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聯辦的神權政治心態︱鍾劍華

【2017年05月02日 12:17 下午】中聯辦的神權政治心態︱鍾劍華

經過了幾年過程艱巨的談判之後,中英兩國政府終於在1984年就香港的九七回歸問題達成協議。當時兩國政府都宣稱,這是對香港前途的最佳安排,在主權回歸的前提下,香港人可以在「一國兩制」這個制度保證之下,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不變、享有高度自治、可以由香港人自行選出領導香港的人選。香港人雖然在談判過程中被排除在外,但大致上還是滿意這個安排的。當時大部份人都確信,如果中國政府遵守承諾,那麼在九七主權回歸之後,也不致會讓國內那一套政治及行事方式搬到香港,香港的法治、自由及生活方式可以得到保障,政治上也可以逐步走向民主。既然這是兩個國家經過幾年討論得出來的雙邊協議,中英兩國的「聯合聲明」也是一個向聯合國備了案的文件,香港人基本上也是對一國兩制抱有正面及肯定的態度,對中國收回香港所作的種種承諾還是有一定信心的。因此,沒有人會搞港獨,就算有極少數人表示不相信一國兩制,說要推翻聯合聲明,也完全成不了氣候。絕大部份香港人只期望一國兩制能夠成功落實。

只要回顧這段歷史及其間發生的種種事態及討論,當知香港人根本沒有理由要動搖一國兩制,香港人是一國兩制的最主要持份者,根本沒有理由要推翻一國兩制。事實上,在回歸前的過渡期以至回歸這二十年間,香港人是捍衛一國兩制最力的一羣人。而對一國兩制的破壞,主要都是來自北京當局一再違反一個兩制及《中英聯絡聲明》作出過的承諾。

說明這一個事實,不需要指控有甚麼人有甚麼「政治圖謀」或「不可告人之目的」這一類誅心之論或中共作為一個政治集團慣用的政治鬥爭技倆,只要看事實便夠了。事實證明,北京當局對一國兩制的破壞可以說是罄竹難書,縈縈大者就有幾方面。

首先,北京當局給一再扭曲《基本法》及其附件的條文,把政改三部曲變成了五步曲,加入新的詮釋及各種前提,拖延了香港的政改步伐。兩年多前的政改方案,人大常委越俎代庖;而剛過去的新一屆特首選舉,還變成了赤裸裸的欽點。

其次,動輒濫用人大對《基本法》的釋法權力,破壞香港行之有效的法制。基本法中對人大釋法的程序原本是有十分明確的規定的。過去四次釋法,其實只有一次符合基本法的程序規定。所謂「釋法」根本就不是解釋法例,而是每一次都是因應當時的政治需要,在原有的法律條文之上加入新的說法和新的詮釋,做法就等同由人大常委為香港制定新的法律。

第三,中央的駐港機構及其官員,越來越肆無忌憚地插手香港的內部事務。根據原本的承諾,港人 「高度自治」的範圍也是十分清楚的。當時的說法是「除了國防外交之外,其他一切都不管」。但在過去幾年,由立法會主席的人選、區議會選舉及立法會選舉的幕後配票安排、甚至是種票工作,都有不少中央插手的佐證。而立法會就香港內部事務上的爭議、投票取向及背後的游說工作,中央駐港機構的官員也積極參與其中。

這幾點便足以說明究竟誰在破壞一國兩制。香港人有甚麼理由,又憑什麼可以破壞一國兩制?把抗拒中央政府及其駐港機構對一國兩制的干預說成是破壞一國兩制,也擺明只是對不願意放軟手腳接受政治強暴的香港人的另一種政治打壓。

近日,有北京御用的所謂基本法專家學者,建議要把人大釋法規範化及常規化。事實上,此人的說法語焉不詳,邏輯不通,其提議的做法結果也必然是打著一國兩制之名而進一步破壞一國兩制。

中央駐港機構的官員及其御用打手,呼籲香港人自行代入中央政府的思維方式,要對中國內地的體制存「敬畏之心」。又說如果「兩制」危害「一國」,「一國兩制」就會不保,香港將失去所有。這些說法全部都可以說是倒果為因,賊喊捉賊。

如果只是大石壓死蟹,把這樣的做法也說成是符合一國兩制的精神,香港人實在無話可說。為何在回歸20年之後,香港越來越多人不相信一國兩制,放棄捍衛一國兩制,不再視一國兩制是香港社會的制度保障,甚至有少數人走向極端倡議港獨,箇中原因其實是不難明白的。

把香港人捍衛兩制的決心說成是危害了一國,這是對港人的抬舉,還是專權政府自己心裏有鬼?香港人只想保住這裏的兩制,這樣又可以如何危害一國?如果要香港人相信一國兩制,中央政府首先便要把權力放入籠子裏,先尊重一國兩制及實踐自己對香港人作出過的承諾。今天是什麼世代了?還可以憑擺出神權政治的姿態要求萬民敬畏嗎?倒不如想一想可以如何少做一點濫權違法,惹人反感兼失去人民尊重的事。更應該做多一些可以得到人民尊敬的事。

原文轉載自蘋果日報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654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