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的低潮與明憂(文:蘇鑰機) (09:11) – 20170413 – 文摘 – 即時新聞

2017/4/13

香港記者協會在上周發表了最新的調查結果,新聞稿的標題為〈香港新聞自由略為改善 但仍未合格〉。而之前一年的報告標題是〈香港新聞自由持續惡化 記協憂劣勢已成〉。可以說,香港的新聞自由正面臨低潮,及在多方面均有明顯憂慮。

新聞自由指數情况嚴峻

記協的調查發現,香港新聞自由指數在2013年至2016年期間,公眾人士方面的評分分別為49.4、48.8、47.4、48.0(以0至100分為準則)。新聞從業員的相應評分則是42.0、38.9、38.2、39.4。看過去4年的走勢,前兩年均有下跌,上一年則稍有回升,公眾人士和新聞從業員的評價走勢相同,但公眾的評分較高,新聞業者的評價明顯較低。

去年的評分表面看來是上升了,但升幅甚微,而且上升幅度只在統計學誤差範圍內。分數的數值偏低,無論是公眾還是業界的評分,均未達50分的及格線,特別是新聞從業員所給的分數近3年均不到40分,可說情况嚴峻。

業界認為自我審查更為普遍

香港新聞自由指數由10條問題組成。相比之前一年的調查結果,公眾對新聞界自我審查情况的評分略有改善,對新聞界獲取資訊的困難情况也較為樂觀。而新聞業界本身對獲取資訊的困難卻有更負面的評價,但對香港新聞傳媒立場取態多元化程度則認為增加了。

公眾在評價新聞自由時的主要考慮因素,依重要次序的前6個是:記者採訪時的人身安全、新聞傳媒的自我審查、法律保障、中央政府、特區政府、新聞傳媒獲取資訊的困難程度。新聞從業員的考慮因素卻不一樣,最重要的4個因素依次是:自我審查、傳媒老闆、特區政府、中央政府。雖然大家均認為自我審查是主要因素,公眾對它的評分為5.5分(滿分是10分),新聞業者的評分卻有6.9分,顯示業界認為自我審查更為普遍。

事實上,公眾評分最低的項目是老闆或管理層向員工施壓而影響編採自由;認為情况最好的項目是新聞傳媒的監察功效。業界方面,他們評分最低的是傳媒自我審查和老闆向員工施壓;認為最好的則同樣是傳媒發揮監察功效。

公眾和業界在個別項目評分中,最大差距的有兩項,其一是傳媒自我審查,其二是香港法例對採訪的保障。記者明顯認為自我審查情况嚴重、法例對採訪保障不足。此外,新聞從業員在工作中對兩項最不滿,分別是高官回應傳媒查詢時的態度,以及香港政府操控傳媒報道新聞資訊。

記協的新聞自由調查中,其實有不同的量度方法,主要的是如上所述用10條問題來建構新聞自由指數,還有的是直接詢問公眾及業界對新聞的自由度及滿意度,評分由0至10分。從附圖可見,不論是公眾還是新聞從業員,他們對香港新聞自由程度及滿意度的評分走勢,和仔細計算的新聞自由指數走勢相同。

新聞自由程度表面看來還可以,公眾所給的分數有6分以上,而業界評分則在5分以上。但滿意度的評價就較低,公眾的評分只有約6分,業界更不到5分。可以說,大家對香港新聞自由程度評價一般,而且並不算滿意。

新聞自由正面對各種挑戰

在記協的調查,過去3年每次均列出6至7件可能影響新聞自由的事件,讓新聞從業員評價它們是否有損香港的新聞自由。在這19宗事件當中,大部分(14宗)和新聞傳媒本身有關。當中6宗涉及新聞工作者作為整體,例如採訪時遇襲、被拒採訪、一些傳媒機構倒閉等;也有涉及個別新聞機構。

這些影響新聞自由的事件中,涉及新聞機構以外的主角多是特區政府,包括政府的電視發牌政策、處理網媒的採訪權、是否起訴向記者施襲的人士、發放資訊的安排等。此外也包括香港記者在內地採訪時所遇到的困難。

總括而言,香港新聞自由正面對各種挑戰,對內有自我審查和老闆管理層的干預,及傳媒業經營困難帶來的工作壓力;對外包括採訪時受到人身安全威脅,以及獲取資訊時面對的各種問題。特別是有關特區政府方面,能否盡快回應各方訴求,推出「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開放專業網上媒體的採訪權,均是大家關心的議題。新聞自由是社會的重要指標,涉及全體市民福祉,大家都應該出一分力,希望將來對它的評分能明顯上升。

作者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社會科學院副院長

[蘇鑰機]

(原文載於2017年4月13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413/s00022/149204586077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