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是什麼現象(文:吳靄儀)

明報 文摘

曾俊華在競選過程中獲得民眾熱烈支持,引發了很多人的遐想,有聲音甚至希望他乘勢組織新的政治力量。我的看法比較冷淡,我認為曾俊華現象,顯示的是香港絕大多數人——包括民主派——都會接受一個建制慣習的特首,只要這個人溫和友善、文明開放一點。接受不等於認同或同意,而是不會太大反對,願意給他領導的政府多點空間,讓他做到施政和平進步。當然他的政府在各方面的政策和行為,都不會免於批評,甚至激烈的批評,但這些批評有時會得到接受,不滿的程度,不會造成大規模的暴亂。不會撕裂社會,少數人武力暴動甚至會團結社會的大多數——就像六七暴動那樣。換句話說,香港人心目中憧憬的,是回到港英時代的開明殖民地政府,懷念的不是英治,而是英國人開明而有秩序的良好管治。曾俊華不見得有建立民主香港的雄心壯志,他只想把香港管治得好一點,讓香港人重拾多一點尊嚴,他覺得可以同中央周旋,妥善處理兩地關係,達到這個並不偉大的目標。

但中央不接受。明明可以溫和低調做到的,中央寧願大袍大甲智取威虎山那樣做,損兵折將在所不計。寧願要「好打得」,寧願用警察武力、政治權力、嚴刑峻法令全民噤聲,有口皆是歌功頌德。老實說,這真是可笑的,只是沒有人笑得出。一個經濟上這麼強力的國家,思想和政治行為這麼封建落後。

香港人本來沒有政治抱負,只想過安靜日子。一九八二年,中英要展開香港前途談判,絕大多數人盼望「維持現狀」——即是繼續接受英國殖民地管治,滿腔熱血盼望「民主回歸」的是年輕大學生。八二年的香港人沒有民族心麼?不認同中國人血液麼?一點也不是。剛相反。但他們害怕大陸的管治模式和殘暴的政權。今天「人心並未回歸」,仍是同樣的問題。就算中央要把香港特區從英國殖民地變成中國殖民地,如果給香港特區同樣的開明管治,曾俊華示範給中央看,香港人也是願意接受的。他給了中央一個選擇,中央選擇了強硬打壓。這是思想的桎梏,是盲點,梁振英給他們這麼大的教訓,也是白白付出了的代價。

今日的香港,有一九六六年香港的影子,不同的是宗主國的政治文化,不同的是香港的首長,還不及殖民地的港督那麼有本事與中央周旋。不信,請看葉健民的《戴麟趾的第二戰場》。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501/s00022/149360865872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