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志落區 「想喺被DQ前幫居民做到最多嘅嘢」

(獨媒特約報導)上週六,香港眾志舉行一週年晚宴,場刊上介紹了眾志南區團隊,其中有「大名鼎鼎」的黃之鋒,多家傳媒亦報導黃之鋒擬出選南區區議會,而挑戰的選區是海怡西,現任區議員是新民黨陳家珮,再前一任的區議員則叫馮煒光。

假如你住在南區的話,過去半年你在街上見到最多的政黨街站,肯定是香港眾志。眾志的街站有兩個鐵膽,一個叫黃之鋒,一個叫袁嘉蔚。

訪問於黨慶前進行,今年10月將年滿21歲的黃之鋒,究竟是否計劃在南區參加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繼而在2020年挑戰立法會選舉?不過在筆者提出前,黃之鋒已經率先回答了,他說目前根本無法考慮選舉的問題,雨傘運動官司在身的他稱,「一旦法庭判監3個月零一日,我已經5年內無法參選……」

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的資格有幾項,其中一項規定在投票日前5年內,被裁定觸犯任何罪行而被判處不少於3個月的監禁,即告喪失資格。

*****

黃之鋒的政治前途,一直是香港眾志成立後備受關注的課題,本來較為「正路」的是繼續關注「大議題」,留守金鐘與羅冠聰「拍住上」,直接參與下屆立法會地區直選。

IMG_3750

這都是為何黃之鋒形容有人認為他「落區」非常古怪。

一般市民認識黃之鋒,是因為反國教運動、學民思潮及雨傘運動,黃之鋒關注的都是「大議題」,他最常出現的地方是鏡頭裡,「真身」則多在維園、金鐘,亦可能是學校門外,但肯定不是香港仔。

飽經歷練的黃之鋒對「落區」自有一套說法,他說香港眾志南區的工作團隊在去年10月開始展開工作,對眾志而言是「突破」、「新嘗試」。「政黨要發展,不能只關注大政治及街頭政治,民生工作至少要有同樣的 effort(努力),才能得到香港人支持。」黃之鋒說,眾志需要一個代表性人物去推動地區工作,而主席兼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在金鐘推動議會工作,所以他便投放更多專注力於地區。「瀲進派俾人印象喺唔識地區工作,我想去克服佢。」

IMG_8830

*****

香港眾志社區幹事袁嘉蔚(Tiffany)是眾志南區工作隊另一個核心。去年全身投入立法會選舉競選工作前,Tiffany 曾在民主派區議員辦事處工作半年,,她或許已經是眾志地區工作經驗最豐富的人,地區辦事處必備的工作技能——填寫各樣表格,無疑是 Tiffany 的實戰經驗最多。

IMG_8852

眾志的南區辦事處設在香港仔邊陲,位處石排灣邨下。當初尋找辦事處位置時,他們堅持要設在地鋪,辦事處的玻璃亦無貼上磨沙紙,從外面能清楚看到整個辦事處的空間,期望營造一個開放式的環境。萬事起頭難,今年2月正式開張後,用政黨中人的術語是「無乜客」。Tiffany 說,比自己過往在區議員辦事處接到的求助個案「少好多」,街坊起初亦認為他們是「小朋友」,未必幫得上忙。

黃之鋒坦言在「落區」前,根本不曉得各政府部門之間的分別,而搞社運及地區工作對他而言另一個最大的分別在於要「同人夾」,這種「夾」是突破傳統政治版塊劃分,「以前邊洗同人夾」,眾志在政治上亦多對民主黨持批評的角色,不過在南區地區事務上,眾志便與民主黨四名區議員合作。

過往半年,眾志在南區關注的議題包括巴士路線重組、海怡半島站水浸、康傑幼稚園擬停辦、香港仔中心電梯意外等,不外乎是出信予相關部門、街站派傳單等指定動作。那麼眾志會否「泛民主派化」?與傳統民主派政黨地區工作又有何分別?

