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屆政府施政評析】政改難重啟 唯有繼續爭(文:劉銳紹)

明報 文摘

林鄭月娥上任在即,其中一個焦點是:應否、能否重啟政制改革討論?分三方面來說。

從現實看,林鄭月娥上任後重啟政改的機會不大,條件暫時未足;即使她上任後一段較長的時間,條件也不具備。最大的阻力不是香港,而是北京,因為它擁有決策權但毫無意願甚至有抗拒感。最近連串事例和背後的考慮,足以說明這一點。

一、重啟政改的條件和阻力

(1)張德江到澳門視察,講話內容明顯不是針對澳門,而是針對香港,雖不至指桑罵槐,但肯定意有所指。其核心是:澳門「自覺配合落實中央全面管治權」。例如:澳門率先通過《基本法》第23條、「愛國愛澳力量始終佔據主導地位」、澳門教育制度能培養官方需要的人才。這些在香港都做不到。概而言之,北京認為澳門的「一國兩制」比香港落實得好。因此,澳門做得好的(落實中央意圖),香港要學;香港做得不好的(如立法會拉布),澳門不要學(其實澳門立法會沒有拉布,張德江的話顯得多餘)。在這種氣氛下,北京還會放手讓香港重啟政改嗎?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央領導人到港澳地區,一般都師出有名,例如回歸大慶或重要的國際活動等。但張德江這次以「視察」名義到澳門去,顯得很彆扭。其實,這是在習近平7月「君臨天下慶回歸」之前的轉彎放風,既要先行滲出北京的調子,讓香港人消化,也要藉此卸去一些壓力,以免習近平來港發言時遇到更大的反彈。只要看看這套「大龍鳳」,就知道北京無意在港重啟政改了。

(2)北京不斷強調政權安全。長期以來,北京強調國家安全,無可厚非,但近年還明確提出政權安全、制度安全等,甚至把政權安全等同國家安全,而實質更是把政權安全凌駕於國家安全之上。北京要求包括港澳在內的全國人民努力保護國家安全,從概念上,這是合二為一的混淆,與現代化的管治理念截然不同,實際上就是把「黨國一體」的意念打入香港人的腦袋裏。我對香港人要維護國家安全並無異議,但香港人同時要爭取現代化的政治制度,兩者並不對立。

回顧歷史,中共1987年在第十三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公開提出「黨政分開」(原是「黨政分家」,但後來退了一步),成為當時政治開放的一個象徵;但「六四」後不斷收縮,近年來更變成「黨政分工」。一字之差,盡見思維硬化。

更有甚者,北京不單在權力和制度上要維護政權安全,連思想上的安全也不放鬆。各種新的箝制方法太多了,例如互聯網、微信的新限制,在此不贅;最新的動態還有草擬「國歌法」,在《國旗法》以外再來一招。尊重國旗和國歌是可以理解和需要的,但形式保護不了尊嚴,如果用國旗和國歌來保護政權安全,認為「形象受損也會導致不安全」,那就過猶不及了。

(3)2014年全國人大作出「8.31決定」和政改方案被否決後,北京已表示日後未必重啟政改。這是北京的政治需要,當年已借勢關上大門,今天怎會輕易開門?此外,中共十九大舉行在即,不想香港政制再起爭議,分散精神,不再重啟政改最符合北京的利益。

上面所述均說明重啟政改的阻力在北京。官方和建制派強調,香港人希望停止爭拗,政治上休養生息,和諧為重。這的確是其中一面,但如果北京願意重啟政改,相信香港人也樂於看見。

二、雖難重啟政改 但不代表不能爭取

古今中外的政治有一個共通的規律,就是任何政體也不會主動放開管治權;只有在官民互動、互碰甚至互撞之下,最後因實力對比才會改變政治環境和生態。所以,雖然政改討論難以重啟,但不等於不可以繼續爭取。歷史告訴人們:如果執政者不願意或不主動,民間就不爭取,那麼一萬年也不會有變化。事實上,中國共產黨當年也是鍥而不捨,才會有今天的執政。當然,今天不一定是一個革命的過程,因為遠遠未到革命的臨界點,所以香港人不妨審時度勢、準確定位。

容許我提得高一點:香港人正面臨一個偉大的歷史任務、民族使命和民主時代的召喚,因為今天在香港出現的,正是封建統治的模式和意識與包括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在內的現代文明的矛盾。香港要穩守陣地,減慢下滑的速度,等待內地的變化;香港守不住,中國民主發展的路途將會更艱辛難行。我不是「大香港主義」,而是香港已有一定的基礎,內地的開明人士也有目共睹,不想香港倒塌。須知道人類發展有3個階段:一是要求溫飽,二是要求公民權利,三是要求政治權利。香港現在是由第二階段爭取上升到第三階段,內地則是由第一階段爭取上升到第二階段。所以,香港人要想出更多、更新的辦法,有些只做不說,有些只說不做,造勢而望,度勢而行。

三、政改難重啟 林鄭月娥如何處理?

就眼前形勢,政改難重啟,唯有繼續爭。這個「爭」,是爭取的「爭」,而不是鬥爭的「爭」;當然,這也是爭拗的「爭」,這個過程難以避免。不過,眼前也不可能期望林鄭月娥「擦邊球」,對她有這樣的要求也有點過分。曾蔭權在國民教育政策上「擦邊球」,也招來「陽奉陰違」的指摘,如今身陷囹圄。這兩件事不一定有因果關係,但反映港府官員也形格勢禁。所以,如果林鄭月娥以民生先行,也不是下策,不要把民生和民主發展放在對立的位置。可以一面幹民生工作,一面繼續發民主聲音;前者是眼前實際需要,後者是長期訴求。我不會因為長期目標而忘記眼前修路,也不會因為在山下種田而忘卻無限風光在險峰。

上述3點,自問情真意切,努力正辨明思。

作者是資深時事評論員

■解構林鄭月娥治港藍圖——下屆政府施政評析系列

編者按:今天續談重啟政改。香港政制改革問題多年來屢次掀起社會激烈討論,在2014年9月更觸發長達79天的佔領運動。2015年6月18日立法會否決政改方案,特首續由選舉委員會選出。

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在其競選政綱中表示「將會在任內盡最大努力,在『8.31』框架下營造有利推動政改的社會氛圍」。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和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葉國謙分別撰文,探討香港政制改革的前路。

[劉銳紹]

(原文載於2017年5月12日《明報》觀點版。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明報》立場)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512/s00022/149454987438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