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鄧桂思事件的雙重失誤,保險賠唔賠?︱牧野佑介

【2017年05月10日 6:44 下午】遇上鄧桂思事件的雙重失誤,保險賠唔賠?︱牧野佑介

最近兩個月新聞焦點集中於鄧桂思母女身上,由未足十八歲成年不能捐換器官,到現在變成醫療事故,有好多問題由一開始都存在疑問?

第一點:由捐肝開始,法律問題不斷提出要修改,但筆者認為這一點大家一定要不偏不倚,不能改變,如一改變香港就變成一個捐贈器官的買賣市場,大家都明白,有錢人一定有法律的灰色地帶鑚破這墻。同時香港每次於捐贈或受贈者,都沒有太大去公開身份,但這半年不斷由醫管局去公開呼籲市民捐贈,是否太不尋常!會否是想開一個先例?

第二點:由第一位捐肝者失敗,再用屍肝到現在,受贈者都未過危險期,內裏的問題當然是受感染了,但由昨天新聞得知變為重大醫療事故,這真是天大的笑話,筆者今天為此感到醫管局及醫院和大家玩了一局遊戲,若勝利了,就可以順利改變法律規定。

大家若買了醫療保險及人身保險,保險公司會否賠付?筆者為大家檢視一下,首先由鄧桂思去聯合醫院因腎病面見醫生,醫生處方了高劑量的類固醇「潑尼松龍」,同時無考慮或(沒帶眼睛)去看病者的病歷,因為病者為乙型肝炎帶菌者,一個(沒帶眼睛)就一個(沒帶眼鏡)情況底下,令病人在上月一號緊急入去聯合醫院急症室,先發現急性肝炎,這已經是一個足以令保險公司不作理賠的第一因素,再者由上月五號轉送到瑪麗醫院先再在醫療紀錄內發現,再次沒有向家屬解釋,這種雙重錯誤,大家可否給予筆者意見,如何向保險公司作出申請理賠?

無論今天醫管局怎樣護航,想盡辦法推卸責任,此事一定不會就完了,下一步是上醫務委員會聆訊,但筆者肯定只有一個結果,就是當值醫生用了一個理由去推卸,就是之前的醫生放假,自身沒有時間去檢視之前報告,同時人手不足,對此事故遺憾致歉!醫管局、醫學會,睇吓還有什麼資格講。

希望鄧桂思母女繼續努力,香港人是會支持。

更多詳細會在節目中與大家討論

香港花生台節目"保險套"主持(牧野佑介)

標題由編輯所擬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667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