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億將軍澳跨灣大橋設單車徑、觀景台 料2022年落成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向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提交文件,擬建1.8公里雙程雙線、連接日出康城至興建中的將軍澳藍田隧道的跨灣大橋,造價56.2億。大橋將設有行人路及單車徑,議員促日後的相近的工程項目,亦應附設單車徑,推廣單車友善政策。

政府當局指,跨灣連接路如於今個財政年度獲得撥款,將於下半年展開工程,料於2022年落成。擬議的行人路及單車徑,位於大橋面向將軍澳一邊,與車道中間設有隔音屏。

螢幕快照 2018-02-23 上午9.49.49

民主黨林卓廷支持盡快興建,他批評方案早在2009年諮詢區議會,2014年已獲行會授權進行,整整3年後才提交立法會。林卓廷認為令人感覺延誤,令料2021年通車的將藍隧道及跨灣大橋的通車時間之間有一年空隙,增加將軍澳市中心塞車。他又質疑是否因此而令造價上升。

scope_tc
將軍澳藍田隧道

土木工程拓展署東拓展處處長應芬芳指,跨灣大橋涉及的海上工程比較複雜,海底探土及對水域研究須較深入,項目亦須採用拱橋模式保持航道。對於造價由2009年22億升至今日的56億,署方指當時估算十分初步,未進入深入研究及確定設計。

莫乃光亦支持項目,指不少科技公司設於將軍澳工業邨,該處地底光纖位置已滿,但跨灣大橋在設計初期不准擺放光纖,最終經多次會議後才獲准擺放,期望規劃時能夠跨部門詳細考慮。

民建聯陳恆鑌亦支持項目,他諷林卓廷口中的延誤是因為有議員拉布。姚思榮指將藍隧道早已預留跨灣大橋的連接路,質疑為何當時不一併申請。土木工程拓展署指跨灣大橋是海上工程,與將藍隧道截然不同,分開工程能有助業界競投以及就工程進行分流。署方又指,將軍澳隧道擠塞嚴重,而將藍隧道工程相對海上工程「無咁複雜」,故優先推行將藍隧道項目。

盧偉國讚賞大橋能同時兼顧行車、行人及單車,認為該處環境優美,可考慮增設大橋中段的休憩處。署方指大橋已設立三個觀光點,供市民休息。民建聯劉國勳亦認同日後的工程須兼顧單車,推廣單車友善政策。

民建聯葛珮帆問到雙線雙程的跨灣大橋是否足夠應付車流,署方回應指2015年完成的交通影響評估是基於2011年數據,署方再審視2014年最新的數據後,發現將軍澳的人口及就業發展放慢,認為足夠應付。

自由黨張宇人及民建聯梁志祥均憂慮九龍東的交通會更加擠塞,樽頸位仍是在東隧,又令人感覺是為日出康城「做一條新路」。他質疑文件只為解決區內交通問題,「幾十億喎」。署方回應指已獲撥款的中九龍幹線及即將申請的T2主幹道,便會形成將軍澳至九龍中的快速幹道。

螢幕快照 2018-02-23 上午9.25.09
T2主幹道

田北辰憂項目會超支,他認為財委會浪費太多時間於審議追加撥款,詢問當局是否已就項目招標,在財委會審批前能確保不會超出預算的56億。署方回應指已進行招標,他們會審視投標價再決定是否調整申請款額。署方又指大橋已進行非常詳細的勘探。

將軍澳跨灣大橋將接駁同為雙程雙線的將藍隧道,隧道設有東隧及茶果嶺道兩個出口,並預留連接位連接日後往啟德的雙程雙線隧道(T2主幹道),接駁中九龍幹線,形成全條六號幹線。

route6

將軍澳跨灣大橋設計曾進行公開徵集,最終在12個設計中選取了目前的「活力無限」方案。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329

