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立房屋新政的第一個核心問題 – 社政聯想: 鍾劍華 – am730

 
要長遠為香港的房屋政策及香港人現時的住屋困境找尋出路,就必須要先確認上文提到的三個前提。即是說要承認土地有限,本地人口的住屋需要已經很大;要承認住屋權是基本的人權;也要承認房屋只能透過本地供應而不能從海外輸入。

在確認了這三個前提的基礎上,先不爭論政府的資助房屋及私人物業市場的角色及所佔比重,房屋政策就應該要以解答兩個核心問題來訂定拖政的準則,也從而在各種政策選項中作出政策決定。

第一個核心問題是「房屋為何而建」。在當下的香港,很多人都在強調房屋的「商品」屬性、也強調房屋作為「投資項目」及作為「資產」,但因而往往就是忘記了,房屋的首要作用是讓人得以安居。就算不排除上述說法,建屋的首要目標,應該是要讓有住屋需要的人使用,其他都只能說是房屋的「衍生作用」。公共政策不能夠因噎廢食,不能夠本末倒置,不能讓目標轉移,把衍生的作用變成主要的作用。
 
有人在提交最新一期居屋的申請表時說,不介意遠一點,選擇梅窩的居屋,是「因為看好梅窩的樓市前景」。從這種觀念,已經可以看得出在香港社會,這一種把房屋的作用本末倒置的問題已經病入膏肓了。

因此,房屋新政要撥亂反正,要重新確立其首要目標,就是要保證所有本地生產的房屋都應該以「使用」,即讓人居住,作為首要的目標,這個目標應該凌駕所有其他考慮。在供應有限不能輸入,而住屋需要壓力大的前提下,如果有人要以「投資」於房屋為資產增值的話,就算不完全禁止,也應該盡量壓抑這一種誘因,而因此而得到的回報,也應該大幅度回饋社會。而買樓收租的人,也必須保證其持有的物業要在市場上流通,要讓有住屋需要的住戶使用。而其得到的租金回報,也應該要向社會繳納比所有商業及投資活動更高比例的稅款。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7%a2%ba%e7%ab%8b%e6%88%bf%e5%b1%8b%e6%96%b0%e6%94%bf%e7%9a%84%e7%ac%ac%e4%b8%80%e5%80%8b%e6%a0%b8%e5%bf%83%e5%95%8f%e9%a1%8c-7463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