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肝醫療失誤之反思(時事評論員 林忌)蘋果日報

公立醫院近年經常人手短缺,醫管局又曾拒絕向醫生加薪,引發醫生靜坐抗議。資料圖片

兩次換肝的鄧桂思之所以突然急性肝衰竭面臨生死邊緣,竟然可能源於聯合醫院的醫療失誤,兩位專科醫生涉嫌沒有留意到病人是乙型肝炎帶菌者,處方了類固醇,卻漏了抗病毒藥物,而醫院早於4月6日已知悉事件進行調查,卻一直隱瞞真相。
人為錯誤以致所謂醫療事故,本身就有如交通意外,在數字上是不可避免的;然而由最離譜的人為錯誤,到最無辜的壞運氣,有時卻很難分辨,要依靠獨立可信的公正調查。今日香港的問題,就是制度失去了公信力,各個機構不斷「官官相護」,所有系統都接近崩潰邊緣。醫生與護士經常投訴,人手嚴重不足令醫護不斷超負荷工作;長期超出負荷,意外率自然會上升;單是責怪錯漏的人員,不去檢討造成超時工作與錯漏的原因,是不會令意外減少發生,這是結構問題。
香港醫療問題最詭異的是,一方面前線人員不斷投訴人手不足,病人投訴要大排長龍,以致喪失治病最佳時機,另一方面高層肥上瘦下,政府竟反過來削減醫療資源,在這兩個年度每年減少2.5億醫療開支;當局一面指香港醫護人員不足,另一面主動輸出醫務人員去大陸,令香港面臨更嚴重的人手短缺,這種做法符合邏輯與港人利益嗎?
特區政府竟把醫療作為「六大產業」之一,竟把醫療作為「賺錢行業」而完全不顧背後的社會效益;香港的私家醫院幾乎全部以「慈善團體」登記,可根據《稅務條例》88條免稅,再加上平價批地,等如接受政府大量補貼,其目標應為服務香港人。然而如今作「產業」走去服務中國病人,與早前雙非孕婦問題令私院不斷擴張,然後以高價挖走政府醫院的醫生與護士,變相搶高了醫護人工,是慷納稅人之慨,去謀取暴利之餘,更搶貴本地市民的醫療開支,同時令原本可用於服務本地人的資源更少。
當病人一切如常時,其醫療費用就成了私家醫院的盈利;但萬一發生意外,或者病人無法負擔私家醫院的費用之時,則往往用各種名目轉送公立醫院,變成要由香港納稅人負擔其開支;有錢就私家醫院賺,蝕錢就由香港市民齊負擔。簡單如來港產子的雙非孕婦,2005年至2014年合共走數拖欠醫管局8,300萬醫療費,這些壞賬就由全體香港人承擔。

大開中門接納中國醫護

雖然政府已經叫停雙非,但醫療作為「產業」仍然不變,既無法解決公營醫療的人手短缺,也無意增撥更多資源,於是造成連鎖效應──公立醫院的醫護人員,即使不為金錢所挖角,也因為挖角潮後面對人手短缺的超負荷工作與壓力,而不得不逃離公營醫療服務;政府一方面鼓勵本地人才流失,另一方面要大開中門接納不符香港標準的中國醫護──梁振英就曾高談要輸入廣東護士,各大醫學院就巧立名目容許中國醫生以學習為名,「有限度註冊」成為公立醫院的醫生,甚至劫持病人組織的醫療改革建議,加入不用考試的有限度註冊醫生可以由每年續牌,改為每三年續牌一次,最後「成功」令醫改「攬炒」,在立法會被拉倒。
政府不斷說香港人口老化,卻寧可把資源投放在其他大白象,都不願增加醫療開支;一面說訓練醫護人員成本高昂,一面苛待千辛萬苦訓練出來的人員,再以政策優惠私家醫院以至境外的機構去搶自己訓練出來的人才,然後再抱怨人手資源皆不足;醫生疏忽犯錯,重罰停牌就加重目前的人手短缺,輕判就變成「醫醫相護」,市民面對的正是如此必輸之局;市民必須認清,造成今日這種敗局的源頭,正是特區政府本身。

林忌
時事評論員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017475&category_guid=4104&category=daily&issue=2017051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