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評論】郭文貴現象提出的問題和啟示

自由亞洲 | 評論

【梁京評論】郭文貴現象提出的問題和啟示(粵語部製圖)

【梁京評論】郭文貴現象提出的問題和啟示(粵語部製圖)

作為一個長期觀察中國政治的人,我不能不承認,我大大低估了郭文貴事件可能帶來的影響。我現在同意這樣一個判斷,那就是郭文貴已經成為2017年中國政治最大的黑天鵝。由此提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是他,為什麼是這樣一個並無多少家世背景的暴發戶,能有如此巨大的政治能量,能給中國最高當局帶來如此巨大的麻煩?

有人會說,這是因為郭文貴掌握了很多極有份量的猛料。這當然不錯,但還有不少暴發戶也掌握了不少猛料,比如令計劃的兄弟令完成,他知道的事情應該比郭文貴更多,但他並沒有敢像郭文貴這樣直接地、大張旗鼓地與當局博弈。也有人會說,郭文貴敢於公開挑戰中國最高當局,是因為他有錢,富可敵國。這當然也不錯,但這個邏輯也可以反過來說,越有錢,就越應該和當局私了,而不應該選擇冒死一拼。

看了秦偉平對郭文貴的專訪,我從郭文貴的發家過程中找到了一些答案,並獲得了一些有意思的啟示。

根據郭的自述,他獲得第一桶金的經歷與很多暴發戶有重要差別,而正是這種不同,成就了一個與眾多暴發戶不同的郭文貴。郭文貴雖然像很多暴發戶那樣,第一桶金得益於“外資”以及當局給外資的諸多優惠。但差別在於,那些選擇郭文貴作投資伙伴的人,竟然會選擇這樣一個既沒有多少背景,也沒有多少錢的人,並給予各占百分之五十的同等權益。如果這是事實,說明郭的合作者不僅看中這個人的“悟性”和“德性”,更重要的是,他們恰恰看中了郭文貴的年輕和沒有背景,這樣就有機會在合作過程中“教化”郭文貴。這自然是一個風險極大的賭博,但現在看來,郭文貴當年的“貴人“們賭贏了,他們不僅得到了巨大的投資回報,而且成功地實現了對郭文貴的教化。我認為,這個“教化”過程讓郭文貴有了非常不同於多數暴發戶的經驗,並且進入了中國富人一般無法進入的國際財富和權力精英的網絡。也就是說,郭文貴獲得了一般中國暴發戶無法獲得的文化和社會背景。

這個事實對於理解郭文貴的行為以及他為什麼能夠與安全部建立密切的關係是很重要的。在行為方面,郭文貴強調他的資產比別的暴發戶“干淨”,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缺乏國內權勢背景讓他不得不在生意方面更“守法”,尤其是處處讓權貴三分,但另一方面,他可以利用獨特的國際關係資源為國家“立功”,“合法”地獲得一些無權勢背景的人不可能獲得的發財機會。

我相信,正是這種特殊的背景和體驗,特別是這個特殊的“教化”過程,讓當年無足輕重的“底層蟻民”,成了今天敢和中共最高當局叫板的“世界公民”。郭文貴當年的貴人不會想到這樣的結果,因為他們“教化”郭文貴是出於自己的價值和利益,而不是政治企圖。

郭文貴能夠攪動2017年的中國政局,還有一個重要原因,那就是中共當局嚴重低估了郭文貴,不僅低估了他的政治勇氣,也低估了他的政治智慧。如果當權者沒有這種權勢養成的傲慢,郭文貴或許不會選擇走這麼遠。我無從判斷,郭文貴這只黑天鵝與強大的專制政權博弈還能繼續走多遠,但歷史的教訓是非常清楚的,對挑戰者的輕蔑和傲慢是強權最致命的弱點,也是最難以克服的弱點。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lj/com-05092017074342.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