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習近平老弟商榷(十九)(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羅宇)

蘋果日報 – 要聞港聞


特朗普上任後,中美領袖首次會面。資料圖片

習老弟,你旋風訪美,與特朗普總統單獨談了七個小時。走時,兩邊都說談的很好,但具體怎麼好,外界知道的很少。使我興奮的是,你開啟了中美之間社會和人文層面對話機制。社會和人文層面就是意識形態,你總不會去跟美國人談馬列主義吧,也不會談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吧?美國人只會談自由、民主、平等的普世價值。
中美意識形態的根本衝突,就是專制和民主的對立,如果能在意識形態層面上開啟對話,就為中國逐步有序的引入民主政治開啟了大門。引入民主制度,中國就找到了逐步解決一切問題的根本辦法。言論自由,當然就沒有報禁了;信仰自由,當然就沒有黨禁了。有人說,這樣中國就會亂,會有上千個黨,世界所有民主國家都不亂,為甚麼中國民主化了就會亂?司法獨立,才有依法治國;官為民選,才能根除腐敗;再有一條,軍隊國家化。有了這五條,中國就進入了現代文明,世界也會和諧很多。
習老弟,你既然可以和美國人談社會和人文話題,為甚麼不可以和海外民運人士談呢?這都是些追求自由、民主、平等普世價值而不為一黨專制所容的人,你如果決心把中國引入世界民主大潮,這些人都是真心實意支持你的精英。
特朗普送給你的大禮就是精準打擊了反人類罪的阿薩德政權。但江澤民政權反人類罪比阿薩德還邪惡,卻仍在中國繼續。美國國會去年通過343號決議,呼籲中國政權停止活摘人體器官的罪行。你在餐桌上對特朗普打擊阿薩德的回應令人欣慰,現在又開啟了人文層面的對話,你如何回應343號議案?你為甚麼還不叫停江澤民建立的國家犯罪系統?
你說了很多動聽的話,卻看不到甚麼進步的行動,而國內違反國際準則的惡行又層出不窮,所以好多朋友說你不是真心開啟社會和人文層面與美國對話。我則說:如果習總不是真心,他為甚麼要提這個話題呢?如果是美國人提的,他可以不接嘛。現在大家拭目以待的就是你派誰來、談甚麼。大家的期盼是你把普世價值逐步有序的引入大陸。果能如此,你有機會成為歷史偉人。也只有做了這件事,才能成為歷史偉人。

羅宇
中共開國大將羅瑞卿之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18/199932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