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啖砂糖一啖屎,東北前期工程偷步進行?

inmediahk

by 草根行動媒體 / Yesterday, 19:03

[草根.行動.媒體] 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文︰阿貓

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在未過城規會之前,已先向立法會財委會申請前期工程撥款,2014年6月27日,就在當時的財委會主席吳亮星強行推進會議之下被粗暴通過。雖然村民在財委會撥款後每個程序關卡都嘗試做些事情向政府提出反對,但政府始終不理村民及市民的反對聲音。到了現在2017年,前期工程正在悄悄迫近。 所謂前期工程,按照政府的說法,是平整道路和進行渠務等基礎設施,實際上卻會發現,部份前期工程範圍,其實已經會因工程而令村民生活大受影響。

政府玩弄村民 地政回應荒謬一味推波

大約在4月23日開始,聯生區很多村民都收到掛號信,內容是土木工程署就村民反對前期工程刊憲作出的回覆,信中內容大約是回應村民反對刊憲原因,以及詢問村民是否會繼續反對,信中有提及會安排會議以解答更多該工程項目關注事宜。亦即,刊憲是一個未完成的程序,未可以開始動工,政府官員仍在遊說村民離開的階段。

可是,聯生村民陳生卻在4月24日收到地政在他門口貼了張紙,上面寫着是根據土地雜項條例發出通知,指他佔用官地,需要在5月2日之前離開。陳生所居住的地方,正正是前期工程的受影響範圍,而且那個位置就在T字馬路邊,是工程車最容易進入的位置。官員一邊廂高調開會,寄掛號信通知村民回覆會議時間和意願,好像有商有量勸村民接受賠償搬走,但另一邊廂居然是在趕走村民???實在不禁令人懷疑政府一面做公關show粉飾門面,事實上在暗中偷步。

4月29日,陳生拿着那封收地通知出席土木工程回應反對刊憲的會議,那天地政總署職員也有出席,高級地政主任郭兆堅看到信後好像很「吃驚」,答應打電話到元朗地政署,希望協調一下暫援執行收地。不過,5月2日地政總署地政主任陳國偉再聯絡陳生,回覆話已經同元朗地政那邊溝通,話元朗地政的回覆是「無得搞」。

這種說法和做法實在十分之荒謬,原來地政「總署」是與其他地區的地政部門無需要協調工作進度,完全各自為政?地區地政亦無需要配合總署的工作,反而總署工作需要聽命於地區?既然總署沒有決定權,那麼為何與村民會面不是各相關地區都派地政人員來開會,而是派總署職員?這不但是在玩弄村民,也是在浪費村民開會時間。
此外,土木工程署與地政兩個政府部門居然沒有協調整個工作程序,土木正在處理反對刊憲的意見,地政卻居然疑似自作主張進行收地。兩個政府部門,在29日的會議上都是台的,
政府部門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互扯貓尾?抑或行政失當呢?

從荃灣迫到古洞 從古洞迫到無路

地政現在的收地範圍,主要是陳生家門前的空地,可以想像到,只要剷起路上的植物及陳生現時的東西,就可以連接旁邊的馬路讓工程車長驅直入村內。雖然暫時陳生住的地方不受影響,但這樣一來,做物流的他將受到生計影響。

二十多年前,陳生已經從事物流行業,那時是在荃灣開公司,「果陣時如果做物流要去到新界北區,人地個個都唔願意」。不過隨着荃灣更進一步的城市化和士紳化,租金變得越來越貴,實在維持不到,不少公司都慢慢搬到粉嶺和上水周邊地方做轉運站。陳生還在荃灣生活的時候已經買了古洞聯生區現址,直至真的無法在荃灣再捱貴租,才正式搬到古洞,做物流配送生意,會找他做生意的都是過往的熟客。

因為空間比較大,所以工作的地方,就是居住的地方。其實有不少在古洞的村民都是以這個居住和工作空間結合的模式生活,就像以前常在唐樓所見的前舖後居那樣。「因為是自己地方唔駛交租,就會慳好多成本,果陣時仲以為唔駛再擔心交租,點知原來有第樣野,就係政府會來收地」陳生說。

當他接到地政人員電話要收家門前空地時,做物流業的他就不得不緊張起來,物流的貨物來得快去得快,需要有多些空間搬動和上下貨和車出車入。家門前的空地,是他用來維生的空間,由港英時期用到現在已經二十多年,在此養大4個仔女,因此陳生說「封地同捏死我無分別」。他一直念茲在茲,「唔係話50年不變,點解特區政府成立20年,就把中央的 50年不變的政策推倒?」

元朗地政人員鄧生曾叫他搬走,到外邊租地方,陳生反建議地政安排合適的地方讓他搬,但鄧生卻說不可以幫忙。事實上,陳生也不想搬走,因外邊的租金已經由於各種發展計劃、地產商屯地等而不斷上漲,要搬,這麼大地方萬多二萬元租金大概少不了,而他現在不用交租之下才賺二三萬,要他去租新地方即是等於白做。即使真的找到地方,政府無日無之在新界推行新的發展計劃,將來可能又再面地收地,終有一天,所有無錢的人都會搬無可搬。

鄰里之間的互助力量

陳先生旁邊住着一個單親家庭,那是一對母子,大家出入都是經同一條路,日子久了自然也會認識。後來,那個母親過世了,留下兒子邦仔一個人,可能因為思念吧,也可能因為其他原因,總之邦仔在母親過身後,精神上出了障礙。雖然有社工會去看他,也有領綜援,但那邦仔始終都是獨居的,也不太會管理金錢,沒錢的時候日常很多照顧,還是陳先生幫忙。
這個生活關係讓我覺得和外邊大部時候所看到的世界很不一樣,這兒還未變成人情的荒漠。因為陳生和母子長年生活比鄰,他看着那個兒子怎樣長大,後來又怎樣改變,故此對他沒有任何芥蒂,見他一個人孤苦無依,又住得那麼近,多個人就多雙筷吧。很久以前陳生見過他爸爸一次,那人只九十度鞠躬道謝,之後就很少出現了。如果不是這種鄰舍之間的互助,如果不是經過長時間生活而建立的信任,恐怕,邦仔早就被踢進病院而失去自由了。若然要離開現在居住的地方,邦仔往後的生活會如何,也是令人膽心。

地政無視區議會反對 村民寢食難安

事實上,在4月13日的北區區議會會議,東北的前期工程方案被議員一致通過動議,要求政府暫緩發展計劃,先優化安置及賠償方案。可是,由於區議會對政府部門沒有法律約束力,政府還是懶得理會反對聲音,可以一意孤行,無視區議會,當然,也無視小市民聲音,於是地政和土木工程,居然橫行無忌。

現在陳生不敢出門,也沒覺好訓,怕地政隨時會來封地。今年年廿五的時候,陳生家突然發生大火,原因還是未知,只是意外之後,陳生除了賠償客人捐失,還花了十多萬再把地方蓋好,這些錢不花又不行,雖然前期工程收地暫時不會影響到他買的地方,可是,已經足夠令人寢食難安。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29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