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田北辰的獨立建制派幻想


立法會議員田北辰宣佈退出新民黨的消息不讓人意外。政圈近幾個月來早已喧傳他跟黨主席、行會成員葉劉淑儀意見相左,貌合神離並萌生退意。特別在去年立法會選舉後田北辰出馬角逐立法會主席職務,四出游說建制派包括新民黨同事如葉劉的支持。可是,北京已欽點梁君彥接曾鈺成班當主席,建制派很快就全部歸隊支持,連葉劉也不例外,拒絕支持田北辰,令他非常失望;田北辰選擇葉劉完成她的特首選舉工程後才退黨已算「好來好去」。

形同扯線公仔 概念矛盾根據田先生的解釋,退黨是因為想多些堅持自己的原則理念。不希望因為人情或關係放棄原則。他又強調自己成為獨立建制派以後不會放棄愛國愛港立場,會跟中聯辦保持友好但也會保持距離。田先生不是第一次退出政黨,年前他同樣因意見不合、不開心而離開自由黨,並在2010年與葉劉等組建新民黨。今次再因「政見不同」脫黨也許反映他個人同樣有性格。
田先生最終是因為不想居於人後還是理念不同退黨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只是,他說自己離開新民黨後將扮演獨立建制派議員的角色不但反映他對兄長田北俊的遭遇全不了解,更顯出他政治上的不成熟,完全落後於政治情勢。
首先,所謂獨立建制派議員本身就是個自相矛盾的概念。在北京強控制下,香港的建制派全都是它的棋子及扯線公仔,要按它的指示辦事,要依它的政治需要投票,不能公開表示不同意見。換句話說,所謂建制派跟橡皮圖章沒有分別,北京要你贊成的時候就贊成,反對的時候就得反對,連棄權也不可以。像這樣的議員根本形同傀儡。田北辰先生說要當獨立建制派等同說要做獨立傀儡,這不是有點莫名其妙嗎?
何況經過五年「梁振英之亂」後,西環已儼然成了香港的管治核心,不但重大政治問題要管,各級選舉要管,連立法會內的拉票箍票它也在操盤。政改一役,建制派議員忽然離場令方案被大比數否決,他們事後第一時間到中聯辦交代、解釋已可見誰是主子。今次特首選舉,建制派選委在西環奪命追魂call下紛紛「跪低」,票投林鄭同樣反映這無情的事實。

隨時步兄後塵被邊緣化到七月一日林鄭月娥上場,西環作為香港政治重心的角色只有更鮮明,中聯辦官員對建制派政團及議員的控制只有更變本加厲,田北辰想有獨立的意見,想跟西環保持距離只怕不可能,弄得不好隨時步他哥哥田北俊後塵,被北京視為「壞孩子」而被懲罰及邊緣化,最終逼得淡出政圈。
事實上田北俊的遭遇該是對田北辰的最佳提醒。人稱田大少的田北俊向來是建制派大黨自由黨的核心成員又當過行政會議成員,自回歸前已是北京拉攏的對象。而田北俊本身雖然有點桀驁不馴,但向來沒有懷疑過一國兩制方針,也沒有脫離愛國愛港立場;在政制發展步伐上跟北京的看法也很相近。當然,田北俊是個意見鮮明的人,例如對梁振英的倒行逆施就深惡痛絕,過去幾年一直因為他撕裂社會挑動矛盾而口誅筆伐,甚至要求他考慮辭職。要說獨立建制派,田北俊算是比較接近,至少敢於保留自己的不同意見。可田北俊的下場如何呢?先是被北京公開羞辱,褫奪他的全國政協委員身份;然後是向自由黨其他成員施壓,令田北俊不再主導黨務,升上神枱成為榮譽主席。田北俊提出了一點點不同意見,保留了一點點獨立思考的空間就被清算,就被邊緣化,田北辰想當一個獨立建制派換來的只能是類似的結果,甚至更糟也說不定。
顯而易見,這個年頭建制派議員實在不好當,不能有甚麼原則、理念,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只能按西環的吩咐辦事。奉勸田北辰先生還是丟掉幻想吧,香港是沒有獨立建制派這回事的!

盧峯
周一至周六刊出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12/1998801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