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全球派vs本土派」取代「左vs右」

信報論壇

by 沈旭暉 / Today, 03:22

《信報》國際學海迷津:法國大選塵埃落定,中間派候選人馬克龍以66.1%高票當選,極右政黨國民陣線領袖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未能成為「法國特朗普」,但這並不代表「極右」勢力受挫,甚至不代表「極右」的這說法依然精確。在可見將來,一個馬克龍式「全球派」vs馬琳勒龐式「本土派」的二元框架,恐怕將在全球出現,從而逐漸取代以往對「左vs右」的認知。這樣理解特朗普、英國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乃至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an)一干人等,可能更接近現實。

以往談論政治光譜時,我們習慣把不同政治立場置於一條直線上比較,直線的兩端,即是「極左」和「極右」。理論上,他們是勢成水火的兩個極端,這也是這次選舉後期,法國傳統左派呼籲極左派「含淚投馬克龍」的理據。不過,在政治學研究中,一直有學者對這樣線性的光譜劃分提出質疑,例如法國學者Jean-Pierre Faye就提出「馬蹄鐵理論」(Horseshoe Theory),指政治光譜分布並非遵循直線,而是如馬蹄鐵形狀;在兩端的政治勢力(「極左」和「極右」),其實在理念、立場上有極多相似之處,因此它們之間的距離,會比傳統左、右派的分野更少。

「馬蹄鐵理論」在近代史不乏佐證,最明顯的例子,就是20世紀中期極端政權之間的驚人相似。二戰前後,歐洲、拉丁美洲、東亞都出現過極端意識形態政權,極右包括希特拉的納粹德國、墨索里尼的法西斯意大利、佛朗哥的西班牙等;極左代表為斯大林時期的蘇聯、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卡斯特羅的古巴,當然還有最極端的赤柬。

儘管處於政治光譜兩端,但在執行層面,這些政權的統治形式和理念幾乎完全一樣:都是獨裁政體,都體現警察國家的特徵,依賴系統性的監視、鎮壓維持統治。無論納粹德國還是斯大林的蘇聯,都拒絕認可反對派的合法權利,國內選舉要麼被廢止,要麼被操縱,異見者則被關押、殺害。這些政權均不承認公民社會存在,對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結社、集會等公民權利均殘酷鎮壓,也拒絕司法獨立。這些極端政權都以救世主姿態示人,宣稱自己才是本民族、國家的唯一出路。總之,不少學者意識到「極左」和「極右」,本來就不是遙相對立的兩端,而是一體兩面的存在。

上述各個曾被極端政權統治的國家,今天不少都已步入民主,但「馬蹄鐵理論」就是放在現代政黨政治環境也沒有過時。過去數年,歐美無不陷入意識形態極端化、民意分裂的局面,而歐美極左、極右(或「另類右派」,Alt-Right)的訴求,也有驚人相似:

‧無論極左還是極右政黨,都把國內政治、經濟問題,歸咎於外部因素。這些因素可能是移民,可能是國際資本和跨國企業,可能是區域或國際組織。總之在極端政黨眼中,這些外部勢力、機制凌駕於本國之上,為國家發展帶來沉重負擔。

(節錄)

http://forum.hkej.com/node/14176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