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廣德:香港2030+:尋找「冬甩」的故事

明報 文摘

【明報文章】就在梁振英於2016年12月9日宣布放棄爭取連任特首前6個星期,政府公布一份大型諮詢文件,聲稱要為香港制訂跨越2030年的規劃願景與策略。究竟一個即將變成「跛腳鴨」的政府,為何如此着緊制訂一套明知自己無權亦無法執行的策略?

對比之下,特區政府上一份長遠規劃文件《香港2030》發表於2007年10月,當時剛好是曾蔭權連任特首後3個月,他尚有近5年時間推行新政,為長遠策略打好基礎。如今梁振英這份《香港2030+》的成效需要取決於下任特首林鄭月娥的態度,在「妾身未明」的情况下,香港人應否認真對待?

假設林鄭月娥真要繼承梁振英路線,《香港2030+》足以成為一個香港未來大辯論的契機,因為香港經歴了過去10年的社會運動與政治覺醒——從天星皇后到全民退保、從「零七零八雙普選」到雨傘運動——已經踏入一個「永續價值」挑戰「中環價值」的新時期。這種抽象但真實的價值之爭,正好從規劃願景的取捨中反映出來。

或許是多年來特區官員北上受訓的結果,從《香港2030+》文件中可以窺見很多大陸用語和表述風格,例如它聲稱《香港2030+》的「亮點」是「1、2、3」,即是1個都會商業核心圈、2個策略增長區、3條逐漸形成的發展軸心。細看之下,不難發現不少流於形式化的表述,例如從河套區到大埔科學園,再從西貢科技大學到九龍塘生產力促進局大樓劃上一道粗線,即使橫跨幾個郊野公園,也要硬說為「東部知識及科技走廊」,顯然犯上了內地城市規劃「假大空」的毛病。

表述空泛 政策矛盾

見微知著,表述方式的毛病隱藏了政策思維的矛盾,例如文件中的規劃目標有三大元素,而「元素一」是「規劃宜居的高密度城市」。文件承認都會區人口佔全港人口近六成,而到了2046年,樓齡達70年或以上的私人住宅樓宇單位達33萬個,約為2015年同齡樓宇數量的300倍(若計算50年樓齡單位問題會更加嚴重)。可是文件的結論只着墨於兩大新區發展——新界北和東大嶼都會——對市區更新重建只是輕描淡寫。

這種「重新輕舊」的發展思維承襲了梁振英政府的一貫取態:過去10年用於資助舊樓維修的公帑僅35億元,相對於近年大型基建超支的總額逾千億元,實屬九牛一毛。舊區衰敗的情况一直惡化,市建局因為有利可圖的項目買少見少而放軟手腳,香港城市面貌必陷重大危機。政府聲稱要為未來長遠規劃卻迴避矛盾,捨難取易,豈不怪哉?

規劃目標的「元素三」是「創造容量以達至可持續發展」,當中包括一項聞所未聞的奇怪概念:創造、提升及再生環境容量。除非特區政府能夠調動某種不為人知的神力,否則如何「創造容量」?例如把中華白海豚已因填海而難以容身的新界西水域忽然擴大?或把中環旺角超標的PM2.5濃度忽然從危害人體健康變成無害化,方便勁噴廢氣的內地汽車從港珠澳大橋直入市區?

這種貽笑大方的修辭反映出梁班子不肯面對現實,因為他們的真正目的是大興土木增加「發展容量」,包括大規模填海和拓展地下空間,但又不願承認過度發展會超越本地環境承載量,造成難以紓緩的矛盾,所以語言偽術層出不窮。

中環價值 自掘墳墓

如果《香港2030+》的發展思維弄假成真,香港會否自掘墳墓:反映貧富不均的堅尼系數和房價最難負擔指數維持全球城市之最?標示永續發展幸福度的2016年「快樂星球指數」(Happy Planet Index)在全球140個國家或地區中維持第123位的可憐位置?

最近在經濟學界引起熱烈討論的「冬甩經濟學」(Doughnut economics)正好點出特區政府擁抱「中環價值」的虛怯之處。主流經濟奉為圭臬的本地生產值(GDP)已經成為誤導社會的指標,掩蓋了當今城市發展面對的真正挑戰。

人類社會若要維持安全而公義的發展,就必須時刻保持在一個猶如環狀「冬甩」的空間:內環是社會基礎,包括賴以維生的食物、淡水、能源、房屋,以至教育、醫療、就業、支援網絡和維繫社會所需的和平正義、社會平等、兩性平權和政治發言權,這12項都是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公認的元素,獲全球193個國家認可。外環是生態穹頂,即科學家一致認定會危害人類生存環境的9項關鍵元素,包括氣候變化、化學物污染、臭氧層破壞、海洋酸化、空氣污染、林地破壞、氮磷化肥污染、生物多樣性流失和淡水資源過度開採。

無論是內環的社會基礎不足,例如房屋或教育資源匱乏,或外環生態穹頂超出極限,例如氣候變化失控,都會令人類生存環境愈變愈差。所以我們採納的發展模式必須能令社會處於內外環包圍的「冬甩環帶」之內,才是可持續之道。

放諸香港,如果政府信奉「中環價值」,一味追求無止境的開發擴張,所有政策以是否有助GDP增長來衡量,必然令香港跌出「冬甩」之外,犧牲子孫後代的未來。

考驗林鄭的謙卑承諾

《香港2030+》能否讓未來發展處於安全而公義的「冬甩環帶」,正是全社會急需思考的課題。有民間專家學者即將出版《選擇未來》一書,不但對《香港2030+》的諸多假設、數據、分析和立論提出質疑,更提供不少另類方案供政府參考。這些替代方案,從土地開發、房屋發展、交通基建,到農業政策、建築保育,以至單車友善城市等等,均有詳盡數據支撐,足以作為香港人對未來城市進行大辯論的起點。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在勝選感言中表白自己「懷着一直以來都無變的初心,多加一份謙卑,期盼與各位同行」。「謙卑」說來很動聽,但如果不是空話,便要弄清對誰謙卑?如何謙卑?然後逐一以行動證明。

林鄭月娥以特區首長的身分領導政府,謙卑的主要對象離不開這三者:市民、專業、科學。如果新政府準備認真對待《香港2030+》,林鄭月娥必須學懂相信人民智慧、信任專業判斷和尊重科學分析。假若諮詢文件一成不變轉化為政府策略,恐怕香港不僅要面對新一波社會撕裂,未來發展更會與國際社會追求永續價值的潮流背道而馳。

作者是公共專業聯盟政策召集人

(原文載於2017年4月24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425/s00022/149308713027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