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心虛了 – 李純恩 | 蘋果日報

從杭州回港,開一天會,第三天一早飛吳哥窟拍攝。想早點睡覺睡不着,結果就不幸在電視新聞裏看見了梁振英,他剛剛修改了他在立法會被調查的文件內容。
立法會那個調查委員會的副主席說,是梁振英主動接觸他,問他調查內容,然後就把文件交上去,讓「CEO」修改。梁振英說,被調查人有權表達意見。
一個正在調查的案件,其中被調查的人,在沒能證明清白之前,在大陸叫作「嫌疑人」,在香港被稱為「疑犯」。一個疑犯,可以改動調查內容嗎?疑犯可以改動的調查,還叫調查嗎?
一份調查內容,由調查者交給被調查者過目,已經犯串謀罪,再允許疑犯作改動,那就等於共犯。
調查者跟被調查者是共犯,那這個調查,還調查個屁!
這麼違反常識的事情,由梁振英主動要求,在立法會發生,如此妨礙調查公正,如此急於修改內容「表達意見」,除了證明有人心虛之外,還能找到更好的理由嗎?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023240&category_guid=vice&sup_id=12187389&category=daily&issue=2017051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