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公豬 – 李純恩 | 蘋果日報

梁振英改動立法會調查文件的事情穿出之後,成了茶餘飯後一個笑料,這天就有個朋友笑着跟我說:「物以類聚,梁振英始終擺脫不了豬一樣的隊友。」他說那個姓周的議員本身是個律師,做事卻這麼不謹慎,若梁振英是他的客戶,真的被他害死。若真是幫客戶打官司,這樣的律師早就被炒魷魚了,哪裏還能混飯吃。由此可見,「立法會議員」這份工,要比律師好混得多,什麼豬都能混。
我跟他說,你說的都是表面現象,但事情是不是就這麼簡單呢?
他說難道不就是這麼簡單嗎?
我說政治波譎雲詭,吃這口飯的人也少有心地純良。假假地都係一個律師,用電腦處理文件,那麼基本的守則都做不到?那麼簡單的原理都不明白?你以為又碰到了一個陳冠希?你為什麼不想一想,這個立法會調查梁振英的「特別調查小組」成立了那麼久,在梁特得勢風發之時,一直沒有動靜,如今梁振英快成明日黃花,失勢在即,「調查」就開動起來,這裏就沒有人情冷暖?就沒有勢利白眼?就沒有落井下石?不是說是個「青年才俊」嗎,竟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朋友眨着眼問:你的意思是說那個姓周的故意陷害梁特首?
我說我什麼都沒說,只是覺得梁特首很淒涼,一直以為自己是狼,最多是隊友中有許多豬,結果原來他自己最豬。
朋友聽了又大笑起來,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http://hkm.appledaily.com/detail.php?guid=20024397&category_guid=vice&sup_id=12187389&category=daily&issue=20170518

Advertisements