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 青年反建制舉世皆然 政局危歐市好景不長 – 名家政評 – 謎米香港

信報     2017年5月9日

青年反建制舉世皆然 政局危歐市好景不長


一、
法國總統大選結果揭曉,一如民調所示,走中間路線的馬克龍以約百分之六十六點一的選票當選、落選的極右勒龐得餘下的百分之三十三點九選票;從電視所見,法國選民的情緒似乎非常投入,然而,整體而言,說選民對這次選舉興趣缺缺,似不為過。統計顯示,棄權(不投票)的選民達百分之二十六強,為一九六九年以來的最高紀錄;而投白票的選票達四百二十多萬張,佔總投票率的百分之十二。所有種種,充分反映選民不認為這兩位候選人是他們「心儀」的領袖!

一九七七年出生的馬克龍,成為最年輕的國家領袖(希臘總理齊普拉斯生於一九七四年,意大利上任總理倫齊生於一九七五年),看他的「奮鬥史」,說他「年輕有為」,誰曰不宜。然而,他如何有效地落實揭示於競選政綱的管治理念,是他甫當選便成為傳媒熱議的話題——一般的看法並不樂觀。

一九五八年,法國國會通過了戴高樂總統提出的第五共和憲法,賦予總統不少前所未有的權力,比如委任總理、解散國會(參議院)、進行公投及在「國家危難時刻」成為「暫時獨裁者」,還有權委出三名憲法庭法官。表面看來,法國總統擁有權力很大,但這絕不等於有全權處理國家事務,首先是,總統沒有「建議立法」的權力,而國會通過的法例,只有總理才能執行。

這樣的總統,其功能有如「仲裁者」(球證),那即是說,當國會與總理之間相持不下時,總統的權力才能彰顯——他既有權下令就此不易解決的問題進行公投,亦有權解散國會。如此獨特的政治結構,令執政黨的議席在國會佔大多數時,總統的角色才能從「仲裁者」變為決策者;這種情況出現時,總理只有聽從總統的指示行事,其推出的政策,才可免去被國會大多數票否決的厄運。如果執政黨是國會的少數黨,總理便不必(不會)對總統言聽計從,總統因而是「跛腳鴨」(truly lack power),那等於說總統的地位合憲合法但不能履行有效管治。新任總統馬克龍便可能面對這種窘局,因為無論從哪一角度看,他領導的「社團」(不是政黨)均不易(根本不可能)在下月國會議員選舉中獲得過半數席位。

說來有點不可思議,馬克龍去年創立的「前進!」,只是一個「組織」而非正式的政黨,「前進!」代表的是社會運動,它既乏「黨工」支援,亦無地區支部,在國會連一個席位都闕如,可說完全缺乏政治動員力量,因此,拙於經費的「前進!」,如何派遣「大包圍」式的成員參加下月國會議員選舉?而在未來大約四周時間,假設馬克龍獲財團支持,籌足經費,亦不易搶走其他政黨特別在國會勢力根深柢固的社會黨及共和黨的議席!

從當前的情勢看,馬克龍的「前進!」,即使「合縱連橫」,亦很難在國會佔有顯著席位,不過,這位做過投資銀行家及任政府高職的青年才俊,所以能一躍登龍,背後「發功」之人,呼之欲出,此人是法國經濟學及社會學理論家、著作等身的資深政客(曾任密特朗總統的政治顧問及在薩爾科齊總統任內擔任經濟復興委員會主席)阿塔利(J. Attali),據巴黎《世界外交月報》(Mondediplo.com)的「賽前評述」,馬克龍一早投入阿塔利門下,兩人亦師亦友,關係密切;阿塔利認為他是可造之材,把他推薦給法國巨賈、社會黨金主許民德(H. Hermand, 1924-2016)。通過阿塔利和許民德,馬克龍建立了堅實的人脈關係,成為他背後一股不可輕侮的力量。因此,下月國會議員選舉,「前進!」也許能取得不錯的成績,但要獲多數「黨」地位,絕不可能,預示他的政府不易「施展拳腳」……。

二、
受挫的馬琳.勒龐,在鏡頭前表現得那麼寬懷、從容,當然有「表演」成分,但她獲一千一百多萬選票,比乃父二○○二年的得票多出一倍有餘,較她二○一二年的得票多出約四百萬張。那意味支持「國民陣線」仇外、種族歧視、反猶太、反回教、排斥移民、脫歐及棄歐羅政綱的人,愈來愈多。衡量當前的形勢,馬克龍若無法闖出新天,二○二二年五十出頭的勒龐若捲土重來——看來她確有此意圖——勝算可看高一線!

歐洲目前的政治亂局,根本原因是年輕一代對「建制」的厭惡、鄙視甚至憎恨,因為從政者各為私利而忙,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而令一般人尤其是年輕一代,不惜挺身而出,參與「大規模暴亂」,這是民調機構「什麼世代」(Generation What)三月底對數以萬計十八至三十四歲的法國青年進行民調得出的結論(百分之六十一受訪者表示願意這樣做),在英國、瑞典、挪威、芬蘭、意大利、西班牙、希臘、葡萄牙、匈牙利、保加利亞及羅馬尼亞的同類民調,亦得出類似結果。傳統政黨濫用國家資源及對貧富不均熟視無睹,加上歐盟尾隨美國之後,假手北約集團,武力介入敍利亞內戰以至擺出一副不惜與北韓和俄羅斯進行核戰的架勢,令年輕一代對前途無所憧憬,他們決心尋求突破以改變命運,是為社會動盪之源,亦是反傳統「國民陣線」的支持者日多的底因……。事實上,香港年輕一代所以「愈來愈激」,根本原因亦是因為在北京以其有別於港人認知的理由解釋《基本法》導生的窒息感!

馬克龍雖然有意搞好法國經濟,但受歐盟諸種規限(見四月二十五日本欄),不易有作為……。以為新人上場一切便能改觀,是當古人的勵志語如「世上無難事」為真理的誤會而已。

昨天不少股市以及若干「當炒」的貨幣升勢可人,而「好消息」是法國不會脫歐不會棄歐羅。這當然不成理由,不過,歐盟主要股市市盈率低於美股(標準普爾)及歐洲利率較高,令部分「熱錢」湧入歐盟;當然,還有世人持有美股美元比例太高(見四月二十日本欄),加上它們強勢已久,隨時會因獲利回吐而回落……。上述種種,均為「老生常談」,雖然都有道理,然而,當前世界大勢趨於緊張,亞洲局勢高危,戰火一觸即發,在這種情形下,減輕投資組合中美元美股份量,似乎又不是明智的做法!

http://forum.memeh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593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