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心女捐肝】復活(文:楊岳橋)

明報 文摘

即使真的有其他死而復生的案例,但耶穌可說是世上最著名的一位復活者。他復活,我們放幾天假,這稱得上是雙贏。

現今醫學當然未能令死了三天的人復活,卻已能做到另一種意義的復活:器官移植。過去幾天,全港都被捐肝事件所觸動,不少人問法例為什麼那樣鐵板一塊,為什麼就不能酌情讓離法定年齡只有三個月的女兒完成救母心願。

的確,「三個月」會令人有「不近人情」的感覺;然而這條法例的原意,是保護未成年人,避免他們因心智未成熟、欠缺周詳考慮下作出捐贈器官的決定,法例也沒有賦予任何人有放寬年齡限制的酌情權。Michelle未能捐肝救母,我們也無可奈何。

而其實在此期間,黨友郭榮鏗暗中奔走,先跟政府、立法會主席、各黨派議員同事互通聲氣,再在周三晚夤夜起草了緊急法例,臨時將法定捐贈年齡降至十七歲,並且設下「日落條款」,法定年齡在五月一日便會回復至十八歲。這條為Michelle度身訂做的法例,得到局方、律政司、大主席、民主派和建制派同事一致支持,只等周四大會重開便可立即三讀通過。

這,相信是本屆立法會首次的「真.跨黨派合作」。很多人感覺到香港已死,希望這次大家不分你我、雙方卸下壁壘的小舉動,能多少減輕這種心理陰霾。

也有很多人問:修例賦予醫生和器官捐贈委員會有酌情權不是更一勞永逸嗎?修改器官捐贈年齡具有一定爭議性,牽涉酌情權就更會引起醫學倫理的激辯,必須要花長時間諮詢、討論,也必然不能在短時間內得到各方支持——然而今次人命攸關時間迫切,Dennis的修例,可說是「法律不外乎人情」的另一種體現。

更幸運的,是有有心人作出更大的舉動,願意與陌生人分享自己的身體。阿甄,多謝你,你的善舉,是香港人的強心針。

醫院也透露,在阿甄挺身而出時,其實是有適用的屍肝,可惜死者家人拒絕捐出。其實,捐出器官讓別人有機會重生,固然是一種復活;離世後能憑着身體的一小部分遺愛人間,又何嘗不是另一層意義的復活?

「中央器官捐贈登記名冊」現時已可在網上登記,花幾分鐘填完,把意願告訴家人,是這個復活節最應節的活動吧!

(原文載於2017年4月16日《明報》副刊。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416/s00022/149231841810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