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阻朝鮮核試驗 制裁中國的銀行是關鍵?

東北亞局勢緊張,專家說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雖然近日都說要阻止朝鮮發展核武及導彈,但都沒有談及長期以來存在於美中兩國間不為人知的祕密。(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東北亞局勢緊張,專家說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雖然近日都說要阻止朝鮮發展核武及導彈,但都沒有談及長期以來存在於美中兩國間不為人知的祕密。(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大紀元2017年04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達編譯報導)東北亞局勢緊張,專家說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雖然近日都說要阻止朝鮮發展核武及導彈,但都沒有談及長期以來存在於美中兩國間不為人知的祕密,即中國金融機構在協助朝鮮方面扮演關鍵角色。

美國政治網路媒體Politico報導,朝鮮多年來無視美國及聯合國的制裁,通過「前沿公司」(front companies)、空殼公司及第三方國家的企業,取得零部件、技術及資金,持續發展核項目,而中國多家銀行及企業在這方面扮演著關鍵角色,特別是將朝鮮和全球金融體系連繫在一起。。

早在1960年代,中國實體就開始協助朝鮮發展大規模毀滅性武器(WMD)項目,而且不是只限朝鮮及WMD。根據美國情報部門和執法部門的數據,中國的個人和公司還向伊朗、巴基斯坦、敘利亞等國提供大量關鍵零部件和技術,協助開發核項目和生化武器。

專家:中共反對二級制裁 意在保護中國金融機構

三名退休國家安全官員告訴Politico,多年來雖然美國聯邦政府反核武擴散專家一直在提醒,中共協助朝鮮和伊朗快速發展核項目,事態已到了嚴重的程度。但是,過去三任總統克林頓、小布什及奧巴馬選擇不公開這件事,並且一再地接受中共應允會協助終止朝鮮核項目的承諾。

一些官員表示,儘管東北亞局勢緊張,川普習近平說會聯手遏制朝鮮,但他們擔心川普政府仍會步過去三任總統的腳步。朝鮮16日在美國副總統彭斯抵達韓國前,發射一枚導彈,升空後幾乎立即爆炸,很明顯是另一次挑釁。

最近幾個星期,白宮官員已經開始思考遏阻朝鮮的所有選項,除了軍事行動以外,還包括對中國的個人及機構採行二級制裁(secondary sanctions),特別是制裁中國的金融機構。

一些前反核武擴散官員對此表示歡迎,不過他們說,過去美國也曾考慮採取這項作法,但最終都因北京的反對而放棄。北京反對二級制裁的理由是,會破壞朝鮮的穩定,傷害朝鮮人民。

前CIA東盟和太平洋副主任懷爾德(Dennis Wilder)說:「過去,每當我們提議對中企採行二級制裁時,北京就答應會加強對朝鮮施加壓力」,「這是北京非常擅長的手法,以打壓朝鮮換取我們不制裁中企」。

「你可以想像,如果美國財政部將中國最大的銀行『中國銀行』納入制裁名單,北京一定會擔心中國人民會搶著提款,其它銀行也會結束或者放緩和中國銀行的交易。」懷爾德說。

位於北京的中國銀行。(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位於北京的中國銀行。(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中國銀行紐約分行的一名官員表示,對該銀行是否協助朝鮮軍備計劃不予回應。

數名前美國官員說,如果美國要制裁協助朝鮮的中國個人及金融機構等實體,會有數十名個人及機構上榜。

懷爾德說,財政部多年來一直在整理這份制裁名單,這是一份已準備好,立即可以公布的名單。

截至目前為止,和朝鮮有往來的中國金融機構沒有被列入制裁名單。奧巴馬卸任前,財政部官員在參議院聽證會承認,他們沒有制裁中國大陸和朝鮮有往來的銀行。

民主防禦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資深研究員魯吉羅(Anthony Ruggiero)表示,「直到我們確實準備好面對北京挑戰時,我們才能認真地對待制裁朝鮮這件事,最大的問題是,我們是否有政治意願。」

「我能理解在習近平踏進海湖莊園之前,我們不想制裁中國實體」,魯吉羅說,「但是川習會後呢?」

國會參議員聯名致函財長 籲請鎖定中國的銀行

今年2月,美國國會6名參議員聯名致函給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籲請川普政府加大力度打擊中國的實體,以及找出這些中企在協助朝鮮方面的作用。另外,請財政部採取行動,鎖定中國的銀行及其它實體,切斷朝鮮獲取資金的管道,遏阻其發展核項目。

這6名名參議員分別是德州克魯茲(Ted Cruz)、科羅拉多州加德納(Cory Gardner)、賓夕法尼亞州托米(Pat Toomey)、喬治亞州佩德(David Perdue)、北卡羅來納州蒂利斯(Thom Tillis)和佛羅里達州盧比奧(Marco Rubio)。

他們在信中說:「現在是核武擴散和戰爭一觸即發的關鍵時刻,我們不能再空轉而不作為」,並直指中共黨營金融機構,包括中國最大的銀行「中國銀行」(Bank of China)都在幫助平壤獲取資金。

他們也提到,除了丹東鴻祥(Dandong Hongxiang Industrial Development Ltd.)外,還有很多中國的實體協助朝鮮,包括中國海運集團(China Shipping Group)及88 Queensway等。

去年9月,美國司法部和財政部起訴及制裁丹東鴻祥,指控其與朝鮮進行五億多美元的貿易。美國前任官員表示,這個案子很敏感,因為丹東鴻祥的幕後控制者,是支持朝鮮核項目的中共黨員。

魯吉羅表示,美國司法部起訴丹東祥鴻是正確的,但由於北京不願意給美國提供有關這件案件金融往來的數據,司法部並未起訴任何可能涉入其中的中國金融機構。

克魯茲等參議員在信中說:「雖然財政部制裁丹東鴻祥及其員工,凍結資產,但這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需要有堅定、持續和充分資源,進行調查、揪出和制裁在這個中國、中東和其它第三國的公司和銀行網絡中的個人及實體,它們為金正恩政權提供資金、協助核武擴散及違反(聯合國)制裁。」

參議員表示,所有必要的法律都應到位,特別是要追蹤多家中國的銀行,包括中國銀行,因為它們被質疑蔑視美國及聯合國的制裁措施,協助朝鮮發展核項目。

他們指出,以丹東鴻祥的案子為例,「與其說是美國行政部門的不作為,不如說是政府缺乏政治意願」。

多年來,負責反核武擴散的官員一直要求深入調查採購網絡,以確定北京是否積極參與或者以其它方式涉入,協助朝鮮發展核武。

中共表面支持 背地容許擴散核武

過去25年主管國際安全和防止擴散的高級官員范迪彭(Vann H. Van Diepen)表示,儘管中共過去幾十年積極資助擴散WMD,近年來比較謹慎,以致美國並不了解其支持程度。

表面上,中共支持聯合國打擊WMD的某些決議,但是背地裡一直容許在大陸境內支持WMD活動的存在,沒有阻止它所知道的積極幫助朝鮮的中企或金融機構。

「有些人認為這些並不是中共支持的活動,我們無法確定這個說法是否為真,但是可以確定的是,中共並沒有優先打擊這些活動」,范迪彭說,「然而,這些活動已持續20多年了,即使參與者已經被點名。」

范迪彭說:「隨著時間的推移,現在它已經是一個選項,你會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至少只要他們(當局)有意願,就會採取行動。」#

責任編輯:蘇漾

http://www.epochtimes.com/b5/17/4/17/n9044920.ht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