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灣區之2017大躍進 – 博談網

2017-04-24 20:53

來源: 

自由亞洲

作者: 

林忌

中國近年面對經濟放緩,工業與外資出走的問題日益嚴重,在對外市場無法突破,對內需求無法長期帶動GDP增長下,開始學下股壇的做法,把“概念股”的方式帶到政治;早兩年拋出所謂“一帶一路”的所謂概念,如今又拋出所謂“粵港澳大灣區”的概念,然而有如五十年代中共初年的“大躍進”,只屬“用完即棄”的政治口號,根本不是從實際可行性去思考,而是先決定了口號,要後用一堆GDP與人口的數字吹捧所謂“合並”的“機會”,以為1+1 可以變出3,這當然不可能。

先不說“大灣區”的所謂合作可以帶動什麼經濟的成效,看看歐洲的經驗就知道,第一個會帶來的問題,就是人流與物流的互通問題。英國討論退歐,以至蘇格蘭與北愛爾蘭的前途問題,都觸及到一個根本,就是一旦要成為更緊密的聯盟,就必須要令雙方的差距縮窄;中國自己各個省市之間當然可以,但對於香港與澳門來說,相隔的不止是一個司法系統,更涉及完全不同的政制;更大的差異,更在於人權與自由問題,例如獨裁的俄羅斯就無法加入歐盟;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從德國割給俄國的哥尼斯堡一帶,如今被歐盟成員國德國、波蘭與立陶宛三面包圍,成為俄國被歐盟包圍的“加裡甯格勒飛地”,這些土地在位置上非常適合加盟歐盟,卻無法加盟,原因就是背後的政治與經濟原因,一日無法解決,什麼都做不到。

“大灣區”加入香港與澳門的首個問題,就是稅制;困擾香港與中國大陸多年的而使用了錯誤稱謂的“水貨”——即跨境走私問題,將會是“大灣區”必須要面對的問題;即使在歐盟區都面對稅制不同,而產生的查稅檢查站,由於中國大陸與香港對貨物的征稅差距極大,香港作為自由港幾近免稅的,在中國都必須征稅,因此除非全個“大灣”都變香港式的“自貿區”,脫離中國的關稅制度,否則單是稅制的不同,將嚴重局限发展。

更嚴重的問題就是制度;歐盟的處理手法,是建立一個歐洲的議會,去為大家共同的標准立法,以相同的標准,以類近的監察,令雙方的標准最終一樣;單是一個奶粉問題,即可以見到中國的標准是如何不容於世界的標准,因此除非中國的標准有變,或大灣區又改行香港式的標准,否則這些問題就有如“退歐派”一面幻想要退出歐盟,同時留在歐洲共同市場一樣,是不切實際的想法。

單是一條“廣深港高鐵”的一地兩檢問題,就已經充份顯示最主要的問題,是中國害怕香港言論自由的滲透,因此必須要在香港建立“檢查站”,去審查一切進入中國大陸的書藉與刊物以及人,而不能把站設在中國的無數分點;因此要香港“融入”這個大灣區,除非把香港所有一國兩制的安排都推翻,改行中國的一套,否則就要中國把“大灣區”從中國大陸的本體分離,改走香港較自由的一套;連香港的立法會議員,都經常被澳門拒絕入境的時候,這種政治審查本身,已經令香港人卻步,絕不會融入大陸的生活。香港人進入大陸會失去自由,失去上面書(Facebook)的權利,失去上whatsapp 的權利,失去自由瀏覽互聯網的權利,單是這種差距,都足以令年輕人卻步,而不能接受在中國大陸長期生活。在這種前提下,什麼“大灣區”就有如“一帶一路”般,只是一堆幻想的數字公式,有如50年代的大躍進,只有口號與目標,完全沒有任何實質可行的方法,以政治幻想來代替現實,是荒謬之極。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704/%E5%A4%A7%E6%B9%BE%E5%8C%BA%E4%B9%8B2017%E5%A4%A7%E8%B7%83%E8%BF%9B.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