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捐血,一次講曬想講的|葉一知網誌|852郵報

POST852

血庫告急,紅十字會多番呼籲捐血,坊間反應兩極。勸人捐血不能靠罵靠嚇,本文整理過去在留言說過的,再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還猶豫是否捐血的人想想。(相信本文要久不久補充和share)。

1. 捐了的血賣上大陸?
其實紅會已澄清很多次,但沒有用,內容農場照借此賺錢,有人樂此不疲去相信。相信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政治需要。

只是想深一層,究竟香港的醫療體系和醫生是否已墮落到跟大陸一樣?早前捐肝事件,著名親共醫生盧寵茂出來說話,很多人也認為,雖然這個醫生投了共,但其醫學專業知識仍然可信的。再者,只要問一問自己,你需要治療,你相信香港還是大陸?

2. 捐血益了香港的大陸移民?
大陸移民只要是香港居民,那當然有機會接受輸血了。但要解決這個問題,應該是解決大陸移民的把關問題,為什麼要聚焦在捐血?大陸移民來香港剩係輸血嗎?

其實不少人現在轉改口風,說我們只是要求紅會交代血液怎麼使用。其實紅會已交代過,血液優先供本港使用,九成公院,一成私院,但再交代多一百次,只要有機會被大陸人使用,這些人仍會認為不要捐。

世上從來沒有以種族、人格、背景等,限定血液的使用。所以,從另一個角度看,香港也有很多衰人的,給一個深藍的香港人用是否比給淺黃的大陸人用好呢?當然有些人或出於政治需要,答是,但也不用再與這種人探討什麼了。

3. 拒捐血等於拒捐錢?
不一樣,這與杯葛某機構賣旗不同。首先,賣旗機構是清晰的對象,其背景和立場可以追溯,我們是基於其背景言論而拒捐。當然,如果證實紅會運血到大陸用,也可以拒捐,但沒有人拿出過證據,紅會也澄清過很多次。

第二,捐款有部分會落入機構行政費,但血液不會被用作「行政血」。

第三,拒絕捐助某機構,其幫助的對象會受到影響,但一般還有其他幫助這些對象的機構可供選擇。使用血液的對象卻是無法預計,而且只有紅會一家收集。

至於大陸天災的拒捐呢?捐款在大陸落入貪官手中,不是傳聞,有很多相關報道,所以我支持這種拒捐。但血液賣到大陸,一直只是內容農場報道,而香港也沒有變成大陸般貪腐,這是大家仍在努力守護這裏的原因。

4. 私院用了很多血液?
紅會亦已多次澄清,私院只用了一成的血。但其實從常理想想,也知道這個說法站不住腳:

(1)私院的病人一定遠遠遠遠少於公立醫院,而私院需要的血液也一定遠遠少於公院。第一,私院收費昂貴,不是普羅市民負擔得起,所以公院天天大排長龍,輪候一個專科新症,最低消費是兩年。公院病房經常爆滿,病床推到出走廊是常有的事(有一次,我試過入院沒有病床,要坐在走廊)。很多人經常罵政府CUT醫療開支搞到公院爆煲,公院爆煲即公院有很多很多病人,怎可能跟私院比?

(2)與公院比較,私院要輸血的個案少很多。私院的個案,很多是不需要輸血的,更多的是檢查。今時今日,很多人買了保險,有得claim,所以會去私院做檢查(所以才爆出「AIA向私家醫生發信提醒醫生不要亂批入院」的風波)。需要輸血的手術在私院做,隨時是天價的,例如早前,一個孕婦在私院產子時出現血崩,輸了四十包血,張單變了四十萬,他們卻無法負擔。

另外,最需要輸血的意外傷亡,一般不會送去私院,意外發生,白車來到,你多有錢也難以即時送去養和(不說白車會唔會咁做,只說你可能已受傷失血連表達這個意願也不能)。
同樣道理,即使是大陸富人光顧私院,大多不是需要輸血的病例。血液不是營養品,非到必要沒有人希望輸血,要輸血即代表你生命有一定危險了。大陸人一如很多香港光顧私院的人一樣,求的,只是舒適的病床、環境和叫痛時有護士理啋。

(3) 複雜的病例,私院往往不接。其實私院一向傾向做簡單而能賺錢的事,例如生仔、照磁力共振等,複雜的個案常常會轉移去公院。所以,很多富豪名人得病,住的卻是公院,如瑪麗(當然他們會付私院價住公院的私人病房)。