廣告

包容到此為止 慎防燈下黑(文:曾志豪) (09:00) – 20180223 – 文摘 – 即時新聞


林鄭月娥特首要求對鄭若驊案應該「到此為止」,要求反對派收手。

「到此為止」是非常政治不正確的用法。為什麼?大陸反腐打貪,每當去到某個階段,譬如那個「大老虎」下台了,人民便會以為,反腐應該要收手了,「到此為止」,不要再擴大打擊面了。

《解放軍報》便曾在2014年說反腐「『到此為止』絕對是一種錯覺,『騎虎難下』顯然是一種誤判」,表示了「從嚴治黨」的決心。可以說,政壇官場,最怕便是有人以為查案「到此為止」,只是一齣「走過場」的戲。

豈非「上而封頂」樹立惡劣政治形象?

為何大陸民間總是懷疑反腐會「到此為止」?因為人民總是擔心「刑不上大夫」,有些高官幹部受權力庇蔭,不敢動不敢打,所以在「權力」面前,法律調查便「到此為止」。因此官方總是強調反腐行動「上不封頂,下不保底」。

想不到林鄭月娥犯了大國官場大忌,用自己堂堂特首之口,說出了鄭若驊案應該「到此為止」的講法,豈非「上而封頂」,樹立了惡劣的政治形象?

「到此為止」不單違反政治倫理,也有違法治原則。一個案件,放在法律角度考慮,只有兩個結果:有罪或無罪。有罪便要追究到底,不管歷時多長,也不可能縱容姑息。警方剛剛接收了廣東省公安廳移交的3名疑犯,被指與2008年的天水圍謀殺案有關。案件距今10年,也未見警方會「到此為止」收手。

鄭若驊「太忙無留意僭建」,實在是侮辱人民智慧的講法。林鄭呼籲市民「包容」,即是要求大家包容法治精神在鄭若驊任期便要「到此為止」嗎?再送一句大陸官場術語予林鄭:「燈下黑」。負責打擊非法行為的機關的內部,本身易存在非法行為。司法部門之首知法犯法,這個「燈下黑」,又如何叫人包容?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80223/s00022/1519305811484

【DQ補選】周庭未獲解釋即被DQ備受法律界質疑 張榮順撐選舉主任「按人大常委決定辦事」|852郵報

2018-2-23 11:37

立法會補選將在下月舉行,報名出戰香港島的香港眾志常委周庭,被選舉主任以該黨以「民主自決」的最高綱領,被「信納」與「一國兩制」相違背為由而被撤銷參選資格。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今早在北京出席人大常委會會議前,被問到周庭被DQ是否違憲時就指,法律明確給予選舉主任的職責,為需審核參選人是否具備資格,指他們是依照法律規定來行使權力。他又反問,選舉主任是否能不按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和法律規定辦事。

對於支持自決的候選人,當選後該如何處理,張榮順就指這是假設性問題,關鍵為他們的行為,至於香港眾志日後修改黨綱,不再提出自決的話,能否再參選,他就表示待事情發生後再說。

不過根據本月中,高等法院頒下裁定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選舉呈請敗訴的判辭,其中提到律政司曾經同意,撤銷陳浩天的參選資格前,必須給予當事人解釋機會。然而,選舉主任DQ周庭前,一直拒絕和周庭會面,而選舉主任亦只曾就其國籍問題作出查詢,但沒針對其政治立場提問,變相令她無機會作出說明。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與公民黨主席兼資深大律師梁家傑都質疑,陳浩天的判詞變相反映周庭被DQ屬政治決定。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http://www.post852.com/243160/%e3%80%90dq%e8%a3%9c%e9%81%b8%e3%80%91%e5%91%a8%e5%ba%ad%e6%9c%aa%e7%8d%b2%e8%a7%a3%e9%87%8b%e5%8d%b3%e8%a2%abdq%e5%82%99%e5%8f%97%e6%b3%95%e5%be%8b%e7%95%8c%e8%b3%aa%e7%96%91%e3%80%80%e5%bc%b5/

誰是新土地供應的最大得益者?

