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的蛻變 – 李怡 | 蘋果日報

回歸後的財爺梁錦松、唐英年的國際聯繫也不差。資料圖片

1983年香港因前途危機而造成港元動盪,當時的財政司彭勵治頒佈聯繫匯率制度,港元與美元掛鈎,匯率定為7.8港元兌1美元。彭勵治出身太古大班,上任財政司前曾到英倫銀行和英國財政部門,學習財金運作和公共財政管理。他確定聯繫匯率,當然不是自己一個人作決定,肯定會徵詢世界級的金融專家意見。7.8的聯繫匯率沿用至今,說明是一個穩妥而非輕率決定。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許多金融的重要決策,往往不是財爺憑個人知識、能力、智慧就能勝任的,他需要有廣泛的國際金融界的聯繫,最好是可以用電話直通一些國際大行總裁的辦公室。彭勵治在任財爺前,是香港最大及盈利最豐的英資大行主席。他的國際聯繫不用置疑。
回歸後的財爺梁錦松、唐英年的國際聯繫雖不能與彭勵治比,但也不差。到曾俊華,憑他過去的生活和歷練,以及擔任財爺近十年,也積累了一些國際人脈。
林鄭組班,想找一個讓人耳目一新的財政司司長,是應有之義。無奈王冬勝讓她食檸檬;游說銀行界巨頭洪丕正、馮婉眉等也遭婉拒。看情形在西環太上皇和梁振英的力挺之下,很可能要硬食劏房波矣。
劏房波除了品格備受爭議之外,他有甚麼金融業的歷練?更別說國際聯繫了。
一個有才有智有識有事業基礎又珍惜羽毛的人,如果邀他入局是做彭勵治的同事或下屬,當會感榮幸和長見識而不會計較薪酬;如果是做梁錦松、曾俊華的同事或下屬,應該也不失禮。但如果是做劏房波的同事或下屬,且不說多沒面子了,而是可以有些甚麼作為呢?
所以,儘管奉北京之命,在林鄭參選造勢時都露面力撐林鄭的政商名人,比如幾大地產商老闆,他們手下不乏能人,但都沒有人被推薦入局。任志剛、陳智思、林大輝,要他們撐林鄭可以,要入局就免了。
當然,時代不同了。現在的財爺不是要與七大工業國的金融業聯繫的國際金融中心的財爺,而是與一國一制接軌的財爺。
一國一制的經濟有何特點呢?比如,美國總統能自己作主的援外資金是20萬美元,更多就要通過國會;但中國呢?中國在一帶一路論壇提出上千億的援外,最高領導人一句話就可以了。又比如說,由中國援建的烏茲別克的「中亞最大的鐵路隧道」,這工程被譽為一帶一路的標誌性建設項目,全長47公里的隧道花了中國幾百億的投資。大陸有網民指出,挪威一條24公里的隧道公路,只花了6億9千萬人民幣。這個巨大的差額,也許就是從撥款到國企動工的層層上下其手花費。上千億人民幣去國外做大建設,在外匯管制下,這錢怎麼匯出去?所有這些,都要順從中國潛規則而不是熟悉國際規則的人,才能行事。也許這就是可以與一國一制接軌的香港財爺發揮作用之處啦。
這就是從香港蛻變成中國香港,從港督蛻變成特首,從財政司蛻變成特區財政司司長,從彭勵治蛻變成陳茂波的20年回歸路。

周一至周五刊出

李怡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023953&category_guid=4104&category=daily&issue=2017051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