有這個想法,其實假定了「入私院就會輸血」,在私院輸血肯定不是常態。

5. 私院可利用輸血賺錢?
經常有人質疑,私院收高昂費用,卻用了很多血,變相賺取血液費,卻導致公院沒有血,很不公平。
第四點談過,其實要輸血的個案不多。而在私院輸血,確實收費高昂,我就有親人在法國醫院輸過血,每包盛惠約三千元。是不是血液這樣貴?當然不是,輸血是一個高成本的治療,在公院做好像「不用錢」,其實只是公帑支付了。私院收取的都是醫療服務費,即提供輸血服務需要的儀器、人手、行政等費用,而不是血液的費用。所以如非必要,很多人都不願意這樣做。

但會有人質疑:那麼有錢人去私院,付得起錢,便能得到血液,不是不公平嗎?

(1) 輸血是嚴重病情的治療,等閒人不會無端端想去輸血,而病人確定要輸血,其身體狀況不會好得到那裏。誰會這麼傻,希望自己入院輸血?

(2) 換言之,需要輸血取決於身體狀況,而非你的意願。

(3) 說到底,以輸血救人,不可能分私院公院。難道,私院應收取「買血費」,公院不需要?那就變成「有錢人可以續命,窮人等死」的情況。

(4)如果公院私院都收「買血費」,那麼香港跟大陸有何分別?有錢才醫,沒錢返歸。

(5)有能力者光顧私家醫院,其實減低了公院負擔,結果其實是大眾得益。再考慮到私院需要輸血的情況較少,公眾其實是「有賺」吧!

(6) 如果你有能力而又適合,也會選擇私院,但原因肯定不是你想輸血。你是香港人,為了不讓大陸富人在私院得到輸血,結果你也要付款「買血」,這又公平嗎?

6. 在捐與唔捐之間,我選擇捐這個lesser evil。
誰會使用血液,無法預知。有指,醫院很多大陸人,於是想當然大陸人用了很多血,但這是錯誤推論,因為住院不等於要輸血。最需要輸血的情況,是突發意外,例如最常見的交通意外、工業意外,這些傷者可能因為失血或需要進行大手術而需要輸血。翻查這些突發意外的新聞,傷者是否都是大陸人?顯然不是吧?那麼,如果香港人需要輸血,卻因為大家拒捐而喪命,這是何等可悲的事?

紅會在FB的呼籲,在公關上很失禮,惹起反感是可以理解的,但其實當中所指的,都是事實——需要血液的,可能就是你或你身邊的人,可以是黃毓民、長毛、黃之鋒、楊岳橋、陳雲……。你沒有辦法確保,任何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終身不用輸血,即使你多麼年輕。好像FB圈子中,也有很多我敬重的人,如果他們需要血液,卻得不到,我也會傷心,何況是親朋?

在絕大部分情況下,我是相信在無更多選擇下,只好選擇Lesser evil。既然暫時無法解決大陸移問的問題(當然歡迎繼續努力去解決),無法選擇血液用在什麼人身上,而拒捐會侵害香港人的利益,那我當然支持繼續捐血。
7. 我們與大陸人的分別是什麼?
我很早已成為regular donor,因為這是英國殖民教育教導的公民責任,這是大陸極度欠缺的,而我拒絕將自己大陸化,放棄公民責任,或者把公民責任變成只有「愛國」一項。無償捐獻對很多大陸人來說,是匪夷所思的。當我們拒絕融合,何苦要把自己墮落成為大陸人?

如果香港有一個小悅悅,被車撞倒了,你是不是會先看看她是不是來自大陸的女孩,才去報警?或者早已知道她是大陸女孩,而像大陸人一樣無動於衷?如果是這樣,有什麼意思?

當我們以香港人自居,以本土自居,為了針對大陸帶來的種種問題,而斷送香港人、本土人的健康甚至生命,我真想問,這是哪門子的香港人?哪門子的本土派?
8. 是不是不能批評紅會?
絕對不是。這篇文章針對的,是內容農場的扭曲以及「拒捐血」的呼籲。

很多人會針對香港政府和紅會的問題,例如醫療產業導致非香港人(主要被認為是大陸人,卻沒有人針對香港越來越多的南亞裔,多得中港矛盾)的醫療需求大增以及紅會的捐血配套不足,這些都是有道理的。例如,紅會指因DSE推行而少了中學生捐血,五年來卻沒有想出策略去補救;捐血站的開放和關閉時間、對捐血者要求太嚴苛等,也是值得檢討。還有,長期病患者日趨年輕化,即使這些不是大病(如高血壓),但要食藥便不能捐。面對人口老化,這些問題都要及早解決。

