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無能資產階級不可靠 – 黎則奮

inmediahk

圖片來源

選舉事務處陸續公開行政長官候選人提交的選舉開支申報,讓公眾查閱。據報林鄭月娥在選舉中合共籌得接近1870萬元,其中單是10萬元的大額捐獻便有150筆,基本上本港有名有姓的富商無一遺漏,連被誤以為支持曾俊華的李氏家族雖沒有以個人名義捐款,但亦由長實地產的執行董事以個人名義捐出10萬元。至於公開提名曾俊華的合和實業董事總經理胡文新,其後不但公開表示轉軚,更一早捐款10萬,可見不管威迫也好、利誘亦罷,誠如劉迺強所言, 「好打得」的林鄭月娥不單要依靠中聯辦拉票,恐怕連競選經費也是人家在背後為她籌募。劉迺強雖然是奴才指着禿頭罵奴才,說的卻是不折不扣的真話。

特首選舉後,不少支持民主的評論都將矛頭指向投白票的民主原則派而無視了真正令曾俊華落選的,其實是沒有按照自己自由意志投票的建制派。他們集體選擇逃避自由,有票在手,又獲習近平選前保證百分百秘密自由投票、不會不任命任何當選候選人、不會秋後算帳,以及明言董建華和張曉明的表態不代表中央,仍然屈從強權,不敢行使自己的自由權利,正好充分說明他們的附庸奴隸本質。一言以蔽之,香港的資產階級都是沒卵袋的買辦,只會吃嗟來之食的政治免費午餐,從來都沒有獨立自主的意識和意志,是政治經濟學家法蘭克(Andre Gunder Frank)所言典型的僚倒資產階級(Lumpen–Bourgeoise),政治上徹底無能,不能依靠,也絕不可靠。

有不知所謂的支持本土獨立的所謂經濟學者倡議團結所謂本土民族資本家對抗入侵本土經濟的紅色資本家,主張立法限制大陸各式各樣的紅色官僚資本收購港資企業股權的比例,搞什麼跨階級統一戰線,為香港未來的獨立自主建構堅實的政治經濟力量基礎。說得霎是動聽,頭頭是道,實質昩於政治經濟現實,幼稚可笑,根本經不起事實的推敲。

一來香港的情況特殊,並非主權國家,資本從來無國界,只會唯利是圖,加上歷史上的殖民地本質,注定本地資本家基本上是買辦,只能依附在統治政權上生存。如果不是九七大限,出現主權和治權移交,英資也不會讓出霸權,任由本地華資坐大,而基於政治現實考慮,以及經濟力量對比懸殊,中共在回歸前後才會着力統戰地產霸權,政治制度的設計,亦以他們的最大利益為依歸,讓他們的政治代理人統治香港。

二來香港的地產霸權不少已經變身成為跨國企業,主要投資早已不在香港,是否屬於所謂本土民族資本家,頗成疑問。一如大陸紅色資本,這些所謂本土資本家現正不斷變賣資產套現,撤走資金,以確保財富安全。特首選舉後,認清形勢,更是上行下效,蔚然成風,連不少中小規模的港資企業也將主要股權出讓給大陸資本,因此要求立法限制,可說是完全違反他們的利益,不啻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三來他們根本政治無能,絕非代表紅色資本利益的中共對手。五年前,中共和土共略施小計,便可利用二、三綫地產霸權鬥倒一綫地產霸權,奪取政權,實行「幹部治港」,還將富豪及其政治代理人送進牢獄。五年後,他們汲取教訓,選前不敢作任何政治表態,刻意低調,以為可以自保,殊不知在中共淫威之下,一樣無一倖免,不是被迫就範表態支持傀儡,就是要公開自我否定,連自己小小尊嚴也不能衞冕,還有什麼政治能量足以挑戰中共的霸權?

今天表面上聲稱大團結又取得勝利的建制派,連組織管治班子的意願和能力也沒有,依靠和團結他們對抗中共,搞什麼獨立自主,不是緣木求魚,天真幼稚無知,又是什麼?

身居海外的書生狗噏論政,毋須負上政治責任,本來不必理會,可憐無知青年受其蠱惑誤導,妄圖獨立自主,盲動行事,結果鋃鐺入獄,前途盡毀,亦無人理會,歪論害人不淺,莫此為甚。

原文刊在大紀元時報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129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