by 陳劍青 / Today, 08:40

攝:Alex Leung

認識城市問題,就是要去解答城市中「誰在用了什麼方法何時獲得了什麼」(Who gets what, when and how)的提問,這是城市理論的核心關懷,亦是任何城市爭議都不能繞過的課題。

不過現時香港土地供應的諮詢,卻又帶大家倒退到一個很低落的層次:資料題已剪裁好,答案已有所示意,就待舉手挑選方案,當然還少不了篩選,當大家如小學生。有人相信迴避了一個最基本的城市問題,委任一堆親信專家代言,最後就能揀出了「民意」處理掉土地發展爭議,實在相當可笑。

再重申一次,你找一大群親信專家學者自說自話,鎮壓著市民被香港土地制度問題及地產霸權欺負多年的苦楚,抑制著他們質問既有土地發展的利益問題,你認為最後會有「共識」嗎?

有位朋友在幫政府做土地發展的公關工程,全力在忙開動公關機器,近日我誠實地告訴了他我的看法:無論政府請幾多公關幫土地供應塗脂抹粉,或許你能改變公眾對土地利益者的觀感,你是無法改變香港土地壟斷的現實的。因此,千萬不要以為我們努力反映土地事實的民間研究是你的敵人,你的敵人其實是事實本身,它擺在眼前、俯拾皆是、無處不在。

政府會告訴你,事實就只有擺在牌面的方案與選項,但卻無法阻止市民追問隱藏在選取這些方案背後,實際牽涉土地工程利益的事實。

綜合過往5個月的官方論述,明眼人都看得出政府就是要透過委員的口中,向公眾推銷以下3個土地供應來源,包括:

1. 釋放地產商上千公頃新界農地:政府為地產商釋放如南生圍這類具爭議性的囤地利益,透過不斷找專家推銷「公私合營」,保守估計將能為四大地產商帶來上萬億的土地收益,足夠他們開發到2047。

2. 填海及人工島:現時填海造價要付上萬元一呎的造地工程開支,比起回收棕地的成本價高出約十倍,單是中部水域人工島,估計已經要4000億的基建成本開支,計算其他填海開支將是上萬元給予工程利益的公帑,亦是夠養他們到2047。

3. 重置設施「一地多用」:將市區體育館、遊泳池搬走及整合,騰空土地作甲級商業及豪宅,或將葵涌貨櫃碼頭的上蓋發展權給予和黃及其他中資碼頭地權人發展豪宅商廈。

在仍有其他土地發展可揀,亦有不同發展模式可以對應房屋問題的前提下,以上土地選項儘管如何推銷也來得極度可疑。大家要看通一點,這些土地選項並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有些除了是配合大灣區區域規劃策略云云,背後就是要找個合理理由,為既有土地工程利益大開便利之門。

那最後土地資源會真正分到普通市民的手上嗎?你想多了,政府根本從沒有想過要處理現行的分配方式。

如果這樣明目張膽的官商勾結大家都照樣放生,這不僅等同繼續養肥養大地產工程利益令他們更尾大不掉,而且我們到2047年,都不要指望看到土地問題會有解決的一天。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327

今時今日梗係支持派錢

by 葉一知 / Today, 00:46

大家記唔記得,當年曾俊華派六千,好多人都反對,點解?因為大家覺得,政府係扮演重新分配社會資源的角色,公帑要運用得宜,公帑應該用嚟幫助有需要嘅人,應該用嚟教人捉魚而唔係派魚,幫啲人向上流動,幫香港人有更美好的生活……

咁今日呢?梗係支持派錢啦,派得越多越好。點解?乜依家個政府有扮演過以上嘅角色嗎?啲錢用喺邊呀?數一數:

– 大白象公程,幾千億幾千億咁同你揼出去,益吓啲中資咁囉。

– 用嚟養三萬個支持同僚犯法並公然大叫X你老母嘅差人及其家人,畀錢佢哋買水炮,佢哋有啲仲會用你架車做人肉路障危害你生命。

– 養啲可以DQ你排到半夜一點才投到出嚟嘅議員嘅選舉主任。

– 為一大班極盡無恥殺無赦智商受考驗兼出賣香港利益嘅立法會議員畀薪水。

– 幫教育局長畀旅費,然後佢叫你讀國民教育搞國民身份認同要認識基本法,跟住你交稅供佢哋及其他高級公務員嘅仔女出國留學。

– 供養高官等佢哋可以去打吓Golf,然後等佢哋剷平你享受開嘅郊野公園、船灣淡水湖等,再同你講Golf場係全香港人嘅你唔好郁呀。

– 供養一啲知法犯法嘅專家、司長級官員,等佢哋有錢還原僭建嘅屋企,仲幫佢「首次置業」慳返一大筆。

– 還供養很多很多守護香港嘅「瑞犬」

要數,真係一時三刻點數得晒呀?身為納稅人,根本係一毫子都唔想畀呢個政府,咁我梗係支持全民派錢,你派返六千蚊畀我有咩病痛睇吓醫生都好——留喺你政府個袋到有咩好處?醫療爆煲你都唔會理啦。

派錢啦唔該。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325

質疑安老院舍機構「落格」 職工盟促政府訂立員工固定薪酬表

(獨媒特約報導)職工盟早前發現多間津助安老院舍在勞工處發布的照顧員招聘廣告中,薪酬遠低於社會福利署薪酬表列出的水平,質疑有機構將政府的資助撥款「落格」。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批評政府以「整筆過」撥款方式發放津貼,難以監管款項能否落入護理員手中。政府下週將公佈財政預算案,職工盟要求政府提高照顧員作薪酬水平,並以薪酬常額制取代一筆過撥款,供照顧員參考。李卓人重申政府在加薪外,更應參考津助學校教師薪酬的做法,訂立《固定薪酬表》。

社會福利署目前列出的個人護理員水平介乎14,140至20,060元之間,職工盟在1月曾在勞工處翻查有關津助院舍照顧員職位的招聘廣告,在16宗廣告中,只有3間機構符合該水平,更發現5間機構列出的薪酬遠低於此水平。

他們發現,女青年會以11,000至12,000元招聘照顧員,而薪金最低的是保良局,僅以9,710元聘請「護理助理」。社區及院舍照顧員總工會主席張惠蓮指出,不少機構巧立名目,以「助理」和「文職」等字眼聘請員工;但工作性質和範圍與照顧員無異,甚至要兼任文職和清潔等工作;但薪酬就「低一截」。她批評此舉是剝削員工,難怪行業流失率一直高企。

政府現時以「一筆過」撥款制度資助安老院舍,但機構有權自訂薪酬架構和人手編制。李卓人不滿現行制度,認為整筆過的撥款令款項分配難以被監管,最後津助被機構「落曬格」,指撥款可能「改個logo」、「高層分花紅」和「開展新服務」等名義使用津貼,而非增加照顧員薪金。林鄭在去年10月的施政報告曾表示,為紓緩長者照顧人手不足的困局,政府將投放額外資源加強社區和家居照顧服務,並倡津助安老院舍照顧員的薪酬「跳兩點」,薪級中位數提高至約一萬六千五百元,若情況仍然嚴峻,則考慮引入外勞。

李卓人諷刺林鄭目前的方案是「不如唔好加」:「跳兩個point但全部俾機構『落格』,你愈加得多佢哋咪落得多』,根本唔會落到照顧員度。」,形容此舉是欺騙「外行人」,「內行人一睇就知成單嘢一塌糊塗」。

李卓人又推測,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之所以提出「跳兩點」此成效不彰的解決方法,最終是希望輸入外勞,進一步壓榨本地照顧員的權益。財政預算案公佈在即,

他認為,目前院舍的最大問題為員工待遇不合理和工時過長,若政府真的接納其提議,並把照顧員工作時數由現時的每週54小時減至44小時:「如果咁都請唔到人我服!」。張惠蓮要求政府應對症下藥,例如提供員工持續培訓,和降低照顧員和長者的比例,由現時的1:5.5下調至1:4,透過改善照顧員的待遇,吸引更多人入行。

記者:李嘉雯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315

派錢不派錢?泛民請勿政治自殺

by 林勉一 / Yesterday, 11:27

(配圖不是亂配的,Twice,大家會明我的意思)

政府透露庫房盈餘1300億至1500億,千幾億盈餘即是多少?政府16-17年度的經常性加非經常性收入是5377億。17-18預算的收入是5077億。1500億盈餘即是原先預計收入的差不多三成。

這千幾億應如何運用?