黃之鋒說,他們必須懂得傳統政黨懂得做的工作,然後再在這基礙上再做得更多,最近眾志在跟進田灣商場改建國際學校一事,黃之鋒的形容是,「傳統模式邊會咁做?」

田灣是一個「紅區」,屬建制派的區議會副主席陳富明連續三屆自動當選,居民最後一次在區議會選舉投票是2004年。2003年當選的民建聯苗華振,因漏報離港資料失去議席,報稱其助理的陳富明在補選中勝出。

資源有限的民主派政黨擺設街站,最先拋棄的往往是田灣,將資源放在兵家必爭之地的香港仔及海怡半島。田灣商場原屬領展擁有,去年遭拋售後,新業主租予一國際學校,整個商場在今年被圍封。這個時候,眾志終於認識這位「孤兒仔」。

IMG_3633
資料圖片:香港眾志與劉小麗及朱凱廸在去年立法會選舉前造勢

「孤兒仔」是 Tiffany 的形容詞,眾志在去年立法會選舉期間,也曾有一次在田灣設街站,後來也覺得「成本效益計」,也認為在香港仔宣傳較「化算」,「所有(南區居民)都會去香港仔麻。」今年年初,眾志南區團隊尋找辦事處位置時,曾一度考慮設在田灣商場,但發現整個商場被圍封,開始關注事件。

今年,他們開始到田灣擺街站,街坊都圍過來了解,他們對黃之鋒的出現感到好奇,又感到「終於有人理」。眾志南區團隊比當區區議員更早約見國際學校校長,並遞上訴求。

17352032_328679587534479_6620829858854730268_n
圖片來源:眾志南區 fb 專頁「南區萬事屋」

直到這一刻,眾志其實仍「相當傳統」,黃之鋒也笑言內部對他們手持簽名板與校長的合照有微言,著他們「創新啲」。

*****

他們決定多走一步,在商場改建國際學校,田灣是全港首例,他們向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及姚松炎請教。學校雖然屬商場的准許的用途,但改建須符合地契要求,校址亦須獲取教育局牌照。眾志向各政府部門出信,又購買地契閱讀,最後獲地政總署告知最新的改建計劃仍未符合地契要求。他們決定反對改建計劃到底,又組織居民組成「田灣救兵」,上週首次開會,有70多人報名。黃之鋒說,期望能為社區充權,亦可示範「香港眾志做社區原來可以咁做。」

17265290_325388257863612_3688457855469195738_n
圖片來源:眾志南區 fb 專頁「南區萬事屋」

去年立法會選舉,田灣區兩個票站總投票人數為4,585,民主派的支持者為2,395,約佔52%,建制派及中間派則各佔38%及9%,該區嚴格來說達不到屬民主派可爭取區議會議席(一般判斷標準為立法會選舉得票佔60%)的門檻。雖說目前社區面對危機,但一旦爭取失敗,國際學校照樣落成,塞車塞人,商場繼續「無野買」,如今的「充權」或許會變成「失望」、「無力感」,用政黨策略師的說法是「無法轉變成選票」,倒不如老實幫街坊填表。

筆者問他們花上整個團隊以月計的人力,真的「值得」?

Tiffany 斬釘截鐵說「值得」,「我無之鋒諗得咁宏大」。她說身同感受田灣居民的苦況,田灣邨依山而建,山腳下建有商場,「依家成個商場無咗」,「大集團決定咗居民需要乜野」。擺設街站時,Tiffany 看著居民推輪椅上落,扶著欄杆「抖氣」,心裡的想法是「有無搞錯呀」,感覺「你一定要做(跟進田灣商場改建)」。

IMG_8854

*****

Tiffany 老家在上水,在去年立法會選舉期間亦沒有參與眾志南區的街站,「覺得南區好遠」,誤打誤撞成為眾志南區社區幹事。 「我想快啲爭取到進度,喺可能來臨既DQ前幫居民做到最多既野。」

黃之鋒的家在海怡半島,中學時代在彩虹上學,如今就讀何文田的公開大學,早出晚歸的他生活圈子都不在南區。他的南區回憶,是在香港仔新光酒樓飲茶、南朗山道游泳池游水,以及在珍寶商場買 Gameboy 帶。「我希望看看社區有咩可以改變。」

*****

傳統民主派政黨的地區工作,是否就只有填表儲個案?答案當然是否定,有不少民主派區議員,也會用上眾志跟進田灣國際學校的力度跟進區內或他區事務。黃之鋒給自己定下的目標,就看未來的時間能否實踐。

IMG_8846

IMG_8848

文:黃俊邦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49040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