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飛龍五點建議講和解 認真你就輸了|皇甫清|852郵報

POST852

2017-4-21 20:15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在本周二《明報》發表「特赦論」,即特赦佔領行動中所有疑犯和犯人,包括七警、朱經緯和其他佔中參與者等,以修補社會撕裂。《香港01》今日發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的訪問,認為胡志偉的「特赦論」錯在過於倉促,殺各黨派一個措手不及。最後田飛龍就指上至中央,下至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各派,都應繼續思考五點。所謂「知就笑死,唔知就嚇死」,田理事這五點「高見」,簡單而言就是「公我贏字你輸」。

田飛龍的首點建議為「附條件和有原則的『特赦』應當如何思考、設計及實現跨黨派和事前溝通以及與中央進行溝通,達成一個各方可接受的穩妥方案,然後共同努力推進,尋求突破,需要確定某些底線。」此言的「虛妄」程度,絕對拍得上創新及科技局局長楊偉雄前年11月會見傳媒時公布的工作重點,即沒有具體細節。

不過對泛民的要求,田飛龍的第二至第四點建議就非常具體。第二點要求泛民應考慮簽署「反港獨,促民主」宣言書,與港獨分離主義做明確切割,以釋放轉向「忠誠反對派」的清晰信號。誠如資深中國新聞記者、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去年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中央的底線現時好簡單,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統治、承認《基本法》,以及承諾不推動港獨者,即被視為可統戰的泛民,即「港獨」為中央頭號打擊對象。

田飛龍的第三點,就指立法會內部可建立「跨黨派飯盒會」,推動建制派和泛民在議會內合作,竭制「惡意拉布和本土派議員的極端行為」,以理順行政和立法的關係。首先,何謂「惡意拉布」?如何能界定「惡意」或「非惡意」的拉布?現時財委會正審議政府注資54.5億元擴建香港迪士尼樂園的撥款申請,但有部份建制派議員都甚有保留,質疑撥款迫切性之餘,又要求迪士尼公開過往管理費和專利費帳目,如此一來又是否「惡意拉布」?至於「極端行為」,按田飛龍的理解,又是甚麼意思?他理想的議會文化是否全體議員做「舉手機器」?

田飛龍給泛民的最後一點建議為,「積極理解和合作」香港與內地的融合性措施(如一地兩檢、粵港澳大灣區等)以及推進國民教育的新計畫,「拉近與特區政府及中央的心理距離,更加積極正面地理解國家的新發展和進步性。」引用「燦神」廖偉雄的一句「萬能cap圖」:「說這麼多幹嘛」,泛民對中央勢在必行的政策,只需做「yes man」就可以了。不過值得關注的是,田飛龍提到「國民教育的新計畫」,是否暗示2012年被推倒的國民教育,在林鄭月娥新政府上任後,將會死灰復燃?

對泛民要求多多,田飛龍對中央的要求又是否同樣具體又嚴格?他的最後一點為「中央在依法治港和依法支持香港落實普選方面持積極開放立場,根據香港政治和解與社會撕裂修補的實際成效靈活回應香港社會之政制發展、經濟轉型與社會重建的實質性需求。」恕本人才疏,實在看不出任何頭緒,梁振英政府最擅長的「講咗當做咗」,又是否「靈活回應」的一部份?

(撰文:皇甫清)(圖片來源:大公視頻截圖)

http://www.post852.com/213185/%e7%94%b0%e9%a3%9b%e9%be%8d%e4%ba%94%e9%bb%9e%e5%bb%ba%e8%ad%b0%e8%ac%9b%e5%92%8c%e8%a7%a3%e3%80%80%e8%aa%8d%e7%9c%9f%e4%bd%a0%e5%b0%b1%e8%bc%b8%e4%ba%8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