工聯會和雷鼎鳴建議派錢。泛民建議退稅和津貼低收入人士。

我未見過有比這樣更作死的政治自殺,尤其是補選在即的時候。

泛民的邏輯是幫助低收入人士嗎?又不是,因為他們又建議退稅。

如果他們的邏輯是還富於納稅人,但其實香港薪俸稅納稅人只佔總人口二十幾個巴仙。而為數不少的人納稅只是一萬幾千,以過往政府退稅的計算方式,大部份納稅人只拿到幾千元退稅。還富於納稅人,實情是人口裡面大部分人沒有受惠。

如果他們的邏輯是又幫最低收入人士,又還富於納稅人,那樣做的話,即是基層受惠、佔人口少數的納稅人受惠,但那些月入剛好不是基層,不用納稅或者只需納數千元稅的人沒有受惠。這批人為數不少,當他們對上和對落的階層也受惠而他們得個桔,他們會有什麼感受?

有些人說派錢是民粹。如果回水閃民料,難道津貼基層和退稅就不民粹?那只是派錢的規則不同而已。

況且,如果只補貼低收入人士,其行政成本必然十分高昂。因為如你要查幾百萬人的收入和資產的話,那肯定需要龐大的人力物力,而且肯定會鼓勵大量虛報,你要查的話又需要人手。

有人說派錢不公平,因為窮人、中產、有錢人也是同等金額,為什麼李嘉誠也可以有6000元?

認為派錢不公平的人,其實應該也反對退稅,因為退稅是有錢交稅的人少受惠。更重要的是,其實派錢的效果是累退的,即是同樣派6000元的話,本身月入6000的人便多了月入的一倍收入、月入60000的人只多了10%收入。

況且,派錢的行政成本最低、最不會鼓勵詐騙、最不會出現一個仙也得不到的夾心階層,即是造成的社會分化最少。

當然,也有人提議不如跟政府過往的做法,綜援出多一個月、公屋減租一個月,那便最能令基層受惠。這提議最反智的地方,是他們忘記了這個社會有很多人沒有公屋而住劏房捱貴租、低收入而不領綜援。公屋和綜援本身已經是政府福利,你加倍福利,其實是在懲罰那些沒有公屋或綜援福利的基層,這種基層為數不少,他們叫「n無人士」。

又有人提議替全港住戶交水電費,那便會抒解民困了。這個提議其實跟全民不論貧富派錢沒太大分別,分別只是你強制他們把錢用來交水電費,而且最大分別是那很多劏房戶是沒有獨立電表的,替全民交電費實際上是益了劏房波,sorry,打錯,是劏房業主。

如果像當年胡鬚曾那樣建議把6000元放入強迫金呢?我想到今時今日,應該沒有人敢再提這個建議吧。

當然啦,有人會問是不是非派錢不可?可否把錢用在各項政府服務、基建設施、成立種子基金、撥入儲備,甚至是把錢用來投資?我的看法是可以,但如果政府把千幾億全都這樣用的話,市民一個仙也沒,那是政府的失責。因為政府本來是應該收支盡量不要相差得太離譜。收支相差的太多,其實是藏富於官府,而不是藏富於民。前者和後者的分別是,前者的效率一般較後者低,而且容易變成益自己人。

政府有盈餘的時候,當然應該改善各項服務,例如吳克儉年代每間學校被cut的圖書津貼。可是改善服務,每項只是三五七億,那跟派錢沒有衝突。

反對派錢的理由還有一個,就是擔心刺激通脹。其實在全民就業的環境下,所有津貼、退稅、增加公共開支也會有刺激通脹的效果。如果擔心通脹,那就連津貼低收入人士和退稅也不應該。

當香港所有常住人口(約710萬)也派6000元,支出是426億。如果每人10000元,是710億。餘下還有600億以上去搞醫療/教育/老人福利。有何不可?

