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與黑社會︱王丹

【2017年04月11日 10:38 上午】中共與黑社會︱王丹

什麼是黑社會?人與某一個群體有利益依存關系以及行為上的制約關係,這個人就很自然地成為這個群體的一員。如果這個群體利益的取得不符合社會倫理道德,不符合公開,公正程序,和個人行為規範不符合當時的社會公認的契約制度,那麽這個群體就是個黑社會群體 。而單一個人則就是黑社會成員。

基於上述論斷,中共這個組織,就具有典型的整體性黑社會特徵。其利益結構和行為表現為:

從利益的取得和分配看,打家劫舍是中共積累財富的最基本和最原始的手段,打土豪分天地,是中國社會幾代人仍然記憶猶新的口號。這個過程使所有的人變成無產者,此後所有個體利益的取得,必須依賴於這個社會控制體系的自上而下的計劃分配。這跟黑社會的利益取得及分配結構並無二至。暴力,是整個社會運行的常規手段。

個體喪失獨立的經濟地位,因此喪失獨立的人格,所有人的行為因受到這個集團的控制而出現盲目性。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首先確立了四項基本原則,所謂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很顯然,這個憲法,既是共產黨控制這個社會的幫規。這個社會的道德標準,是非觀念,行為準則多共產幫沒有約束能力。個人崇拜是典型的幫會文化。從成員結構上看,中國共產黨員是這個黑社會的骨幹份子。所有的黨員,只要你效忠於黨的利益,忠於上層幫主,則利益分配和權利享用就會有一定的保障,三心二意或者犯上做難則小命難保。這個集團的控制者實際上就是這個大黑社會的幫主。人民,則是被這個黑社會盤剝的對象。生存的需要使人們學會忍耐,屈從了暴力的淫威,並逐步適應了中國的黑社會環境,這是一種無奈的選擇。但一個特殊的現象是,一部分人在中共恩威並施的手段下,患上了斯德歌爾摩綜合症,對這個黑社會群體產生認同,甘願享受這個利益集團的嗟來之食,甚至是對這個黑社會集團感恩戴德。這是令國際社會百思不得其解的,也是中國社會很難發生根本改變的主要原因。認識到這個殘酷的社會結構,我們才有可能找到清理這個黑社會殘渣的基本途徑。對於黑社會而言,當今潮流,放下尊嚴,融入其中同流合污是很多人的選擇。我們有些人選擇了逃避,逃避當然也是一條出路。但只是為了逃避,還在這裏討論它就沒有什麽意義了。我們還應當力爭改造這個社會,只有從政治上改變中國政治的極權特征,才能實現去黑社會化,建立正義的法治社會。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617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