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短集:黨的清廉派 國之雙面人(練乙錚)蘋果日報

習近平聯合王岐山展開黨內部大規模反貪腐行動,卻被郭文貴在海外踢爆王岐山的貪腐證據。互聯網

五四青年節,大陸靜悄悄,只由習總到政法大學宣德,出現於該校某班共青團支部活動上,《文匯報》的照片裏,在場學生只十來個。習那天明顯欺場,勉勵學生只用罐頭話:「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
那是孫文1923年到廣州嶺南大學演講時說的一句話,好歹在當時有新意,而且孫甚有心思,下了一個「可恥但有用」的定義:「無論哪一件事,只要從頭至尾徹底做成功,便是大事。」他還以法國科學家柏斯多(Louis Pasteur)發現微生物之事為例,寓大於微,鋪排恰到好處。此話後來進了中華民國教育部部定中學用書,更成為國民黨高官黨棍的口頭禪,從蔣介石蔣經國一直到今天在爭當黨主席的吳敦義都在講,台灣人聽多了都覺得無聊。
國民黨那些人講還好,起碼從老孫到兩蔣,做大官當領導之前,多少也做了些大事,可你習近平幹出了些甚麼,當上管13億人的最大官?翌日黨報喉媒報道此事,頻呼「感動」、「深刻」,顧不了這一回習總姓襲,抄襲的襲,而且話講得空洞無倫。
當然,習大官那樣欺小朋友的場,總有原因。
周邊上,北韓金正恩搞一星兩彈找他麻煩;美國特朗普給他戴高帽要他管好小金,不然會跟他打貿易戰、台灣牌;日本的安倍要修憲擴軍;台灣蔡英文婉拒「九二共識」,與美、日官員互訪層級升高。這些都是讓五毛多賺錢、教領導真頭大的事兒。
窩裏面,派系內鬥白熱,夾巨資潛逃北美的大款郭文貴公開捅了他反腐一把手王岐山的老底,直令翻了牆出得來看熱鬧的大陸人口呆目瞪,發覺原來這姓王的也不是甚麼個好東西──海航集團(近日在香港天價搶地的紅資公司)的股份他的家族有,而且一早透過其妻妹擁美國黃金州矽谷附近鑽石地段的五千多英尺豪宅,後者證據尤其夠堅。

反腐一把手的倒爺年代

王岐山給郭文貴一捧,又成了新聞人物,海內外大報記者馬上按圖索驥挖那豪宅明細,不只找出確切購置日期(1996年)、地址(18840 Ten Acres Road, Saratoga, CA──路名也真夠霸氣)以及在谷歌圖上看到的不凡外觀,最後還給出該物業的最新估值(535萬美元,遠高於現時該區住宅物業的中間價104萬美元)。不過,500多萬美元的東西,相對王岐山的履歷權位和其他等級相若的貪官所擁物業而言,真不算甚麼。
九十年代初,筆者在加州大學教研,商學院裏有兩個大陸學生,家底都不尋常。一個來自北京,一畢業即當上大陸多個航運部門和美國波音公司之間的中間人,撮合大型飛機租賃。另一個來自上海更「巴閉」,家裏大概就是那個年頭(89.6.4之後不久)十分走運的「倒爺」,一來到就以現金買下一棟新蓋豪宅和一輛高檔寶馬,其後每個月向當地的寶馬代理要三四輛新車運回上海。那時大陸進口汽車須有配額,有本事拿到配額的人,做的是無本生意,賺的利潤卻是車價的幾個對。
按資料推算,王岐山家族那所豪宅,96年買進時,市價不過150萬美元,在海外付得出這種錢的大陸倒爺家族並不罕見;所以問題是,王家擁有的海外物業,絕對不只那一件,郭文貴能繼續爆多少料?
大家不可不知,王岐山當年官位已經不低,購置此物業之時,他已是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中金)董事長。此公司大有來頭,乃大陸首家與外國合資組建的投資銀行,設於1995年,牽頭的龍頭老大乃中國建設銀行與摩根士丹利,主要業務是替大型國企搞融資上市,在當時有壟斷地位,摩根士丹利亦因此擁超常市場優勢;好笑的是,王後來卻當上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主任。雁過拔毛,區區150萬美元算甚麼?
順便一提,王於1998年離開中金之前,任命朱鎔基總理的兒子朱雲來擔任中金的資本市場部負責人。2002年十六大開完之後,江澤民和朱鎔基離任,卻不忘為自己及家族及時鋪好後路,那就是在黨大會上修改了黨章,讓資本家及私企高管等「新興社會階層」入黨,而黨員也順理成章可成為資本家和私企高管。同年,朱雲來晉升中金CEO,着手把中金的部份資產以不公開方式私有化(誰取得多少股權不公開);2014年他離開之時,中金已奄奄一息。其間,他卻給最近涉黨內高層另一場激烈內鬥的安邦集團任命為董事。
郭文貴爆的另一單料,指王岐山家族是海航集團股東,那麼這個海航集團又是甚麼來頭呢?

