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最新通識課程資源冊 再肯定「一國先於兩制」批回歸後只談兩制|任馬霖|852郵報

POST852

2017-5-15 21:06

中學文憑試的通識教育科近年來成為建制派的眼中釘之一,政府前年回應議員要求全面檢討此科時曾稱,為進一步加強學生在此科的知識基礎,將會出版《通識教育科課程資源冊系列》,按課程的六個單元為教師和學生提供更適切的學與教資源,同時紓緩教師的工作量。教育局在上周五發表「今日香港」的單元,但當中有多處內容涉重新演繹或解釋「何謂一國兩制」,而解釋不同概念時,亦有意無意地對一些議題只是「避重就輕」,未有全面地講述事實的全部。

強調「一國先於兩制」
課程資源冊的「基本概念」部分,一開始便講述了「一國兩制」的定義和內容,但當中特別指出「首先需要有『一國』,才能有實施『兩制』的基礎」。其實過往已有不少內地官員發表過相似的論調,如曾任全國人大法制工作委員會的李再順和現任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等人,甚至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亦在早前一個研討會中表示,「建基於『一國』,我們才能擁有『兩制』的優勢」。另外,文件中更指「有意見認為」,造成現今社會對「一國兩制」含義的「誤解」,是因為香港自回歸以來,都「偏重於宣傳『兩制』沒有好好解釋『一國』的地位及如何運作」。近年來多名中央官員均有意對「一國兩制」的內容加上一些含義,而近日香港官員及教育局亦開始有意對這些「新增含義」表示歡迎,甚至以此作為教學重點。

確立國務院白皮書對「一國兩制」的解釋

另外,文件中亦指出中國國務院在2014年發布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當中有解釋到「一國兩制」政策的基本內容,但其實該份白皮書,一直都被批評為中央對治港方針和「一國兩制」的重新演繹與「僭建」。白皮書提到「恢復行使主權後,根據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在香港設立特別行政區,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權。」,惟《中英聯合聲明》,並沒有「直轄」的字眼,亦有強調中央僅在「外交和國防事務」上有管治權。這份遭廣泛社會質疑的白皮書,卻仍然為教育局文件引用,又是否希望教師可以在準備教材時,以供參考呢?而且,教育局又是否變相確立了這份白皮書,在「一國兩制」上的解釋權呢?

引人大四次釋法卻避談損害司法獨立之爭議

課程資源冊中對《基本法》亦有作解釋,文件中提到自香港回歸以來,4次人大釋法的事例,表示人大常委會和香港終審法院均可對《基本法》自行解釋,惟以人大的解釋為準。可是,4次的人大釋法中,至少兩次都是具爭議性的,但資源冊中卻隻字不提,更指「釋法程序合憲和合法,不影響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例如1999年的居留權問題,當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對終審法院的「吳嘉玲案」裁決,繞過法院,直接向國務院提請人大釋法,而最終推翻相關裁決。2016年的立法會議員「宣誓風波」,更是由人大一方主動進行釋法,但根據《基本法》第158(3)條,提請釋法的程序應為由終審法院向人大提出。可見兩次的釋法都並非「合憲合法」,但教育局卻有意在字句中「合法化」相關行為。

較大篇幅援引「社會輿論」指司法覆核損港人利益

不僅如此,資源冊中在解釋不同議題時,不同立場的意見亦有比例上的明顯差別。當談及到司法覆核的問題,文中指出有輿論批評部分人士濫用司法覆核,指他們藉著有法律援助,挑戰政府決定,最終阻延建設項目使全港市民受損;卻未有像談到「一國兩制」時,以相似的篇幅去解釋它文中所指「偏離司法覆核原意」的個案,是為何出現,那一方人士的理據和意見;反而大都是援引批評一方的看法。

教育局今次最新發表的《通識教育科課程資源冊系列:今日香港》,只要仔細一看,便不難發現內文中多處指出的只是「部分」事實。若然香港教師真的如資源冊的內容去教導學生,那又是否與設立「通識教育」科的原意相乎呢?

(圖片來源:教育局網頁截圖)(撰文:任馬霖)

http://www.post852.com/215966/%e6%95%99%e8%82%b2%e5%b1%80%e6%9c%80%e6%96%b0%e9%80%9a%e8%ad%98%e8%aa%b2%e7%a8%8b%e8%b3%87%e6%ba%90%e5%86%8a%e3%80%80%e5%86%8d%e8%82%af%e5%ae%9a%e3%80%8c%e4%b8%80%e5%9c%8b%e5%85%88%e6%96%bc%e5%85%a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