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遊行獻媚風波:蝴蝶效應

inmediahk

by 林疋 / Today, 21:00

適逢香港回歸20周年,民陣首次不獲康文署批准使用維園足球場作遊行起點。坊間盛傳國家主席習近平將於下月底至7月1號來港,梁振英政府無疑是清洗太平地,向習總獻媚。然而,梁振英執意打壓七一遊行無疑是看準之對民間組織、政團的重要性之餘,連帶一挫泛民在立法會補選的銳氣。

眾所周知,建制龍頭大哥民建聯舉行的兩年一度籌款晚會,吸金力驚人,單憑中聯辦主任張曉明揮筆所提的書法「駿程萬里」及「度德而處」,短短八字便籌得逾3000萬元。有報道更指,該黨一年支出足夠養起泛民兩大黨的民主黨及公民黨四年。泛民的黨慶籌款晚會所獲得的數字遠低於民建聯,每年七一遊行、元旦遊行,甚至年宵攤檔,亦成為兵家必爭的吸金源頭之一。

行軍之道在於斷草絕糧,政府刁難民陣,無形之手阻撓市民遊行的決心,銳意一挫泛民資金收入。自七一遊行自零三年以「反23條」出師報捷,遊行人數飊升至50,0000人,較昔日翻盤逾300倍。自此各政團及民間組織風雨不改,站在七一街頭上遊行、嗌咪及籌款,去年青年新政拒絕參加遊行,卻沿途擺街站籌款;香港眾志同期籌得1,400,000元的立法會經費中,七一款項大約佔三分一,最終羅冠聰成功在港島區搶灘,攻佔立法會一席位,正正佐證遊行所籌得的款項對政黨的重要性。

七一遊行對政團、民間組織重要,特別是非大政黨的元氣所在。七一遊行向來不是「鬥大」的遊戲,政黨規模與支持度不一定成正比,參與市民按議題、政黨形象、與政客的即場互動等捐款,讓默默耕耘的政黨、民間組織有機會脫穎而出,爭取資源維持運作。例子有「維修香港」參與七一遊行兩年,款項由約4,000微升至20,000元,稍稍騰出空間繼續為舊區服務。

在議會人數而言,人社、自決、本土派是半少數代表,但在七一的吸金力不遜於大黨。觀乎梁振英上台而來,民主黨七一籌得款項在150,000至200,000元的關口徘徊;反觀由長毛梁國雄一人獨撐立法會的社民連,七一籌款成績是民望黨的兩倍,2013年打著「籌錢打官司」旗號更一度籌得近700,000元。特別的是,政府正就四名社民連、自決派議員宣誓提出司法覆核、「佔中」及反釋法遊行的檢控一波接一波等。一旦七一遊行人數驟減,過去吸金力高的政團率先受影響,連帶影響未來的司法勝算,梁特打的正是一石二鳥。

同時,青政梁頌恆及游蕙禎被褫奪議員資格後,有傳明年三月為立法會補選期,至今餘下約半年時間,今年七一遊行勢成為各政黨籌款,以新界東補選數字參考,公民黨楊岳橋以接近260萬元選舉開支上限宣傳及拉票,贏得議席;即便資源最薄弱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亦耗資75萬元。由此,一場立法會補選入場費用門檻動輒百萬元,當中還未計算建制派就關鍵議席發動大規模選舉攻勢,拉高參選投放的資源。

除了籌募經費外,今年七一遊行亦成為各大政黨推銷新丁,評估民意風向的探熱針,為立法會補選掀起前哨戰。為保住民主派議席,泛民或會啟動協調機制或舉行初選,民意支持度定必為考量指標之一,新民主同盟范國威及民協馮檢基有意披甲參選。對於零立會議席的政黨而言,七一遊行正好增加曝光率,與市民接觸互動,為補選試水溫。

當權者打壓七一遊行,以小搏大,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則向習總投其所好;二來減少市民遊行動力,連帶影響泛民司法勝算;三為阻礙政黨立法會補選的籌款。

七一遊行,香港人沒有缺席的理由。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494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