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意識」與「人心回歸」鍾劍華

上周文章說到,面對越來越熾熱的港獨思潮及本土意識,中央政府應該深切反省,為甚麼九七回歸討論過程中,尚且沒有港獨思潮,反而到今天回歸快19年了,竟然有這麼多在「升國旗,唱國歌」中長大的年輕新世代,越來越擁抱本土,甚至支持港獨。

其實這個問題的答案十分簡單,就是一個人心回歸的問題,主要還是因為北京當局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過去二十多年不斷「趕客」,令人心回歸漸行漸遠。如果北京政府真的有心走向現代化,擺脫建政幾十年走過的冤枉路,甚或是真心要經國濟民,走向社會及政治的清明,改革開放一段時間後遇上香港回歸,說不定會是一個大好的歷史契機來加快這一個進程。可惜事實說明,幾千年歷史沉澱下來的保守、腐朽、甚或是反動力量,遠比少數人的良好意願有力。

中國政治那種幾千年流傳下來的獨裁封建傳統及家長作風,本來已經與跟中國政治母體割離百多年、被西方文明洗禮過的香港社會顯得格格不入。自從六四事件之後,北京當局撕掉自己的畫皮,由中共官員主導制訂的《基本法》,已經處處設防,跟香港前途回歸談判初期的承諾走了樣。香港人作為回歸歷史的主體,在整個談判及《基本法》制訂過程中完全被否定及矮化。中共當局以為大獲全勝,但實際上為一國兩制的落實埋下了失敗的基礎。

中共多次破壞《基本法》

如果北京能夠依據《基本法》的條文來落實香港回歸的種種安排,情況可能還不至如此壞。在回歸那一段歷史中,沒有切身感受的年輕一代,還可能在成長環境的薰陶下適應這一種新的社會現實。可是中共最高層及主理香港事務的官員,就算穿上了筆挺西裝,用上了英語,仍然擺脫不了那種封建專橫的習性,處處以家長式的口吻,意圖指導香港人應該如何在法理的基礎之外,以泛政治的方式來理解《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甚至一再違反《基本法》的承諾,拖延香港的政制發展,進一步扼殺香港人的自治空間,粗暴干涉國防及外交以外的種種香港內部事務,甚至插手選舉。北京在香港的代理人,也在不斷推波助瀾,挑動社會矛盾。進一步刺激年輕人對中國及特區政府的離心。一再如此,正是首富所謂的「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香港雖然在主權及政治上已經回歸,但在社會價值及人心思潮上,根植了一套跟中國大陸很不一樣的元素。這些元素不會因為天天升國旗、唱國歌,或者是加插更多的國民教育,安排更多學童北上交流而完全抹煞。反之,事事擺官威、處處以我為主、動輒惡形惡相、一再以家長的口吻凌駕法律常識、以政治強權取代理性討論,這樣的行止,只會觸動更強烈的逆反情緒,於年輕一代當中尤其明顯。
對大部份原本沒有話語權,在毫無選擇的情況下被安插在這個歷史時空的年輕世代,今天擁抱本土,甚至支持港獨,可能是在面對民主無望、自主意識不斷被窒息的空間中僅存的一點盼望。又或者起碼是對惱人現實可以作出的最卑微吶喊。

如果不從根本去重新思考為人心回歸提供更廣闊的空間,任憑那些御用學者、依附權勢的法律權威、中港兩地官員及權貴如何聲色俱厲,本土意識及港獨傾向仍然是難以遏止的。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266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