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旁觀旁觀的樂趣

蘋果日報 – 副刊


美聯社(Alex-Brandon)

朝鮮半島局勢緊張,舉世欣然旁觀。
「狂人總統」準備出手轟教北韓,對於西方反川普的左翼知識份子,這件事是悖論(Paradox)的新例,令他們很困惑。因為川普早已被定性為「美國的希特拉」,現在,希特拉準備出手了,但「受害人」不是波蘭,不是猶太人,而是北韓及共產主義的「金將軍」。
在幾十年慣於黑白對立的左翼大愛理論腦袋裏,他們不知如何「論述」此事。他們礙於其對川普的固有仇恨,無法為一名美國版的希特拉拍手叫好,但卻又無法聲援金正恩。忽然之間,「雞蛋與高牆」的二元理論全部報廢。
本來,真正的受害人應該是長期飢餓,卻因被西方制裁而命運更慘酷,一打仗更必集體做炮灰的一千八百萬北韓平民。本來「雞蛋」就是這一類,但如果「知識份子」聲援「雞蛋」,則必須反對川普動武。然而川普不動武,則又是縱容暴君。川普到底是左派還是右派?是希特拉還是解放者?如果問他們:川普跟金正恩開戰,身為左翼知識份子,你支持那邊?希望哪方得勝?左翼「知識份子」只有裝聾作啞,他們很尷尬,因為他們的論述騙術遭到拆穿,只能以「兩個瘋子打架」推擋過去。
另一個發笑的看點,當然輪到中國人的態度。狂人大軍壓東北亞,凡炎黃子孫,有記憶而兼有血性者,即使金正恩核爆不聽中國話,「兩害相權」,在「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事業裏,「金三」只是「人民內部矛盾」,理應支持「用鮮血凝成的友誼」的金將軍和朝鮮人民。
但是半世紀過去,鮮血凝成的民族友誼承諾沒有兌現。原來其實中國人更真正享受「中美兩國平起平坐」、「中美聯手維持東北亞均衡」,甚至「中美聯手力壓金正恩」的一份民族榮耀。川普深明此理,用一塊精美的朱古力蛋糕,用一句「我喜歡習主席」,成功操控了中國人的情意結。他深明中國人對美國的戀慕、幽怨、嫉恨、恐懼、自卑,加上一點點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讓中國人感到「特朗普向我們示好」而感受到歡欣。
川普既然早被美國人定性為「種族主義者」(Racist),以他那副傲慢的尊容,該金髮大亨,會將中國人當做跟白人平起平坐的同一等級,還是Just another piece of x,你問問美國的左派,哈哈,他們會告訴你真話的。
狂人希特拉動手了。他是小丑?他是瘋子?還是這個世界的旁觀者才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9%99%B6%E5%82%91/art/20170418/1999266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