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香港捐血告急風波

自由亞洲 | 評論

香港紅十字會近日作出呼籲,指血庫又告急,近日捐血的人數持續在千人以下,血液供應只夠4日;然而由於紅十字會近年已多次告急,引起市民質疑是甚麼因素,引起香港的血液不足,紅十字會長期沒有提出一個合理解釋,引起網絡上流言四起,包括紅十字會偷偷地把香港血液賣去中國,或中國富豪雙非湧港,引起額外的血液需求等,這些流言愈演愈烈,完全是因為管理失當所致。

紅十字會近日再澄清,指所收集的血液只供香港使用,亦澄清九成血液為本港公共醫院使用;至於為何血液不足呢?問題關鍵是香港人口老化,以至捐血者為年輕人的數字減少了,包括因為中學改制,少了以往去學校收集中七學生的血液等;另一方面,2016年度的總捐血人數達32.8萬人上升2.1%,但可用的血包卻下跌1.1%,紅十字會指是由於捐血者的紅血素不足,或因飲太多咖啡奶茶所引致,影響鐵質吸收云云。

然而上述原因都不屬突發,而是長遠問題,明顯香港有關當局卻完全沒有採取足夠的措施,於是「告急」變成了「月經」──月月告急,年年告急,令市民出現了告急疲勞,不再認真關注。香港中學改制早在2009年舉行,而2012年為最後一屆AL的考試,因此少了中學生捐血也敢提出來,正說明了有關當局不但沒有未雨綢繆,甚至是後知後覺,連續幾年都告急都沒有適當的措施回應;香港人口老化乃常識,因此紅十字會一方面埋怨「年輕人數字下跌」,卻沒有實行足夠的配套回應,次次都要去到血庫告急才求救,這種做法一如特區政府施政散漫的態度。

香港特區政府近十年不斷強調要搞「醫療產業」,但這種產業的規管卻非常寬鬆;不少中國權貴病人與奇難雜症,選擇來香港的私家醫院醫病,一如早前雙非時大規模出現的問題,有利可圖手術成功就成為私家醫院的收入,一旦出現事故或無法應付的問題,則轉送公立醫院,成為公共醫療的負擔,同時政府卻不斷說醫療開支龐大,連續兩年削減醫療開支2.5億,因此令市民對整個制度的信任崩潰。

說到底就是信心的問題──香港紅十字會網頁上,自行說明是中國紅十字會分會,而中國紅十字會最獨特的,是不似世界其他紅十字會獨立於政府,中國的是由中共政府完全控制;香港人對紅十字會「一會兩制」的信心,就一如對香港「一國兩制」的信心一樣,在這幾年完全崩潰;中國紅十字會的醜聞,由炫耀富貴的郭美美,地方公然賣血的交易,無充足消毒衛生下賣血,導致血液感染變愛滋村等,則已經連中國網民也不願相信中國紅十字會;作為一個缺乏公信力機構的「分會」,這時候又不談「一國」,要高唱「兩制」了!香港不是中國(Hong Kong is not China),最少在紅十字會如此,信焉?

然而導致血液不足的真相,卻是紅十字會管理不善與態度問題;日前告急下,香港市民於上星期六,紛紛前往捐血,結果捐血站大排長龍,不少人要等待三小時以上;對於市民排隊捐血之苦,紅十字會不但沒有檢討人手調配以及認真反省,香港紅十字會總監袁漢榮竟呼籲市民「調整作息和空閒時間,不要集中在周末捐血,期望在平日下班後或飯後時間捐血」云云。

這兩年血庫不斷告急,香港紅十字會卻在修建於西九龍的新總部,於2016年3月31日落成,耗資4億元樓高11層,擁有「全香港最大的捐血站」;然而這個全港最大的捐血站,卻於下午六時關閉,除非另有安排,星期日及公眾假期都不會提供服務!事實上全港捐血站,除了旺角站開放至晚上9:30以外,其他捐血站大多於晚上七時關閉,新總部西九龍、理大、港大站於六時關閉,其油麻地「總部捐血站」甚至在下午4:30關閉。從這種開放時間可以得知,絕大多數年輕人未下班時,這些捐血站都已經關閉;大部份打工仔於短短的午飯時間,已經要和其他人競逐餐廳排隊用餐,難道期望市民空肚不吃,趕去捐血站捐血嗎?難道請假去捐血?又或者辭職去捐血?香港紅十字會管理層之「離地」,實在去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從紅十字會人員這些言論,以至捐血站的安排的混亂,足證血庫告急是行政失當所引致;要把平日的恆常捐血人數,由900人提升到1100人,最簡單的就是改變捐血站的服務時間,去遷就捐血市民;當香港人的工時愈來愈長,下班時間愈來愈遲,捐血站不去調節,卻去怪捐贈者嗎?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com-05082017082719.html?encoding=traditional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