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個仔終於出手打柒個新來港同學,但我無特別唔開心

香港醬聞

唔知大家覺唔覺,近年好多明明著住香港校服嘅小朋友(主要係小學生),三五成群,出口居然是流利捲晒脷嘅普通話。明明係香港學生,但佢哋無論語言、行為舉止,以至講嘢嘅內容都同典型本地學生好唔同,你會覺得佢哋好似唔係生活喺香港,但佢哋又確實住喺香港,唔係放學即搭旅遊巴返恩平浸溫泉果啲雙非。

呢個畫面相當詭異,我初時以為係個別好似鳳西果啲學校先有咁嘅情況,後來我先知原來我個仔間本土到不得了嘅屋邨學校,都有呢種學生存在。

我一直覺得,反正700萬人反對下,你都係嚟咗香港落地生根,點解唔好好享受吓香港嘅環境,識吓香港啲朋友仔,試吓做過新香港人。但事實證明,佢哋真係唔打算融入你。

首先係語言,我仔間學校係鼓勵大家用廣東話交流的,但有些學生一副「我係唔講呀,吹呀」嘅態度,加上佢哋家長都支持佢哋「堅決維護自身文化」,學校又半當睇唔到咁(都唔處理得咁多),於是佢哋就可以繼續肆無忌憚咁講普通話,跟同樣講普通話嘅同學仔圍爐。今日嘅本土學生好多都識識哋普通話,但文化上根本無法融合,以致往往分開玩。

分開玩咪分開玩,最慘係老師懶係為咗促進彼此關係,硬係會將「大陸幫」拆散,然後安排佢哋同本土同學仔分組搞啲project果類嘅嘢。呢啲小組最理想就係貌合神離,勉強都叫可以順利完成一件事。而最壞結果係引發衝突,釀成風波,我個仔就係咁。

佢有位新來港同學,就叫佢大明啦。佢係肥仔一名,不嬲疑似有啲SEN(特殊學習需要),平時行為舉止都傾向蝦蝦霸霸同自我,只不過校內majority始終係本土學生多,佢除咗有時整喊吓人之外,都未至於成為惡霸。之但係分組做嘢時就出事喇。呢條友成日阿支阿左又唔做嘢不在話下,講嘢又無人明,組員辛辛苦苦整咗個模型(關於天文望遠鏡果啲嘢),佢居然貪玩整爛佢,仲笑嘻嘻咁擺個勝利手勢,真係想打X佢。最氣結係我哋有家長在whatsapp group開晒名投訴,但大明個阿媽居然零回應,真係有其子必有其母(佢老母平時問功課果陣好積極的,肯定識用whatsapp)。

我哋都有向老師反映,但得到嘅回應係「包容、勸導」果類講咗等如無講嘅嘢,同組嘅家長都在無奈下勸仔女當少一個組員,最多當益佢,唔使佢做,但加埋佢個名。大家於是當大明透明咁,大明自己都知咩事。但唔知係咪被忽略令佢太難受,搞到要做啲古怪行為去宣洩同引人注意,臨交project果日佢居然拎支望遠鏡打我個仔,搞到支嘢爛咗交唔到,而我個仔果吓終於忍唔住,出手郁佢,結果雙雙被記過,我同老婆據理力爭都無用。成件事學校比我嘅感覺係唔願意承認大明係比較唔啱果個,只以一般衝突去處理。

有時都唔係話特別歧視某啲族群,只係當唔同族群無辦法,焗住要生活在一起嘅時候,係咪有啲嘢可以做好啲,免得大家困獸鬥咁?好似大明咁,佢作為有學障兼唔識廣東話嘅小朋友,強行將佢放在主流學校而又零配套咁,對佢,同對佢啲同學,又係咪公平?我當然唔會期望吳克儉回答我呢啲問題,希望下一任教育局長會好好思考吓呢樣嘢。

http://hkjam.com/?p=742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