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 不見槍管不存敬畏 歐洲政治亂局已成(王振民言與….

本帖最後由 郭蟲 於 2017-5-4 04:08 編輯 

信報     2017年5月4日

不見槍管不存敬畏 歐洲政治亂局已成

簡說兩則近事。

甲、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清華大學法學院前院長王振民,在為回歸二十周年舉辦的相關「論壇」或「研討會」上,發表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看法;他的談話唯一引起筆者「興趣」的是,王教授「呼籲」港人「要對中國制度存敬畏之心」,這種說法引起不少本地媒體的嚴詞反駁和冷嘲熱諷,但論者似乎忽略了對國家制度存「敬畏」之心,是內地人民的普遍心態,是內地社會的常態。王氏來港不久,要港人向內地同胞看齊,不算奇怪。事實上,只要港人有此「認知」,對京官又敬又畏,一切依照中央的命令和解釋辦事,香港馬上「大治」,撕裂的社會當然亦會自動修補!

內地人民對領導層的「敬畏」,歸根究柢,是對槍桿子的驚懼與懾服,因為任何反調、噪音,當局都能夠假公安、國安之手,「依法」把之鎮壓、消音,久而久之,人民為免惹「官非」,便不敢妄議中央政策,對官方的訓示,言聽計從,對官員則如見老大爺,鞠躬如也,這便形成了全國人民對中央特別是習核心一片敬畏之心!換句話說,政府動輒把不聽教的人捉將官裏,「依法」判刑,大部分人為求自保,遂自掃門前雪、噤不作聲……。

北京的政策,為什麼在海外特別是香港(以王部長的判斷,反應最負面最激烈的主要是香港)反對之聲那麼強烈?答案很簡單,主要是觀點不同的自然回應。由於北京的口口聲聲說尊重「一國兩制」,無法「依法」把這類異見分子繩之以「法」,等於槍桿子的威力不能伸延至香港,無此後顧之憂,與內地有「地緣優勢」的香港,最清楚內地發生了什麼值得關切的事,此間的噪音便特別嘹亮。在王部長戴上有色眼鏡的看法,這便是港人對「中國制度」缺乏「敬畏之心」的表現。

依照當前的形勢看,「如無意外」,港人對北京「敬畏之心」會次第形成,因為「強力部門」越境捉人的「傳說」時有所聞之外,「公安、國安」滲透香港的可能事實,亦令「機會成本」不輕的港人因擔心有所失而不敢造次,不得不自我控制,而體現這種態度的最佳渠道是公開對北京展示「敬畏」。不過,北京不必動槍桿子,其「銀彈」的威力亦不容輕忽——內企(國企及幾乎毫無例外有「官股」的民企)對香港經濟的影響力日大(本港上市公司已有約六成為內企),最重視經濟利益「唯利是圖」的港人,當然知道怎樣做對自己最有利!?

北京的子彈若隱若現、銀彈的威力愈來愈大,港人對「中國制度的敬畏之心」相應日趨強烈,是市儈香港的自然反應,那意味在不久之後,王部長(和他的同事)無論怎樣解釋《基本法》,反斥之詞只會愈來愈薄弱,以至很快達致只有掌聲而無噪音的「和諧」境界。

乙、

法國總統選舉「定生死」的第二輪投票,將於周日(五月七日)舉行,迄今為止,在各種民意調查中,代表中間路線「前進!」黨創黨主席馬克龍,大幅領先極右「國民陣線」的馬琳.勒龐。由於比數在百分之六十與四十之間,前者領先二十個百分點(約百分之五十),大多數人均認為三十九歲的政壇新丁馬克龍當選,應無懸念。雖然筆者認為馬克龍的政綱未能賦予法國經濟向上突破的衝力(見四月二十五日本欄),選民最終可能「倒戈」,然而,看來勢洶洶的民情,亦不敢和友人「賭」勒龐女士「爆冷」勝出!不過,看民調背後的他類數據和一些可能發生的「意外」,筆者相信馬克龍不會以壓倒性山崩式的大多數票當選!

「可能發生的意外」如下——

①第一輪投票勒龐得票率百分之二十一強,略遜於馬克龍的百分之二十四,值得注意的是,勒龐雖然只獲百分之五的巴黎選民支持,「鄉下選民」大多投她一票,令她共獲七百七十餘萬選票,比二○一二年她第一次參選的得票多出一百四十多萬。選票不減反增,說明認同「國民陣線」反歐盟棄歐羅及嚴待移民的人,有增無減。從剛成過去的周日示威所見,支持極左「不屈法國黨」的工會已分成兩派,反對者極可能投向「國民陣線」,果如此,便印證了筆者所說的「左右合流」,對勒龐的選情有利,不在言下。

②美國喬治亞州的拉格蘭學院(LaGrange College)政治學教授托斯(J.A. Tures)在五月二日的《觀察家》(Observer)發表〈恐怖分子可能施襲以影響法國選情〉的短論,作者爬梳美國《國土安全事務學報》(Homeland Security Affairs Journal)的資料,發現恐怖分子曾三度為左右選情而施襲(分別於一九九六年的以色列、二○○四年的西班牙和拉登二○○四年對美國選民的恫嚇),這些恐怖活動各有我們不必理會的理由,但托斯教授認為恐怖分子可能在二輪投票前襲擊法國,大堪注意。他的理由是這有助力主排斥、遣返移民的勒龐。如此說來豈不是很矛盾,因為這種移民政策對盛產恐怖分子的中東諸國十分不利,事實確是如此。不過,銅幣的另一面是,「國民陣線」向來主張類似「法國優先」的政策,反對奧朗德總統(及其前任)派兵「圍剿西、北非恐怖」組織的政策,勒龐更以此為其政綱重點,其當選對恐怖組織較為有利,不難理解──不但少了一個敵人,法國的不參與攻打恐怖分子溫床,還會挫西方反恐陣營的士氣……。

托斯在大選前五天作此驚人之論,「風險很大」,然而,他看中其中竅妙,大家拭目以待吧。

不過,即使大選結果一如民調所示,在五百七十七個席位的議會無一兵一卒的馬克龍政府很難有效運作,法國議會選舉將於六月十一日及十八日進行,距離周日大選只有一個多月,「前進!」(及只有兩個議席的「國民陣線」)根本不可能控制國會,馬克龍比較溫和(所謂中間派)的政綱如放寬勞工法例、減利得稅及削公共開支等,如何貫徹?

法國新政府肯定令政壇愈趨混亂,歐陸政治亦將如此,從剛成過去的奧地利、荷蘭大選,以至已決定脫歐卻為強化此舉而提前大選的英國,留歐與脫歐的鬥爭將會持續。尚好這些都是民主政治十分成熟的國家,議會中的唇槍舌劍、貌似中立實際上政治立場鮮明的傳媒「各自表述」,社會因此而撕裂,然而,即使正反雙方「誓不兩立」,亦僅限於言文之爭,經濟發展仍會依循既定軌跡運行。值得留意的是,如果馬克龍當選,雖然由於在議會無兵可用,施政不易推動,但歐洲央行(ECB)極可能會採取斷然手段,扭轉行之數年過度寬鬆的貨幣政策,以配合法國新政府的施政。果如是,歐羅滙價不因個別國家政壇混亂而有消極影響,那意味其強勢應可保持!
http://forum.memeh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547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