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必自侮?- 陶傑 

蘋果日報 – 副刊


法新社

地球一體化,中國GDP大增長,中國人出外大爺消費,洋人笑面相迎,於是許多中國人天真地相信,從前被人看不起、踢屁股、像李小龍電影裏叫東亞病夫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
美國民宿拒絕一名美籍韓國女子投宿,理由是她是亞洲人。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因何亞洲人遭到歧視厭惡?因為亞洲最大的國家,並未因其經濟強大而令亞洲人有尊嚴和面上有光采,相反,卻因人數眾多大量外出,其本來的列寧模式社會制度以仇恨和自私為本,在西方產生左派之所謂文化隔閡,行為喧嘩無序,詐騙抄襲,當西方主流社會的洋人為傻瓜,致美國和歐洲沉默的大多數,對包括似強國在內的一切亞洲人之厭惡指數,與其GDP增長不幸成為正比。
伊斯蘭世界的膨脹,引起一樣的後果。三十年前,去歐洲國家和美加旅行,機場入境檢查寬和(對不起,我不會用「寬鬆」這類詞彙),公民之間互信互敬,瑞典、丹麥、挪威,還有荷蘭和德國,那時外來移民極少,城鎮夜不閉戶,地鐵和火車站沒有檢票員查票,在一個基督教的文化國度,經過民主自由和文藝復興,人人學會互相尊重,一齊靠本地公民的品格誠信。
其時在西方的亞洲人,不論留學還是定居,一來人數少,二來幸好中國尚未開放、日本人是四方的盟友,三來伊斯蘭世界的恐怖主義並未如今日中東移民四處擴散已輸入西方。沒有什麼地球一體化,但亞洲人,特別是亞洲女子,在文明的西方,西方人先假設你也跟他們一樣有良好的公民修養,而不是與今日一樣,剛見面先假設亞洲人是騙子和沒有教養的野蠻人。
而中東人男性蓄鬚,女人着罩袍,也沒有西方人心中先懷疑是恐怖分子。
三十年之間,出了什麼問題?不要聽信西方的白左,帶着莫名其妙的帝國主義罪疚情意結,拼命自我詛咒,認定是種族主義的白人出了問題。許多中國人和伊斯蘭族裔,看見白左如此咒罵西方,更不知悔改,厚顏無恥地與白左統一口徑,大罵主流社會。
二十世紀初,中國清末曾經有一個叫金陵福的魔術師去倫敦表演,哄動全國。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美國亞裔也出了一個李小龍。以前弱的時候,還能「令世界驚奇」(Amazed the world),現在據說富裕了,開始到處收購,還出口了一部電影「長城」,卻「令世界感到厭煩」(Annoy the world)。到底是誰錯得多一些?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411/1998608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