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孤立的中國公民社會」2016年中國人權報告 – 木鐸同行

今天是5月4日,亦是五四運動98週年。然而,相對於近百年前的眾聲喧嘩,現下的中國公民社會正逐漸陷入消音的泥淖。

我們「木鐸同行」是一個關心香港及中國人權的組織。經過一番努力,我們整理了過去一年來中國人權狀況的最新發展,並趁著「五四」的今天發表報告:「被孤立的中國公民社會-2016年中國人權報告」。

我們觀察到在過去一年,中國當局對民間的控制愈趨嚴密,令中國的公民社會逐漸陷入與世隔絕的境地。借着資訊科技的發展和國家操控大數據的優勢,「1984」的噩夢正在中國逐步實現。各種控制體系的建立與完善,包括防火長城、網絡監控系統、網格化維穩體系(grid management)、社會信用評分,以及各種管控公民社會的法例的實施。其中尤其值得關注的是「雲極權」體系的建立;在大數據時代,中國在私隱權保障的缺位便利了國家掌控公民的大量資料,並以此掌握和壓縮抗爭者的活動空間。當社會愈來愈依賴網絡來進行各種活動和交易,包括購物、出行、交際、工作等,公民的一舉一動就愈是完全暴露在國家監控之下。

此外,社交媒體的特性亦被國家利用,以各種誘因讓民眾「自發監察」不受國家認可的活動及行為,孤立活躍人土及異見份子。當局亦着力於切斷民間組織的資源,讓民間組織無以發展。《慈善法》及《境外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的通過及實施,讓民間組織籌募資源的空間大為縮窄,亦有效地阻截了境內外民間組織的交流與互動,使中國民間社會進一步孤立化。而防火長城的加固與媒體的嚴控,堵截了國民獲取獨立資訊的能力,令民間只能依賴官方訊息及意識形態。

對於「冥頑不靈」的異見人士與人權捍衛者,當局除繼續構陷政治獄和施以酷刑虐待以外,對其家人亦不放過,以求達到阻嚇的效果。自習近平上台後,當局一改以往私下解決這類政治案件的手法,往往高調批判涉案人士,並強逼當事人上電視認罪,以求更大範圍地污名化及孤立這類人士。對709案的處理便是這類手法的表表者。過去一年並有多名民間組織負責人被捕,包括「非新聞」的盧昱宇及李婷玉、「民生觀察工作室」負責人劉飛躍、及「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令民間自組織進一步陷入寒冬。當局對於跨族群、跨地區的抗爭與活動人士打壓尤重;新疆的漢人張海濤因發佈維族抗爭的消息,於去年1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為近年來對該罪名判刑最重的案件之一。而在廣州上街聲援雨傘運動的謝文飛、王默及張聖雨,亦於去年4月被當局判以四年至四年半的重刑。

「五四」過去近百年,當年學生及國民都爭取的德先生(democracy)與賽先生 (science)。然而,前後是遙遙無期的「中國夢」,甚至成為異見者被專制政權打壓的「惡夢」;後者更是吊詭地成為了政府操控國民的工具,使得前者離我們愈來愈遠。從「五四」到今天,依然未有改變的,是人民不向強權屈服的決心 – 儘管愈來愈難公開活動,儘管愈來愈難獲得公眾平台與關注,儘管風險愈來愈高,我們仍看見中國的抗爭者以各種方法為推動國家的民主與人權。這份報告是當下狀況的一個歷史紀錄,亦是向國內抗爭者的致敬,讓他們的努力與犧牲,不至於消失於國家本位的大敘事中。

報告連結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27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