寫得太多,我怕大家忘了重點:派錢是符合公平、效率、公共財政原則的做法。當建制派也支持的時候,泛民竟然反對。如果政府真的跟泛民建議那樣做,只津貼低收入家庭和退稅,一個仙也沒有的那上百萬夾心階層的冤氣發泄在選票上,那不是政治自殺是什麼?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310

全力打擊以689為首的極左力量

by 黎則奮 / Yesterday, 10:35

新春伊始,由中共黨員操控主要股權的無綫電視新聞部報道所謂獨家消息,廉署已經停止調查梁振英的UGL涉嫌貪污案件,律政司決定不予起訴。消息擾攘了一段時間,政府才澄清消息查無實據,現階段對梁振英的UGL案件,還未有最終決定。

廉署由白韞六把持後,對689UGL事件的調查,一直拖延甚至阻撓,人盡皆知,不然便不會發生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被迫辭職及其後兵變事件。只要與曾蔭權案件比較一下,大家便會明白689執政期間,特首辦一直拒絕與廉署合作,所以調查毫無進展,因而傳出李寶蘭堅持要向法庭申請搜查令,結果遭白韞六辣手鏟除。

白韞六有恃無恐,固然有689政權和張曉明操控的中聯辦為後盾,但689下台後,仍然沒有了斷,繼任的署理執行處首長丘樹春至今也未能坐正,明顯反映林鄭月娥作為行政長官的權力根本沒有全面落實。關鍵之處,就是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未開,誰來接掌港澳協調小組和人大委員長一職,依然未有定論。有報道指,梁振英的後台之一汪洋會出任閒職全國政協主席,剩下來的人選,非胡春華即栗戰書。團派大勢已去,胡春華倘若出任,就是習江兩大派系妥協的結果,但若栗戰書一如所料成為人大委員長,那麼習核心全面掌管港澳之局便鐵定,梁振英的命運也就會來一個終結。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是林鄭月娥推薦的人選,相信以其專長,也是習近平屬意負責推動香港成為國際仲裁中心的骨幹。但她上任第一天即爆出僭建風波,醜聞接踵而來,顯然並非無緣無故,而是以689為核心的土共強硬派的鬥爭策略。由是觀之,無綫際此關鍵時刻發放「虛假」新聞,目的昭然若揭,就是逼宮,趁雙鄭勢弱,逼其就範,放生689,也顯見689一夥之虛怯,心裏其實怕得要死。

回歸以來,一國兩制變形走樣,港人治港名存實亡,香港每下愈況,罪魁禍首肯定是土共和中聯辦同流合污的強硬派。他們寧左勿右,不是意識形態使然,而是要謀權奪利。只要他們一日僵而不死,香港就永無寧日。

對付共產黨,最好就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套用毛澤東的矛盾論,以689為核心的極左力量就是當前的主要矛盾和社會深層次矛盾的主要方面,一定要全力打擊,徹底殲滅。議會內外,我們都應該要向林鄭月娥政權施加壓力,要求特首辦和廉署充份合作,就UGL案件提供足夠證據,必要時應該撤換廉署專員白韞六,責成廉署真除丘樹春,全力查辦UGL案件。醜聞纏身、工作能力成疑的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為己為民,此刻正是帶罪立功時機,應該果斷對梁振英UGL事件盡快作出決定,按照習近平的指示,依法施政,對689提出起訴。

3.11立法會補選,四個泛民候選人要是旗幟鮮明地以此為政綱,提出依法治港起訴689,一定會得到廣大選民的熱烈響應和支持,一舉而殲滅香港的毒瘤,斬草除根,教土共和中聯辦的極左力量重挫,永不翻身。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308