香港問題千瘡百孔,很多事都惹來質疑和批評,但不代表這些事情未解決前,便立即切割,甚麼都停下來。針對這些問題和種種質疑(那怕是來自惡毒的內容農場)去追問紅十字會,也是合理的,一個機構不能因為他做的事涉及人命,就不去質疑和批評,否則這個機構也會腐化變質。問題是,對於種種內容農場的荒謬報道,紅會已澄清多次,但有一班人永遠盲目相信,只質疑紅會,卻不質疑內容農場。

雖然,站在紅會的角度,它也是非常被動。它有沒有錢去加聘人手呢?現在連血也不願捐,又誰來捐錢給他們?
這篇文章,只是想深度談一次捐血這件事。以上八點都是想過了很久,但沒有耐性組織出來,我想今天是時候花些時間寫下來。無論你跟我說幾多次不要捐血都好,現階段,我都會繼續勸人捐。

我沒有本事說服那些永遠無法說服的拒捐人士,但我記得有人說過:「我不想血液益了敵人(即大陸人)。」如果,這些人也可以同時說:「當我或我的親朋或我的政治教主需要血液時,我會堅決拒絕,寧死不讓大陸移民的血流在身上(你是不能確保輸的血來自誰)。」我會加倍敬仰。
————————————————————————-
以下說的,是令我有所體會的個人經歷,沒興趣者大可跳過。

早幾年,我做了一個很大的手術,八點半入手術室,醒來已是一點八。醫生早告訴我,可能會失很多血,所以之前一天已做了封閉血管的微創手術。結果,我仍然失去很多血,但沒有即時輸血。做完手術後非常迷糊,而且持續微燒,一直到了晚上,醫生決定為我輸兩包血。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輸血,也沒有想過這麼年輕要輸血。

輸血後,情況確有改善,第二朝精神已好一點,燒也退了。這個經歷反映,公院使用血液很謹慎。常有人以為,一有病一做手術,便一定要輸血,錯的,你生命有危險或身體真是虛弱到一個點,才會輸血。
你可能說:你支持捐血,因為你曾是得益者而已。第一,這個是理所當然,我們常常找器官受惠者呼籲人捐贈器官,這有何問題?現在不是我每月要輸一包血所以我叫你捐吧?第二,在手術前,我一直是regular donor,一早捐了十幾次血,即使之後,也捐超過兩包的血了。

或者你又說:我根本很討厭你這個人,我就是不想你這種人受惠。你這樣想,我沒意見,但你怎樣確保你捐的血,一定是你不喜歡的人而不是你喜歡的人受惠呢?以上已詳述,不贅。

當初,我打算去私院做手術,但私院醫生約見我,說他無法幫我做這麼複雜的手術,因為我的問題較罕有,只有三間公立醫院才有這麼大的database和臨床專科幫到我。即使真的可在私院做,埋單也是天價,所以他急急寫信轉介我去公院(很感激這個醫生)。

那一年,我住了九天公院,之後半年每個月要回去住一天(其中一天就是上述提到要坐走廊了),到今天我還定期回去覆診。在2014年至2016年間, 我先後有三位親人身故,他們都住了至少個半月醫院,並屬於不同科,期間我經常探病,常常出入醫院。

有人說:「去醫院行一轉,就知有幾多人講廣東話。」其實我唔知這些人有幾多人真的去過醫院,但我這幾年去醫院的經驗很多,在住院、覆診和探病時,我幾乎一個普通話人都撞不到,除了香港人,碰到最多的,你可能沒想過,是南亞人。因為我看的是骨科,很多南亞裔從事勞動工作,如地盤,受傷機會很大,所以覆診時經常見到南亞人。

我根本沒有遇到「成房都大陸人」的情況。這種情況,也不是錯的,據知是在產房出現,但產房需要輸血的情況不多,而這是越來越多香港人做「國貨城」(聚大陸女子)所致,真要鬧,便要鬧這些香港人了。

(圖片來源:作者facebook)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http://www.post852.com/214889/%e6%9c%89%e9%97%9c%e6%8d%90%e8%a1%80%ef%bc%8c%e4%b8%80%e6%ac%a1%e8%ac%9b%e6%9b%ac%e6%83%b3%e8%ac%9b%e7%9a%8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