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香港人為何要「敬畏」中國?

中共幾位「官員」包括中聯辦法律部長王振民,以及基本法委員饒戈平,連續幾日對香港事務指指點點,發表大量令人震驚的「偉論」,包括王振民自稱因為「中國人民」建立了今日「國家的制度」,包括「釋法制度」,因此香港要對此有「起碼的尊重」與「敬畏」之心,以至拉址到「中國近日開展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廉政風暴」,以至首隻中國製造的航空母艦下水云云,先恐嚇「兩制」的前提,是要先滿足「一國」的「基本要求」,否則兩制無法「繼續」;饒戈平則恐嚇香港人說一旦「有必要」,中共將會作出「干預」;王振民則最後又嘗試降溫,指中國無計劃將香港「內地化」──若兩地無異,香港將失去價值。

用上述這些言論,與鄧小平於80年代初提出要「收回」香港的言論作一比較,已經可以清楚看到中共的本質,就是完全不可信的一幫騙徒;鄧小平對香港承諾的「五十年不變」,今日中共不敢再提,原因非常清楚,就是香港這二十年的倒退,已經連共產黨也不好意思再提甚麼「五十年不變」,因為一比較英治年代,真相就會非常清楚,香港今不如昔,法治、人權、自由甚至連經濟民生都全面倒退,市民怨聲載道,更不用提已「走數」達十年的0708雙普選了。

無數的中國人當年用腳投票,由投奔怒海到用盡一切方法偷渡移民香港,英國人從來不需要香港人「敬畏」英國,也不需要「敬畏」英國的制度,更不需要搞甚麼「一國兩制」,因為英國的制度是否優越,中國人已經用腳投票說明真相;英國人在香港幾十年的善政,其施政已令人由衷佩服,而不需要人對此感到「畏懼」。

王振民「說漏嘴」的,就是他很清楚中共既不令人敬更不令人服,中國人都急於舉家移民,只有中國這些靠暴力強迫人民臣服的國家,其專政暴政不能服人心,才需要港人的「敬畏」。即使去到今日,這個仍然保留有部份英國制度的香港,其單程證仍大排長龍,要用幾十萬來行賄買一張,連廣州的副市長也要以假名來辦理一張;由學生簽證以至雙非父母,由中共官員至特權家屬,成千上萬的中國人,不斷用腳投票要來投奔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為甚麼呢?為何中國人都不想做中國人?

香港人卻對現況之失望,從英治年代也沒有的港獨呼聲,變成年輕人今日皆以獨為榮,真相就是中國的壓迫,以及中國的奴役,才令香港在政權移交十幾廿年後,才醒覺自己不是「中國人」,而是擁有自己文化與價值的香港人本身。當然這種「香港人」對中共的政權沒有價值,所以中共自然想把「香港人」消滅,成為擁戴中共,以及供中共高官剝削的工具,這就是中共在香港政策的真相。

一個連奶粉安全都沒有的國家,窮兵黷武去製造航空母艦,然後中國憤青來香港搶奶粉與柴米油鹽時,又以這些攻擊武器自豪,在民族主義與軍國主義的幻想中「痛擊小日本」,然後用鄙視的角度批判朝鮮,其實是五十步笑百步,分別只是朝鮮官員比較貧窮,而中國的官員因經濟改革得到了巨富──有錢的暴發流氓,在鄙視貧窮的流氓而已。因此中國就有如朝鮮,千方百計阻止國人逃亡海外。

廣東社科院副院長袁俊,說有很多香港人擁有居英權;這些中共官員口口聲聲說,歡迎「港獨」人士不做中國人云云,真相卻是從來不肯學印度般,對所有持有雙重國籍者,立即取消其印度國籍,一如97後留在香港的印度裔人士,正是由於印度國籍法的規定,令香港印度裔BNO持有者因此得到英國公民身份;中國如不想要香港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效法印度,取消所有持外國護照者的中國國籍,真相這國籍正是中共於1997年7月1日強加於香港「中國血統」者身上,中國「不承認」香港人的外國護照,假扮這些護照不存在,然後一如對李波說「首先是一個中國人」──靠這個「血統論」,成為中國干涉與奴役的理由。中國不但想要香港,更不願對香港人放手,一如朝鮮不願放心其國家「監倉」內的人民般,政權最害怕的,就是人民無法用手來投票,那麼就會用腳行動來投票。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com-05012017082537.html?encoding=traditiona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