【杜耀明評論】終審法院指點迷津 公民抗命重新出發

香港終審法院日前駁回政府覆核要求,裁定「公民廣場」案三位學生領袖的刑罰維持原判,無須入獄,但亦同時招來北京官方喉舌發文批評。

看來是判詞刺中了北京不能說的禁忌。該判詞是法庭首次認定公民抗命是減刑的考慮因素,顯然對社會抗爭者以至民運中人有啟發作用。

2014年雨傘運動前後,當「佔領中環」行動負責人堅持和平抗爭,一些人極其不屑,恨鐵不成鋼,痛斥三十年來和平理性抗爭無果,並且提出勇武抗爭,或者以武制暴,以求開創社會運動新模式,超越民主運動的主流組織。

但激進想法經不起現實的考驗。大規模武力行動在香港不僅是絕無僅有,社會多數人亦不接受以暴力改變社會,因此以勇武號召群眾,根本異想天開,脫離群眾,現實是圍爐爭暖、口頭勇武的多,不顧後果、付諸行動只是少數。

糟糕的是,在每次勇武行動之後,不僅道德高地盡失,更會招來執政者以加倍的暴力還擊。某些當權者更把握機會製造危機,炒作個別衝突事件,甚至上綱上線,視之為港獨份子有組織的叛亂行為,以嚴刑峻法對付參與者,毀掉他們的前途。部分青年人不深思孰慮,既無心理準備亦無組織支持,一旦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根本無法應對甚至自處,更不要說爭取社會支持,繼續勇武抗爭下去。幾年下來,當天以批判「和理非非」民主派為己任的勇武本土派,如今已經迅速泡沫化。

不過,和平抗爭者亦拿捏不準,往往誤以為沒有使用暴力,實際上闖過法律的界線。例如上述涉案的三位學生領袖,主張公民抗命,意圖以非暴力手段重奪被政府封閉的「公民廣場」,卻被法庭指為煽動或使用暴力。原審法官認為案件暴力程度不高,三人亦無意傷害在場警衛,因此雖然罪成,但判社會服務令或緩刑。上訴庭則認為三人導致他人受傷,加上此風不可長,所以需要加強刑罰,改判三人入獄六至八個月。

幸而終審法院指加強刑罰是新做法,並無追溯力,只適用於未來,遂裁定維持原判,但同意此案涉及暴力,並將嚴刑對付日後煽動或使用暴力的非法集會者,以起阻嚇作用。亦由於事涉暴力,終審法院認定三人的犯罪行為並不符合公民抗命的觀念,也不能以此為由要求減刑。日後同類罪行,刑罰由入獄八個月起計。

法庭擺平了問題,也嘗試為抗爭者指點迷津。判詞指出,依據政治哲學家約翰 • 羅爾斯(John Rawls) 的說法,公民抗命「是公共的、非暴力、發自良知的政治行動,抵觸了法律,而其目的通常是為了改變法律或者政府政策。」換言之,公民抗命分兩部分,首先是和平行動,不涉及暴力,其次是它的目的是改變不公義的法律和政策,而具體的方法,按法庭的理解,是通過自己受罰,讓大家看到法律、以至社會現況的不公義。因此,公民抗命者都願意接受懲罰。

終審法庭眼中的公民抗命是零暴力的觀念。行動只要滲入一丁點的暴力,抗爭的和平性質便受玷汙,不再屬於公民抗命。在「公民廣場」案中,三位學生領袖雖然主張和平抗爭,卻沒有意識到每個行動細節即使涉及少許暴力,便不可再自稱公民抗命了。

事件中兩人爬過三公尺圍欄再跳下「公民廣場」,無疑受傷風險最高是他們自己,但不能否認他們突如其來的舉動,可能導致在場警衛受傷,因此行動便帶有暴力成分。同時,警衛為阻止眾多示威者進入禁區,雙方難免發生肢體衝突,最後引致多人損傷。在法庭來看,三人雖然沒有傷人,但也需付上法律責任。

