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聯航逐客博弈論

蘋果日報 – 副刊


聯合航空公司驅逐亞裔美國華人事件,成為商業史上最大的公關災難。
這是行政管理學珍貴的一課,將來會收入大學課本。首先,機長會不會在二〇一七年的今日,得到機組人員公然協助,膽敢憑肉眼和個人偏見,在機艙內選擇黃皮膚的這位美國籍越南華裔醫生,將他趕下飛機?
不要忘記今日西方處於「政治正確」專制的時代。要這樣做,明目張膽,會干犯種族歧視的刑事法律。而且機艙內有百多乘客目擊。憑肉眼向一個亞洲乘客一指,令其下飛機,爆發衝突的機會極高,民意會支持這位乘客,機長要干犯職業的風險,面對巨額賠償,而且會將公司的聲譽全盤敗壞。尤其機長必然知道,今日手機盛行,任何公開種族歧視的行為,極度可能會被偷拍下,全世界網絡見。
事後管理層之員工的信件還公開了,公司支持機長的做法。這是美國,而不是必須與民意和常理頂逆對幹的亞洲強國,今天是二〇一七年,不是一九一七年。在邏輯上,可以推論,機長當時必定遵循了一切認可的「程序」,包括其中最關鍵的一步,就是由電腦抽樣選取決定哪四個乘客應該成為犧牲品。
在行政官僚學上,只有經歷過程序、遵照守則的,至此理直氣壯,會振振有詞,覺得自己沒有錯。至於電腦如何選擇犧牲品,則軟件的設計者,相信早已將標準輸入,也就是說,不是登記最遲的,就是機票最廉價的那幾個,必須退位。此一程序,屬於另一個部門,與機長和機組人員的判斷無關。
既然各大航空公司都有超額售票的利潤經濟學,起飛前命令乘客下機,也是這個行業的「正常現象」;既然飛機如輪船,機長和船長有生殺大權,則在此一處境之中,判斷是非的關鍵,就是到底機長有沒有經歷了電腦篩選的程序。如果有,那就是「制度」的錯。
而機長膽敢叫來警察,亦必有所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無端端叫警察來做什麼?在致員工的信中,公司指責這個亞裔醫生當時情緒衝動,言行挑釁,所以要叫警察。言下之意,這也是「程序」所須。
因此,可以說此一悲劇,源自於現代世界,人性沒有了,一切只依賴於「程序」和「守則」,與「種族歧視」無關。四名航空公司員工必定要佔有座位,也一定是「有關規定」,應該是工會的要求。
當然,如果電腦抽中的是四個穆斯林,兩個男人留有長鬚,兩個女人穿着罩袍,偏偏這四個都買了廉價機票,偏偏這班機超額買了四張,偏偏電腦的意思,誰也不驅逐,就選了這四個。不如你問:換了如此處境,機長敢趕人嗎?

這才是最引人入勝的問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413/1998834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