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資本心魔的根源(公共政策顧問 李兆富)蘋果日報

證監會早前發聲明,計劃放寬一帶一路基建公司上市要求。資料圖片

近來,不少人提到紅色資本都想到天價投地,甚至有人提出,紅色資本是志在「經濟殖民」,目的是透過購入香港的資產,進一步加強對這個城市的控制。坦白講,只要香港的市場繼續是自由公平開放,所謂的經濟殖民不可能發生;最怕就是政府以各種堂而皇之的理由,改變遊戲規則。
香港最核心的遊戲規則,究竟是甚麼呢?法治和司法獨立,是極為重要的支柱。此外,行政機關的政治中立,是香港作為自由港的另外一個必要條件。可是上個月中,證監會罕有地發表聲明,指獲國企、主權基金或主要上市公司等大量股權的一帶一路基建工程,可能會得到特別考慮。這就是我所指改變遊戲規則的一個例子。
證監會名義上是獨立法定機構,但在職權上應該被視為行政機關的一部份。理論上,立法會有金融服務業的代表,政府也有財政司司長和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督導證監的運作。可是,在行政主導的設計下,立法會的權力被閹割,像證監般的獨立王國,甚至連財政或人事任命均不受公眾監管,就算它隨意地改變遊戲規則,我們也只可以無可奈何地接受。
金融業是香港命脈所在,政府行政機關憑甚麼叫我們完全信任它們的決定?

政策繞過議會 成效不彰

管治者和被管治者要建立互信,前提是一套在「事前建立的法則」(ex-ante rules);這也是在普通法原則的重要元素。可是,假如香港要跟大陸的一套,法則往往變成了一時之權宜,也就是「事後建立法則」(ex-post rules);例如所謂的人大釋法,便是一例。
法則不是不可以更變,但要有公開公平公正的過程。可惜在行政主導的制度下,議會失去了公開公平公正的內涵價值,以致過去廿年香港許多政策出現扭曲,或者缺乏廣泛共識而導致成效不彰。但在另一邊廂,行政機關卻將所有問題歸咎於議會不願意合作,甚至乎採取逃避的態度。凡事只要可以繞過議會,可以透過行政指令方式賦權,便草草通過,結果政府政策更加脫離現實,失敗的機會也更加高。
議會不是橡皮圖章,可是有不少建制的支持者,認為議會成員沒有專業知識去判斷政策的優劣。諷刺的是,在議會當中,最經常鬧出笑話的往往是建制派議員。我不知道這種佈局,是否為了削弱議會認受性而刻意安排的結果。
我不敢說所有由北京傳達下來主意,不是為了淘空香港,就是為了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可是像證監罕見地支持一帶一路相關項目,加上部份官員像中了降頭般不斷重複提及,甚至議會中的建制派也加入和唱,市民質疑行政機關在背後推波助瀾,豈是沒有根據?事實上,作為一個自由港,亦根據《基本法》第5條,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甚麼五年計劃根本就不應該是施政的考慮。
可能有愛國愛港者認為我這樣說,是大逆不道。可是,香港有自己的處境和存在,要是中國有經濟機遇,不用長官意志商人也會前仆後繼。然而,現在大家見到大陸因為過去十多年經濟規劃失誤,導致資本投放傾斜,至今要以一帶一路來輸出所謂的過剩產能,還要包裝成甚麼機遇,香港人對紅色資本產生戒心,只不過是一種本能反應。
坦白說,我擔心香港的民情日漸變得封閉。可是在先天的制度缺陷下,政府失信於民;後來的環境轉變,政府又要生硬地為適應大陸的主旋律而行為怪異。在這種環境下,紅色資本入侵便成為了一種難解的心魔,一般市民的抗拒也會越來越強烈,把僅餘的管治共識也消耗至蕩然無存。

李兆富
公共政策顧問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017484&category_guid=4104&category=daily&issue=2017051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