法庭的論斷是否過嚴,可以有不同意見,不過無庸置疑,這亦代表法庭尊重市民忠實表達反對不公義的法律和政策,抗爭者的表達方式即使違法,只要不涉暴力,都可考慮減刑。從社會抗爭者的角度看,減少抗爭代價固然是好,獲法庭認定是公民抗命,更有光環作用,他們可以親身的刑罰繼續彰顯制度的不公,也繼續爭取民心,累積力量,爭取改變, 相信這也是北京最害怕也最難駕馭的一著。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tym/com-02222018082830.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唐宋是個令人嚮往的時代|David Tang網誌|852郵報

2018-2-22 21:45

唐宋是個令人嚮往的時代。

唐首都長安,即今天的西安,是個如假包換的國際大都會,那裡有數之不盡來至中東、中亞跟東亞的人居住。有的,是來做生意,有的,好像日本的遣唐使,是來讀書的。如果把駐軍也算進去,人口達百萬人,及後的北宋的開封跟南宋的杭州也有這個規模。

在同一個時代的歐洲,倫敦、柏林跟巴黎,人口卻只有十萬左右,跟長安比起來,不過是個小鎮。

除了晚唐的一個時期,大唐之內的宗教可謂五花百門,基督教堂、拜火教壇跟佛寺,在大城市內隨處可見,你拜你的神,我拜我的,這種宗教自由一直延續到宋。而且宋室還有條祖訓,就是不殺讀書人,不會因為你的言論不中聽就DQ你的命。

與此同時的歐洲,卻是政教合一,你得罪了教廷,分分鐘被一把火活活燒死,所謂的witch hunt就是其中之一。

還有科舉考試,始於隋唐而盛於宋。你的老爸不用是什麼大官,只要你有本事考上了,就可以做官,一直爬上相位。與此同時的歐洲,卻是個貴族社會,你的老爸爺爺不是什麼伯爵男爵的話,你再有本事也好,上位的機會微乎其微。

還有海上貿易。唐代的廣州已經是個國際大港口,來至中東跟南亞的商船不絕,到宋代,中國商船更自己出海,一直跑到中東,而泉州跟寧波亦加入國際大港口之列。明初七下西洋的造船枝術,其實早在宋時札根了。而歐洲的大航海時代,還要等幾百年後才出視。

貿易需要又發展出金融。晚唐開始已經有匯票,即你在A存錢,拿了叫飛錢的東西,可以在B拿錢,不用一大袋金銀銅跟身,歐州要到幾百年後的十字軍東征之時才有這種玩意。還有,盛唐時發行的錢幣,不單流通於大唐,更流通於其他國家,大有今天美元的地位。宋代還發展出世界第一種紙幣,以應付liquidity不足的問題,而且更差點孕育出現代金融。那時的人均收入,幾乎肯定是世界第一,及後所謂的明清盛世,人均收入根本比不了唐宋。

跟著還有普及知識的活字印刷術,宋已經有了。同時間的歐洲人,除了聖經,卻沒有多少書可以讀,活字印刷術還要等幾百年才有。當然還有火藥,宋發明的,由元西征之時傳入歐洲。

以今天的角度來看,那時的中國當然不是什麼法治社會了,但唐律在那個年代來說,亦比歐洲任何一部法律先進詳盡得多。

總之,唐宋所處之國際社會,是個充滿競爭的地方,中國因此不敢怠慢。但蒙古的大元帝國橫掃亞洲以後的一千年裡,中國在東亞卻是一國獨大了,沒有了競爭的環境,心裡想的不再是力爭上游,而是怎樣打壓國人以求自己的政權千秋萬代,結果,歐洲一個翻身,中國就給大幅拋離了。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http://www.post852.com/243077/%e5%94%90%e5%ae%8b%e6%98%af%e5%80%8b%e4%bb%a4%e4%ba%ba%e5%9a%ae%e5%be%80%e7%9a%84%e6%99%82%e4%bb%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