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茉莉花外交︱黃一恒

【2017年04月10日 6:14 下午】特朗普的茉莉花外交︱黃一恒

美國總統選舉期間,唔識嘢嘅傳媒與二三流評論者,往往以甚麼「狂人」或亂講嘢嘅字眼去形容特朗普,我聽到得啖笑,嗤之以鼻。評價一個人,不能表面看他說甚麼,更要看他在關鍵時刻做甚麼。

選舉期間特朗普經常抨擊他的競爭對手希拉里健康有問題。然而,在出席911紀念活動時,希拉里真的暈倒在公眾面前,特朗普卻即時下令競選團隊停止在希拉里健康問題上造文章,這是何等聰明的做法!一來,特朗普避免給人話柄說他落井下石欠缺風度;二來,希拉里自己真的在眾人面前病倒,公眾自然會判斷她的健康狀況,也用不著特朗普及其團隊去煽風點火了。

由此可見,特朗普處事時拿捏準繩十分恰當,亦反映出特朗普的非一般外交能力。所謂外交能力,就是一個人能否透過一些小動作去表達潛在政治信息而不失禮,以及關鍵時刻的反應。

特朗普選擇在會見支那首領習匪近平期間,完成發射戰斧導彈轟炸敘利亞政府軍的行動,我打死都唔會相信這是巧合,分明係要落支那習匪和俄羅斯普京嘅面,殺習匪一個措手不及。而習匪對事件亦的確啞口,支那外交部發言人只是循例說說應透過政治協商解決爭議。面對某國政府軍使用化學武器殺戮平民這種重大國際糾紛,美國總統說做便做,支那首領則鴉雀無聲,誰有真正的大國風範,可見一斑!

特朗普與習匪夫婦初次見面時,只是大讚賤婦彭麗媛是大明星、大歌唱家(a great great celebrity, a great singer),可見特朗普對習匪沒甚麼好印象,感到習匪此人乏善可陳。而特朗普身為主人家,點講都好,唔可以失禮人,於是好聰明地選擇大讚習匪個老婆。這亦是西方人顯示自己有禮貌的慣常技巧,大家不妨學一學。初認識一個男人,想伸出友誼之手但又唔知講咩好,即管大讚佢身邊個老婆,對方一定受落。初認識一個女人,如果覺得佢好吸引,但直接讚佢靚又擔心會唐突和冒犯,那便讚她穿的裙子很美(What a nice dress!),這樣對方心裡亦一定會受落。

其實在西方世界,兩個男人要展示佢地堅係Friend,根本不用像支那人一樣兜兜轉轉耍嘴皮造文章,直接一齊打場友誼波就得!2017年2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到訪佛羅里達州Mar-a-lago別墅期間,特朗普特登在Twitter上載跟安倍兩個大男人共渡打高爾夫球歡樂時光的照片,可見特朗普想話俾人知,佢真心想同日本做Friend。而今天好明顯在告訴人他跟支那只是夾硬扮Friend,甚至只是迫於無奈地見面。

在跟習匪晚宴時,特朗普向記者說是一番話:「我們剛有一個長時間會談,但我沒有任何得著,絕對沒有!」(We have a long discussion already, and so far I have gotten nothing, absolutely nothing!) 有人說特朗普是在開玩笑,我倒認為他說的是真心話!對住流氓國家支那國,更要對住這個木納而僵硬的習匪,毫無趣味可言,亦牛頭唔搭馬嘴,根本冇咩好傾,談唔上任何得著。

無奈,支那國不管怎樣流氓,它始終是一個人口和經濟大國,而美國跟支那亦有千絲萬縷利益關係,幾唔情願,身為美國總統,好歹都要見見支那國首領。而特朗普身為東道主,習匪老遠跑來他的私人莊園拜訪,總不能讓習匪兩手空空回國。於是特朗普駛出他的秘密武器,派佢個外孫女,亦即是當今「美國第一女兒」Ivanka Tump個寶貝女,出來為習匪夫婦獻唱《茉莉花》,我事後看支那國的新聞,人人為此事而拍爛手掌。反正習匪身為支那人「皇帝」,其劣根性跟一眾支那人一樣,最緊要有面子,老美你俾足面子我,派個小妹妹來唱首支那歌,我們聽得開心,又理得你是否射導彈,或對我百般奚落。特朗普深明此道,搵個外孫女唱首《茉莉花》氹得習匪開開心心,回國亦對國民有所交代。

但支那人不要開心得咁早,忘記特朗普背後嘅陰濕嘢,咁多支那歌唔唱,偏要揀《茉莉花》?前國母宋祖英2006年在華盛頓肯尼迪藝術中心開演唱會,就以What A Beautiful Jasmine為主題,咁重要嘅美支外交事件,習匪夫婦冇理由唔知。特朗普特登叫孫女獻唱《茉莉花》,擺明贈慶,今日最開心果個一定係江匪澤民!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615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