灣民意

偷得浮生,臨時起意,去了台北幾天,遠離愈來愈荒謬的香港,抖抖氣。
本來打算不用腦,純吃喝玩樂,但到這把年紀,食,又食唔得幾多;玩,走得遠些又攰。况且,記者本性,無論到哪裏,看到什麼都會當現象做觀察,腦袋也沒法子閒下來。
在台北遇見的平民老百姓,無論是計程車司機、百貨公司售貨員,還是小店食肆老闆,都會將台灣不景氣掛在嘴邊,向我這個陌生人大吐苦水。雖然滔滔不絕,心有怨氣,但未見憤怒,卻表現得知足樂天,對未來還是有希望。這是幾天看到,台灣人和香港人的最大分別。
一家韓食小店的女老闆,從廚房出來主動和客人搭訕,自報家門,祖輩是韓國華僑,家鄉在山東,上一代由大陸逃到台灣。作為外省人,對民進黨不滿看似很自然,還將台灣的不景氣,歸咎民進黨執政。
蔡英文上台,大陸制裁台灣,陸客霎時頓減,不少做遊客生意的店舖叫苦連天,我問對他們有什麼影響?老闆說一點影響都沒有,因為陸客以旅行團為主,根本不會幫襯這些小店。這位對民進黨不滿的外省人,批評大陸壓迫台灣,也相當厲害。
坐的士最大禁忌是講政治,但並非選舉季節,講也無妨。的士司機一邊開車一邊嚼檳榔,滿口閩南腔國語,民進黨死忠。他把台灣不景氣歸咎執政八年的國民黨馬英九,指蔡英文上台把很多事情都改變過來。千萬別要求有嚴謹的政經討論,一切都是憑印象。
但有一點肯定是對的,他們對大陸遊客毫無好感,甚至認為是搞亂台灣的禍源,的士司機說,陸客驟然減少,對他們毫無影響,因為旅行團不坐的士,陸客少了,反而令交通更暢順。臨落車,司機突然說:大陸把你們整得很慘吧!話裏帶着點點同情。
工作天,百貨公司顧客稀少,售貨女士熱情介紹,聊起天來,她一開口就說到台灣的不景氣。我問不景氣是不是跟陸客減少有關,她說當然有關,但這是老闆的事。說着說着,留露出對陸客的印象很差,批評他們髒亂吵,面露鄙夷之色。
無論是外省小店女老闆、本省的士司機、不明省籍的售貨員,無一例外都對大陸充滿惡感。看來,威迫利誘的統戰策略,已經徹底失敗。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17日)

http://www.pentoy.hk/%e5%90%b3%e5%bf%97%e6%a3%ae%ef%bc%9a%e5%8f%b0%e7%81%a3%e6%b0%91%e6%84%8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