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的失言與忠言(時事評論員 桑普)

蘋果日報 – 要聞港聞


柯文哲繼批評香港的旅遊後,又再指香港「自由的靈魂都沒有」。資料圖片

台北市長柯文哲早前繼批評「香港小、沒甚麼好玩」之後,又表示「香港有甚麼好羨慕的?不只小,連選舉都沒有,自由的靈魂都沒有」。此言一出,在場的香港人「民主思路」理事黃梓謙立即舉手發言,表示不滿,認為儘管香港沒有民主,但如果沒有靈魂,就不會努力突破困境,思考如何為下一代做事,並且強調亞洲各地都有優點,例如香港市政系統早在20年前就已經有了,大家應該思考如何互相學習和合作。柯文哲聽完黃梓謙的發言,改口表示各國都有優點,台灣的國際化落後香港,GDP落後新加坡,台灣也有台灣本身的問題。
「香港小,沒甚麼好玩?」柯市長,香港陸地面積1,100多平方公里,台北市面積271.8平方公里,我請問:台北市顯然比香港更小,是否更沒甚麼好玩呢?用「小」來跟「不好玩」連結起來,一副很爽很解氣的樣子,符合客觀事理嗎?柯P覺得香港「不好玩」,大可舉例說明(例如的士司機及餐廳服務差、人口密集、住宅太小、高樓壓迫、貧富懸殊、髒亂吵臭等),彼此理性討論,香港人絕對虛心檢討,但這些問題絕對不是由於「香港小」所導致。一而再,再而三,「小」前「小」後,恭請柯市長站出來解釋為甚麼台北市竟然會「更小更好玩」。
香港小,也是可以很好玩的。麥理浩徑西貢東的大山大海、大澳的民居攤販、川龍的早茶點心,敢問柯市長知道多少?閣下爬象山、陽明山,能夠感受到身處浪茄灣、鹽田灣的恢宏氣魄嗎?苦樂在乎主觀的心,不在乎客觀的事,畢竟境由心造。鼠目寸光只窺見小格局,開懷觀察才看到大格局,二擇其一,完全取決於柯文哲的個人選擇。

大嘴行徑徒顯俗鄙膚淺沒錯,台灣的確自由民主多元開放,言論自由、出版自由、民主政制通通優於香港,但誠如柯文哲所說,台灣離法治理想仍有一段距離,理性討論公共議題仍有改善空間。更有甚者,轉型正義尚未完成,左右翼理念健康的論述交鋒仍未基本確立。反觀香港,問題是一大堆。自由風雨飄搖,法治負隅頑抗,人權備受蠶食,民主遙遙無期,共軍長駐香港,中共操控政局,特首只是假選舉、真欽點,這些方面的確遠遜於台灣,的確也沒有甚麼好羨慕。我完全同意。
但是,柯市長,你卻說香港人連「自由的靈魂都沒有」,恐怕是言過其實、無端挑釁,毫無意義地激起香港人的憤怒。這種「大嘴巴」行徑,徒顯柯文哲的俗鄙膚淺。這不是柯文哲說句「台灣的國際化落後香港,GDP落後新加坡,台灣也有台灣本身的問題」就足以緩頰。柯文哲聲稱香港人「自由的靈魂都沒有」,是個失實的指控。
如果回顧歷史,當台灣228事件、白色恐怖、自由中國事件、高雄事件發生之時,台灣又是否「連選舉都沒有,自由的靈魂都沒有」呢?當時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的確沒有,但是自由的靈魂又是否真的沒有呢?否則,又如何解釋雷震、陳文成、鄭南榕、呂秀蓮、陳菊當時的靈魂狀態呢?把「沒有民主選舉」跟「沒有自由靈魂」劃上等號,符合客觀事理嗎?
如果柯文哲能夠虛心一點,不以爭取民主路上的成王敗寇,作為有無自由靈魂的標準,那麼他就會發現香港的李柱銘、余若薇、梁家傑、梁國雄、黃之鋒、羅冠聰、許智峯、朱凱廸、姚松炎等一眾香港民主派、自決派人士,甚至其他本土派、港獨派人士,很多都是擁有獨立思想與自由靈魂。閣下可以盡情批評他們的某些主張、綱領、策略、態度,也可以批評他們無用、無能、無膽、無謀,更可以說香港人的自由與人權受到越來越多限制,盡情以「成王」之姿笑罵「敗寇」,但是如果閣下說這些人靈魂不自由,七一遊行示威市民的靈魂不自由,寫這篇文章的作者的靈魂不自由,恐怕只是自欺欺人。

桑普
時事評論員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11/19986792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