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談論下死刑和死囚︱吳廣明

【2017年04月12日 11:50 上午】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談論下死刑和死囚︱吳廣明

最近,台灣因為多宗的兇殺案,也引起台灣人對「廢死」的看法,過去一年,經常和一些台灣朋友討論關於死刑的問題,然而,廢死更被政治操作,香港人稱之為「抽水」。有關台灣的問題,另文再討論。說回香港,於1993年4月23日,立法局通過修改法例,正式廢除死刑,以後所有罪行的最高刑罰只可判處終身監禁。

根據紀錄,原來最後一名被執行死刑是一名越南藉人士,姓名是黃啟基,他是在1966年7月3日,在深夜潛入一間公司爆竊時,殺害保安陳建生,最後被7名陪審員一致裁定謀殺罪名成立,法官依例判處他繯首死刑,但由於英國於1965年已經廢除死刑,故代表黃啟基的御用大律師貝納祺 (Brook Antony Bernacchi)上訴至最高法院上訴庭及英國樞密院,要求推翻死刑判決,不過最終亦未能推翻判決,黃啟基於1966年11月16日執行其繯首死刑的刑罰。

繯首死刑,通常於清晨時份,監獄職員在量度死囚的體重及俗稱「度頸」的頸項長度後,便會將合適重量的沙包繫於死囚腳上,並將麻繩套於頸項。當行刑者將扳手拉下,死囚下的活門便會開啟,令沙包墮下,麻繩便會纏著死囚頸項,令頸椎骨因受壓折斷而氣絕身亡。最早期的死刑因希望達到更大的阻嚇作用,會安排過程以公開形式進行,其後因人道關係才改於監獄內執行。

雖然香港法例仍然保存死刑的刑罰,但是法庭判決時亦會依據法例判處犯人繯首死刑,但因當時所有被判死刑囚犯皆會自動由英女皇伊利莎白二世赦免,故各死囚便改為終身監禁。直至1993年4月,當時的香港立法局以三讀通過修訂法例,轉以終身監禁,而根據香港法例,多年來的死囚死後亦會安葬於赤柱監獄的死囚墳場內,然而,死囚的墓穴均沒名沒姓,只有編號和出生年月日。後來,據所知道,很多都交由親友處理,沒有親友就會送到沙嶺安放。

原來,香港有死刑執行超過一百多年,1937年開始,所有死刑都在赤柱監獄進行,大家有興趣了解這些歷史,歡迎到懲教署博物館參觀,我真正是沒有帶過死囚,但在新人實習期間,我是被派到祠堂的死囚倉工作過一兩天,死囚行刑也在死囚倉的二樓的一旁。雖然是一兩天,但見識到,死囚和其他犯人的分別,第一個給我看到的分別就是所吃的煙,他們是有牌子可以選擇,他喜歡吃那種牌子都可以。另外,他們是有較多的娛樂道具,例如啤牌等。一些很有名氣的「大哥」,他們的囚室是放了很多「古靈精怪」的物品,師兄交帶,搜查時要小心。由於我沒有真正處理過死囚,但聽一些前輩師兄所講,這些人很多都有「拼死無大害」的心態,真的要很技巧處理。

記得當年所見到的死囚,名字就後來才知道,主要是1993到1997年,再以幫辦身份調到祠堂再遇這些曾經被判死改為終身監禁,當然,他們一些更是直接被判終身監禁,他們很多都已經徐徐老去。也看不到他們的氣焰,除了一些還年輕的犯人,剛好我所看管都是較年紀大,也算是聽話的一群,主要他們是希望盡快得到釋放,真心,最快也必要坐20年或以上。除了一些求生的而又受了一段時間的較為會珍惜。其實,一些人可能覺得自己的罪孽心重,也經歷過兩位犯人求死而離開人世。

其實根據較新的法治觀念,一下就處決一個人是有點危險,因為,若果是冤獄的話,真的永遠都不能推翻,或者翻案。無論對死者或者被屈的兇手,永遠都不能得到沉冤,當然,殺人填命理所應。當然,每一個國家和每一個地區都有獨突的要求,因此,也不能將香港的一套運用過去。但有一點就是,幾十年來,香港不因取消了死刑而發生更多更殘酷的謀殺案。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622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