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鄭小姐永遠不出現 – 高慧然 | 蘋果日報

盧寵茂醫生有一番很耐人尋味的言論,他說社會向鄧姓病人的未成年女兒施加壓力,認為女兒應該捐肝。不知道盧醫生口中的社會壓力來自何處。傳媒報道一直是說病人的女兒渴望捐肝救母,但距離十八周歲尚有三個月,所以不被接納。
非親非故的鄭小姐願意捐肝,盧醫生直言她救了他們的肝移植團隊,「因我們不用面對一個醫學道德及受公眾指責之間的一個矛盾……一個文明的社會唔應該把壓力放在一個未成年少女身上!」
一個女兒渴望盡自己的能力挽救母親的生命,旁觀者表示理解,但傳媒及輿論並無逼迫病人女兒捐肝,既無此動機,亦無此能力。說到底,那不過是人家的家事,何來社會壓力強迫別人的女兒救母?
病人肝衰竭,需要做肝臟移植手術,有適合的肝臟,那固然好。若沒有,根本不可以強求。盧醫生帶領的肝移植團隊因為無肝,而無法為病人做移植手術,又怎麼可能受公眾指責呢?又何須冒違背醫學道德的風險強求肝臟?
假如鄭小姐永不出現,對盧醫生及其團隊並無影響。最受煎熬的人應該是病人的女兒。只差三個月,她就是法律上的成年人,可以有資格捐肝。可是就是這三個月,成為分水嶺,將她歸類為不合資格的人,使她失去挽救母親生命的機會。這件事會折磨她一生。但她不可能怪責醫療團隊,只能抱怨現行法律無法處理特例。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19994870&category_guid=vice&sup_id=12187389&category=daily&issue=2017042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