湖南妹子、海南金子

1988年,海南建省,中央從各地徵召幹部支援,並以「給政策」(意即開放走資)為號召,馬上吸引全國各地大批想大幹快「上」的人前往,形成了所謂的「十萬大軍下海南」。幾年之間,海南從一個最落後的地方一變成為發展最快也最亂、貪腐最嚴重的省分。
當時中央給的政策包括准以低稅或無稅進口各種商品,為其他省分所不能。結果,海南貪官勾結其他省分,先由海南進口包括汽車等商品,然後大批倒賣給其他省分,賺取差價,一家便宜兩家着。筆者1993年在科大商學院任教,任務之一是和另一位同事到海南支援當地政府機關和大學開展應用經濟研究。可是,對方並沒有多少興趣搞研究,卻希望我們替他們在香港拉關係搞生意發財。
有一次,筆者負責和同事(大陸籍,第一代「港漂」,男)到海南指導研究,卻給海口政府單位的一個高教領導請到夜總會吃晚飯,還一人配了一個「湖南妹子」陪酒跳舞;筆者兩樣都不會,草草應付一下便拉了同事道謝走人。海南是90年代中國的上海灘。當時,省政府為了發展旅遊業,大批吸納「湖南妹子」的同時,更與中國民航局合資成立海南航空公司,那便是海航集團的前身。
成立之初,海航股本只有一千萬人仔,變身「民企」之後,今天已成為Fortune Global 500中的第353位,總資產超過一千億美元,升幅之大之急,世間少有;去年一年,光是其海外資產便增加了340億美元,相當於年初集團資產總值的50%。去年底至今,集團在港買地花的錢才30多億美元,不過是零頭。彭博一篇分析文章指,如果海航上市,市值肯定超過波音飛機公司,但多年來它的投資回報率都只是1%左右。

呼風喚雨有「能人」

神奇之處在於,此集團的借貸額卻非常高,利息覆蓋率(毛利潤/利息支出)已經跌到1.5的臨界點,一有甚麼風吹草動便不得了;但在風險極高的同時,集團面對的借貸利率卻比美國政府借錢時還低。它不是上市公司,不能從股票市場集資;哪來的超廉價資本?誰開的借貸綠燈?甚麼原因要膨脹得那麼快?把資金倒水般倒到海外為何如此之急?
所有這些問題都十分耐人尋味,誰是能夠呼風喚雨的集團股東因此是關鍵。郭文貴說王岐山家族成員(外甥)是集團股東之一;其他的自然人股東只有兩個,另一大股東是一個「慈善團體」。值得留意的是,集團的最大授信行(水喉)是國家開發銀行,授信額度已達一千億人仔(約145億美元)。是甚麼人可以替這家「民企」扭開國家的水龍頭?
大陸利益派系盤根錯節鬥爭激烈非自今日始;對手的貓膩,己方不可能不一清二楚。郭文貴近日向媒體曝光王的底細,無非是要讓世人知道內幕,壯自己聲勢。看來,習王聯盟打貪,也不過是互相利用、做場好戲而已;披着道德外衣的所謂打貪派,無非是比被打的一派更加虛偽、更有權勢、更會掩飾自己的雙面人。
國家如此,當然很可悲,反應卻可以大不同。一種態度是,或對問題視而不見三緘其口,或附和當權者的敵我黑白觀,把貪腐看成是被打那派的專有惡行,或輕描淡寫說是發展的必然過程,只要大家支持打貪的領導,長遠就可解決。
另一種人會把事件看作認識國情的窗口,留意資訊就事論事,不誇大問題也不迴避。學校裏的通識老師最宜選取這個角度,引導學生研究、思辨。咬住一個這樣包羅萬象的課題,學生可以學到的知識很多,包括商學、經濟、政治、歷史、制度、人性等。這是不幸當中的不可多得。

練乙錚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016563&category_guid=4104&category=daily&issue=20170510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