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橫洲當成「他人的戲」

inmediahk

by 朱凱廸 / Today, 10:09

感謝大家對星期日早上的橫洲訪問(看連結)的關注,關注是議題吸收能量的關鍵。如果大家同意我所說,可以一起推動,不同意的,也可以坐言起行,以自己認為對的方式推動。

這次訪問約得很急,據我所知,記者原本希望找政府官員,但沒有人願意來,結果才由我臨時頂上。我答應的原因也很簡單,年初立法會審議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後,橫洲發展的問題在過去幾個月一直得不到主流媒體理會。政府刊憲徵地,傳媒的焦點又馬上集中到賠償問題(雖然根本沒有記者了解賠償制度),作為橫洲發展爭議的代表之一,我必須把握機會。

梁振英當日下午回應記者提問,批評「仍然有人(應該指我)在橫洲事件中,為了撈政治本錢而不斷拖延,令橫洲至今仍未能動工」。能逼得梁振英開口,反映早上的言論已造成一定壓力。而從幾個傳媒即時報導的標題,我感覺我的基本信息已傳遞了。

1)早上無線:《朱凱廸指村民反對橫洲計劃 因無機會反映意見》
2)早上明報:《新橫洲方案僅3個月討論 朱凱廸:沒事情商量不來 盼成政府改變動力》
3)早上蘋果:《梁特跣林鄭?橫洲1個月收地變3個月 朱凱廸:現屆問題卸新政府》
4)中午立場:《朱凱廸:冀會見林鄭月娥 傾橫洲新方案 批政府推卸問題至下屆》

整個白天,FB也不見什麼人分享上述報導,及至黄昏,無線新聞改了標題:《朱凱廸不反對橫洲發展計劃 惟指過程冇諮詢》,則短時間內得到各方網友廣傳,而且解讀成我在此事一百八十度轉軚,由「反對」變成「不反對」。

我當然懷疑無線編輯部是在梁振英開腔後,才決定將標題「扭成」現在這個模樣,以配合政府的主璇律。可能他們也想不到,天天怒罵無線的網友,這次竟然又照單全收,造出了聲勢。

事件的過程就說到這裏,重點是想法。

我主張城市規劃和土地行政都必須透明化和民主化,決定香港規劃藍圖的城市規劃委員會應從目前完全由特首委任,改為全面直選産生,政府亦不能在沒有民選議會授權下,任意將珍貴的土地賣給地産商牟利。另外,為保障香港人的居住權,政府應將大部分土地及房屋與市場脫勾,減少賣地予地産商,增設合作社房屋等可負擔住宅選擇。

橫洲發展計劃面積共34公頃,但政府在2016年9月之前,基本的說法是只在5.6公頃綠化地帶興建4000個公營房屋單位。2016年9月後,政府在輿論壓力下披露了計劃中其他被隱藏/刻意不提的部分,包括在棕地興建13000個公營房屋單位和擴展元朗工業邨。政府承認,是在2013-2014年跟曾樹和等元朗鄉紳摸底後決定先做4000個單位,稱之為第一期。第一期內受影響的幾百名居民,一直不獲告知政府的決定,負責計劃的房屋署也沒有任何人協助他們在2014年按程序提出意見。

橫洲一事違反了盡量減少對環境破壞的「先棕後綠」原則,更離譜的事以少數鄉紳的意見凌駕受影響居民,被迫遷者不單不能參與民主規劃,連知情權也被剝奪,背後反映了官/商/鄉/黑四大力量如何勾結,聯手控制土地資源,令香港人在自己的城市裏委曲求存。

揭發問題只是第一步,要公義得以伸張,我們需要設想一套公眾聽得明白,也能說服最多人支持的解決方法,作為集體爭取目標。我明白,香港人看到官/商/鄉/黑勾結造成的不公,但同時間對公營房屋的需求也不容忽視,因此在晉身立法會後,我便和姚松炎議員一邊反對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整體撥款有關橫洲的部分(以求斷政府財路逼使談判),另一邊構思如何令居民不用逼遷,後來甚至連露天貨倉作業者的飯碗也一併考慮到的新方案。

新方案主要是將目前低效的橫洲露天貨倉地帶加以整合,騰出土地建屋,符合三條原則:

1)盡量不破壞綠化地帶
2)盡量保護原有村落及民居
3)盡量不影響目前露天貨倉作業者的飯碗

我們認為,方案在技術上可行,對現有社區帶來的傷害最少,同時間能增加公營房屋供應,比起政府硬推官/商/鄉/黑原方案好得多。
如果簡單綜合我的立場,就是:我支持在橫洲興建公營房屋,但反對目前的方案;我反對目前的方案,因為我有更好更尊重人的新方案。

現在的關鍵難題是,當我們將橫洲民主規劃運動從不遷不拆的防守姿態,進而採取改變整個規劃的方向,我們是否能夠說服村民在未來幾個月堅持不跟政府合作,以及說服更多市民前來聲援,凝聚最大的力量,促使政府懸崖勒馬。
大家不要把橫洲當成一場他人的戲,如果你相信土地屬於人民,房屋不是商品,橫洲正是香港人鑿開地産霸權裂縫的黄金機會,而機會稍縱即逝。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32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