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味靠嚇 – 林夕 蘋果日報

聞說立法會討論辱警罪草案,本以為聽錯,以為在那時撐警撐出高潮,有些人情難自制說說,自爽兼表忠貞而已。當時理性尚存的建制中人,也有覺得不可行、執行難度高、擾民,簡稱多餘。
上網一搜,果然來真的,法界鼠王梁美芬這次真的找數,弄了個辱人自辱的私人草案。她與另一法界奇葩何議員一唱一和,講得很動聽,希望藉此改善警民衝突,而且沒有針對辱警,也包括警方、廉署、懲教署、入境處、海關五部門,這條罪叫「侮辱執法人員罪」。梁議員稱,這草案是「拋磚引玉」,看清楚細節,這那裏是拋,簡直是在亂砸磚頭,隨便就可以砸死人,非常暴力。
任何人對執法人員在執法時干犯以下行為:使用滋擾性或辱罵性的語言或行為,或展示出滋擾性或侮辱性的標語,就中伏了,最高刑罰可監禁十二個月。
什麼語言行為算辱罵性?講粗口算,淋水算,罵「黑警」呢?何議員反而認為有灰色地帶,那真把人搞糊塗了。被搜身,不言不語,只流露出憋屈無辜的眼光,看在執法人員眼裏也可以是侮辱啊,侮辱了他存在感,無視他神聖的工作啊。再加上更離譜的「滋擾性」,英文版本是「disturbing」,好驚,一個人是很容易覺得被滋擾的,被人多問多關心幾句,你今天吃藥了沒,也可以滋擾,被搜的人,問:我長得像個賊麼?也可以是滋擾,執法者要是神經過敏,或者有心為難對方,那真是日防夜防,執法者難防,唯一自保方法,就是學中聯辦法務部長王振民所說,要表現出敬畏,對執法人員卑躬屈膝,這也難以拿捏得恰到好處,敬畏過當,也可以嫌你煩,被你滋擾到的。
最要命是遊行示威標語,不能有「滋擾性」語言,那怎辦?抗議不是請客吃飯,不滋擾一下抗議對象的神經,那就只能講溫良恭儉讓,往後罷工舉牌,展示斯文標語如:「合理薪酬是我們僅有的幸福,你怎麼捨得我們難過」,如此肉麻,又怕滋擾到執法人員的胃口了。這樣嚴苛也說沒影響到言論自由,才真的侮辱了市民智慧,不如索性禁止一切示威遊行抗議,更加乾脆。
其實現存有種罪名叫阻差辦公,已夠百搭,使用起來無往不利,若再加上這侮辱滋擾罪,如倚天屠龍合璧,天下草民誰敢爭鋒。市民與執法者權力本來就不對等,再添如此惡法,草民對執法者的印象是改善了呢還是內心畏懼,心裏更不敬重呢?一味靠嚇,能換來真心尊重敬服,史上聞所未聞。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013800&category_guid=vice&sup_id=12187389&category=daily&issue=20170508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