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半年研究香港教育(文:陳惜姿)

明報 文摘

陳美齡有可能出任教育局長的消息,為長假期的朋友聚會帶來一個八卦話題,但結論都只是得啖笑。

首先,沒有人比現任局長更差,但我們不應以此為討論起點,也不能把要求設在如此不堪的水平。

有一個批評是,陳美齡大半生在日本,已是日本人了,對香港教育制度有多少認識,能當上教育局長?

大家嘗試開放一點:外國人能在香港當大學校長,外國人當局長又可以嗎?但管理一所大學與制訂香港的教育政策,有天壤之別。教育政策影響全港市民,由學生到家長到僱主,到一個城市的競爭力,那是公共行政範疇,不是讀了博士學位,送過幾個兒子入名校便做得來。由外國人出任教育局長,從沒試過,就是在歐美等國家也難以想像。

陳美齡說,她用半年研究香港教育,跟幼稚園、小學、中學校長、大學副校長和教育局官員談過,又看過許多中小學教科書,然後整理出四十個教育提案,「把快樂帶回給香港學生」。

半年時間,最多夠大學生寫一篇畢業論文,碩士寫MPhil論文也要兩三年。一個長期不在港生活的人花半年時間,研究出來的東西足以應付香港的教育難題嗎?

她其中一個提案頗能反映其認知不足——高中畢業試只分及格與不及格,文憑試變成大學入學試,有意升大學的才考。考生也可選擇IB、SAT等公開試,以減輕文憑試的壓力。

這無疑是紙上談兵。不同公開試有特定課程,沒花上幾年修讀指定課程貿然去考,沒可能取得好成績。而且,高中生何時決定不考文憑試呢?學生中途改變主意要考另一公開試,學校該如何配合?這建議根本無法實行。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501/s00022/149360919040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