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闢新戰場重新集結民氣

inmediahk

by 陳堡明 / Today, 16:18

近兩星期建制派頻頻發功,由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到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都在講未來五年,即是777的任期期間,並非一個適合重啟政改的好時間。

無論是范徐麗泰抑或王振民,無疑都屬於香港建制派的龍頭,近日頻頻講話有「定調」的作用。而且這一點在777上京接受委任狀時,總理李克強都罕有地沒有提及「民主」的議題,似乎在政府以及北京的眼中,「重啟政改」都不是未來5年會討論到的議題。

從政府及北京角度來講,為什麼重啟政改的念頭會暫時退卻呢?

我認為當中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在政改問題上達成共識,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這些看法相信大家都理解,非建制派與建制派現時最大的分歧,莫過於是否接納831決定。831基本上是政府不能讓步的底線,而現時非建制派都無意在831問題上讓步。

明知硬闖達成共識的機會低,屆時不論討論期間抑或拉倒後,都會進一步挫敗政府的管治威信,難得777現時比起689的民望高少少,政府絕對有理由籍此進行更多與民生相關的施政。

第二個原因,相對來講我認為是一個現實問題,假設非建制派在831決定下讓步。根據831的提名門檻,參選人要入閘,需要獲得提名委員會600票的提名。換言之,今屆特首選舉成功入閘但落敗的曾俊華,由於本身不獲開綠燈,即使有普選,都幾乎可以肯定無緣入閘。

這樣一來,反而會令政府及北京處於一個相當尷尬的局面。因為還未有普選前,曾俊華仍然可以入閘。但有普選後卻無法入閘,豈不是向全世界宣布,831下的普選只是一個假普選?

而且相對於現行制度,實行普選必然令結果難以操控,若然當初以為是陪跑的候選人突然跑出,對北京在港的部署又會有一定影響。所以換個角度來說,即使是831框架下的普選,某程度上只會降低北京對香港控制的穩定性。

在這個假設之下,非建制派有沒有可能,提出一個有條件地接受831的議案呢?例如在831決定下,政府及北京承諾在下一屆特首選舉,進一步降低提名門檻,並逐漸過度至真普選。始終從政治角度來看,非建制派只有接受831,才可以進一步開闢新戰場,進而重新集結民氣抵抗777暴政。

當然,這個只是一個假設,可惜的是,從現時撕裂的社會局面來看,提出這樣的議案,隨時會引起像「特赦論」一樣的反響。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32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