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評論】補撕裂捉錯用神 民主派方寸大亂

一場特首選戰,曾俊華以修補社會撕裂、香港休養生息為號召,民望迅速爆紅。

林鄭月娥其後當選,但民望低沉,亦不得不拾人牙慧,大喊修補社會撕裂,以洗脫梁振英2.0的臭名。奇怪的是,泛民黨派本可乘勢追擊,向林鄭施加壓力,卻竟然毫無部署,而且捉錯用神,可謂與社會民情嚴重脫節。

其實林鄭所謂修補,在西環治港的形格勢禁下,只可能是小修小補,頂多在扶貧助弱方面多費點氣力,勞工福利又加多一點點而已。任何涉及制度的改革,不要說政制改革,單是個別政策,由大陸地產商炒高香港樓價、地鐵票價有增無減、最低工資立法以至新界原居民非法炒賣丁權、高鐵“一地兩檢”、特首出任大學校監等等,相信林鄭只會原封不動,不敢動既得利益者的半點皮毛。

泛民應該看準林鄭的虛實,以社會團結為大前題,要求她反省過去五年政府施政的不善,並且與梁振英割蓆,再提出改善建議。又或者,由她委派獨立的調查委員會,整理五年來社會撕裂的因由,深入檢討政府施政不足之處。

若她不願意,那就更好。泛民大可發動民間集思廣益,通過學術研討會、公聽會、輿論分析、民意調查等途徑,作出總結,指出問題的癥結。

當然,泛民中人或會認為上述多此一舉,因為社會撕裂的原因清楚不過,除了梁振英個人所致之外,更源於北京對香港的政策。簡言之,北京一面拒絕真普選,確保政治控制權,一面以經濟吸納香港,處處制肘我們的自由自主空間,並通過它在港的關係網絡,集結力量,跟香港主流民意對着幹,以確保對港政策得以落實,亦因此形成勢不兩立的政治對抗和社會撕裂。

眼下的社會撕裂,除有其政治因由外,更廣佈於不同的社會角落。例如鄉郊發展,政府在橫洲不敢碰土豪劣紳的利益,便只能削減公屋興建規模,再向綠化地埋手,收地建屋。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政府改變主意,讓幾大地產商發展其囤積多時的土地,擺明是利益輸送。再如大學管治,特首既可擔任本港八間大學的校監,直接干預校政,亦可委任大多數校董,嚴重限制大學教職員參與校政,令大學權力失衡,引致醜聞不斷,矛盾頻生。

由中港矛盾到內部撕裂,隨處可見,大家理應主次分明,一舉擊中要害,使林鄭進退兩難,要嗎顯示誠意,盡速解決種種具體問題,以至重啟政改,要嗎一切照舊而威望盡失,淪為唯上方馬首是瞻的傀儡特首。奈何,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提出,由林鄭運用權力,特赦被拘控的雨傘運動組織者,和濫用私刑的警務人員,作為大和解的第一步。此議一出,立即遭到猛烈抨擊,不到廿四小時,他自己亦收回建議。

也許胡志偉急於抛磚引玉,不懂修飾言辭,胡思亂想一番,但無論如何,也反暴露民主派的發展障礙。首先是認知錯誤。林鄭只是說修補社會撕裂,幸勿表錯情,絕不是痛定思痛、改轅易轍,從而重新上路的大和解。當然,你也不妨試試要弄假成真,但請對準焦點,提供合理論述,指出具體問題,要求她面對過去的施政錯誤,撥亂反正,而不是順口開河,本末倒置,並令人誤解,竟可以不惜犧牲法治以作政治交易。

其次是工作組織隨意。黨主席發表個人意見沒問題,但總該深思熟慮,先找涉及其中的特赦對象了解一下,他們是否願意放棄公民抗命負上刑責的承諾,再變身做政治和解的籌碼。再者,主席發言卻招來黨眾群起反對,可見黨內組織散渙,如此重大議題,看來從未切磋討論。

第三是民主派力量凝聚不足。特首選舉過了三個多星期,民主黨派看來仍未定出謀略,去應對林鄭新政府。民主黨還停留在個人議論階段,而不同政黨、不同派別之間亦欠缺溝通,大家議論紛紛,卻依然浮游於抗爭還是修補的空泛討論之中。真懷疑若不是傳媒採訪胡志偉,讓他任意發揮,引起哄動,立法會泛民議員之間(不要說民間社會了)也不會認真討論一下謀略問題。

其實泛民議員最後怎麼辦,是否跟林鄭合作,又如何去修補社會撕裂,大可有商有量,謀定而後動。但必須立即改善上述三方面,民主派力量才能專業處事,把握行動時機,民主的路才能越走越闊。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tym/com-04202017081915.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