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的新詞 – 陶傑 | 蘋果日報

互聯網圖片

英語是一潭活水,隨着時勢潮流而變。二十六個字母的組合,產生新的詞彙,一看就明白,靈活非常。
譬如英國退歐,將國家的名字Britain ,與「出走」(Exit)一字嫁接,變成點擊率極高的Brexit。
然後以此為源頭,主張退歐的一派叫Brexiteers。為什麼不是Brexiter?像Drinker,Lover,Sleeper,因為Brexit尚未構成一個動作,而且還是一種政見,或成一流派。
但主張留歐者叫做Remainer,而不是Remaineers,或Remainder。強烈主張留歐而情緒化有逐漸歇斯底里者,多了一個挖苦的名詞,叫做Remainiacs。至於覺得退歐之後天會塌下來而不斷埋怨者,又稱為Remoaners。
語言的文化底蘊豐富,一個字可以代替一句話,譬如Kafkaesque這個字:「卡夫卡氣氛」、「卡夫卡風格」,意指像卡夫卡小說的惡夢感。此詞的意思要讀過「變形記」和「審判」方可領會。西方小說家曾經就暴政和獨裁有所研究,特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知識分子的心靈創傷,在小說中折射極深。奧威爾的「1984」和「動物農莊」,一樣為小說家賺得了Orwellian這個形容詞。兩位作者的姓氏,登入牛津詞典,幾十年來成為準確描述一個獨特的時代和環境的詞彙,勝過長篇大論,但只在泰晤士報、經濟學人和中產階級之間流行,基層的市民,還是不太明白。
英文是一種與知識分子和中產階級有緣的語文,因為幽默和靈活的特質,也長於表達和保留自由、民主、寬容,對於論爭(Argument),英文先天有容納邏輯演繹的語境,量度特別的大。單「國王萬歲」(Long Live the King)這句話,在英文中不多說,聽來的感覺,永遠只是走過場的一種儀式,或者隱含諷刺。Long Live誰誰誰,絕對無法理解想像一百萬人用英文喊這句話一百遍,最終將英國一名國王個人崇拜為秦始皇。換言之,這種語文天生有對暴政的抗體。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19994845&category_guid=vice&sup_id=12187389&category=daily&issue=2017042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