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一國化」成定局  程翔

信報論壇

林鄭月娥出任香港特首,意味著香港「政治一國化」已成定局。

首先,何謂「政治一國化」?

鄧小平的「一國兩制」構思,經過20年的實踐顯示,中央和香港特區,對「一國兩制」各有不同的側重。從中央立場來說,它不介意在純經濟領域實行「兩制」,但是在政治領域,只能實行「一國」。從香港立場來說,剛剛相反,香港不介意在經濟領域實行「一國」,但是在政治領域必須堅守「兩制」。中央和香港的不同側重點,可以用下表來表述:

20年的實踐顯示,在經濟領域,中央和香港關於「一國兩制」的矛盾並不大,因為雙方的側重點互相契合。從香港角度看,香港歡迎經濟領域「一國化」,因為這意味著擴大香港的市場,也意味著香港能夠搭上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順風車。從中央角度看,它歡迎經濟「兩制化」,因為它給大陸經濟帶來很大的靈活性:既不動搖「一黨專政」的經濟基礎,複能通過香港享受到市場經濟的好處。有了香港的「兩制」,既能屏障西方經濟的消極影響(例如經濟週期),卻又能通過香港取得西方經濟發展的好處(例如吸收西方高端技術)。所以,在經濟領域「一國化」對香港有利,「兩制化」對中國大陸有利。雙方的利益完美地契合。

但是在政治領域就完全不同。在政治問題上,中央愈來愈強調「一國」,甚至不理會《基本法》的規定採取了很多在香港人看來是以「一國」壓「兩制」的措施。相反,在政治領域,香港則十分側重「兩制」,因為只有嚴格區隔大陸的政治影響才能夠保持香港原有的意識形態(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價值觀)。對香港人來說,畢竟當年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的構思,恰恰就是承認大陸和香港之間存在著難以調和的意識形態,才需要以「兩制」來把二者區間開來。所以,假如出現「政治一國化」的趨勢,不但是香港的噩夢,也意味著「一國兩制」的失敗。

其次,為什麼說林鄭月娥出任香港特首,意味著香港「政治一國化」已成定局?

第一,從路線看

自從中央決定梁振英不連任後,大家都在密切注意究竟這意味著換人不換路線呢,還是換人又換路線。如果是前者,則北京會委任林鄭月娥為特首,如果是後者,則會委任曾俊華為特首。結果是選擇了林鄭,這就意味著北京換人不換路線,再加上梁振英高規格「當選」為政協副主席,更說明梁振英的路線會延續下去。

什麼是「梁振英路線」,筆者很早就指出,梁振英將會為香港帶來四大危機:「兩制」漸趨「一國」化、意識形態大陸化、西環治港常態化、治港班子左派化【1】。這四大危機大大壓縮了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政治空間,使「政治兩制化」的特色越來越模糊,而「政治一國化」的色彩卻越來越濃厚。所以對香港來說,這條路線是我們的噩夢,但對中共來說卻是求之不得的,因為它完全符合中共加強對香港控制的政策,完全符合中央使香港「政治一國化」的要求。這次梁振英獲得高升,說明中共對他這條路線的肯定,以致梁振英夠膽說在他之後,不止有梁振英2.0,還有3.0 甚至4.0【2】。

過去五年梁振英帶來的「四化」危機已經為香港「政治一國化」奠下基礎,林鄭未來五年很可能就是延續他這條路線,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的,因為她還沒有上任,就居然無端白事提出建立一個「宗教管理局」這樣一個非常「有中國特色」的意識形態管理機構。所以人們對她任內出現「政治一國化」是有擔心的。

第二,從權力授受的方式看

從這次特首「選舉」可以看出,香港的特首選舉方法,已經完全背離了《基本法》的精神,而是回歸到大陸的選舉模式。筆者把中國大陸地方人民代表的選舉辦法同2017年特首選舉辦法作了一個對比,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在通過「選舉」體現出來的權力授受方式,香港同大陸已經完全「一國化」,詳情請看附表。

香港沒有人幼稚到認為中央不會預先決定特首人選便交由選舉委員會去「選」。回歸以來幾屆特首「選舉」都是最後以北京的意見為依歸的。但以前縱使中共也操控選舉,實質性地行駛決定權,其手法都是比較間接的、柔性的,例如通過「握手」來表達其傾向性。但2017年的選舉則是赤裸裸的,其手段包括:

‧從一開始把本來按照《基本法》規定而進行的正常選舉上綱上線為「政權爭奪戰」、「涉及國家安全」、所以「中央也是持份者」等理由,為中央強勢介入製造各種依據,這是以前所沒有的;

‧由政治局常委級的官員張德江明確表明支持林鄭是中央政治局的集體決定,林鄭是中央「唯一支持」的人選;

‧勸退所有意欲參選的人,有的「利誘」如對葉劉淑儀(賄之以立法會主席一職說服她退選),有的「威迫」如對曾俊華(恐嚇他如果靠泛民票入閘等於對抗中央);

‧威脅說若果選出的並非林鄭,則中央有可能不任命,導致憲政危機;

‧出盡九牛二虎的力量替林鄭護航,而對其他參選人則肆意攻擊抹黑,包括動用國家的力量,從內地黨政部門來電提點本地選委如何投票等。

通過這些動作,我們可以為「選舉」一詞作出新的定義如下:

「選舉」是指一套程式,用來為當權者「欽點」的人穿上「獲民意授權」的外衣。為確保這個程式不出錯,必須具有三個關卡:一,確保所有「參選人」必須是當權者所認可的;二,當權者透過種種方式讓「選民」知道如何投票才符合當權者心意;三,在結果出來後,當權者仍保留最終裁決權,決定是否接受選舉結果。

 

這其實就是我們在大陸所見到的所謂「有中國特色的選舉」的關鍵內涵,它是「專制主義下的選舉」的本質。2017年特首選舉採用這種模式,這是香港墜入「政治一國化」深淵的第一步。

 

附表:2017年特首選舉與大陸地方領導人選舉辦法比較

資料來源:大陸部分主要來自大陸選舉問題專家李凡先生主編的《中國選舉制度改革》、《中國民主的前沿探索》及《中國城市社區直接選舉改革》等刊物內容分析總結。香港部分則是筆者個人歷年來的觀察。

————————————————————————————————–

【1】見筆者2012年4月19日在本欄文章《梁振英與香港『四化』危機》。

【2】根據2017年3月2日《信報》報導:葉劉淑儀,昨天(3月1日)在社交網絡發文,披露前天出席全國政協常委、金城營造集團主席兼行政總裁王國強女兒婚宴時,特首梁振英擔當嘉賓並發言說:「相信下屆『梁振英2.0』將會延續他的路線……甚至表示「5年後還會有『梁振英3.0』、『梁振英4.0』」。

http://forum.hkej.com/node/141113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